令计划受审时并无异常,平静陈词。(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7年3月18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前中共中办主任、政协副主席令计划去年被判终身监禁,现在秦城监狱服刑。港媒披露令计划再发精神病被送留医,令晚上不时痛哭呼叫亡儿和多个情妇名字。令计划被认为城府颇深的大阴谋家,其落马受审查期间就一直传出屡发“精神病”,但其受审时并无异常。

据香港《动向》3月号消息,前中办主任、政协副主席令计划在秦城监狱服刑,在2月下旬精神病又复发,送武警总医院精神病专科医院留医。据知,令计划白天哈哈大笑,晚上嚎啕痛哭,呼叫已亡儿子和多名情妇名字。

自2014年12月22日被宣布落马后,令计划曾数次被曝出玩心计对抗审查,屡发“精神病”,真真假假。最早是香港杂志《动向》2015年5月号披露,在接受中共内部审查期间,令计划大玩心机。在审查初期,经常有意出现不正常的言行和精神状态,自称“大脑一片空白”,希望即刻死亡等。

但审查工作人员称,发现令计划经常观察监管人员的行踪,并选择时机假借梦话来为自己辩护:“我没有罪,是被冤枉的,是被周永康拉下水。”

《争鸣》2015年8月号消息称,2015年6月初,经过医院专家会诊后确认令计划已经“康复”,出院继续被看管。7月15日,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向令计划作最后通牒式谈话。令计划听后直冒冷汗,跪求中共中央能宽恕。他又表示,看在他已经去世的父母的份上,给一条生路。

《动向》2015年9月号报导,2015年8月下旬,令计划的“精神病症”又复发。29日晚被送往武警总医院医治。

2016年7月4日,令计划因犯受贿、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滥用职权罪,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就在令计划开审前半个月,2016年6月13日,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透露,令计划毫无来由地一直重复呼喊他父母的名字,“精神病医生被请来判断令是否是装疯。”当时,中共领导层在考虑是否要让令计划受审。

不过,到2016年7月4日令计划案开审时,并无任何异常。据央视的新闻报导,令计划在最后的陈词中,令计划面色平静的读着他眼前的稿子:“在审判长依法公正的主持下,整个庭审庄重、严谨、理性、文明,体现了依法庭审和人文关怀的有机结合,我真诚地感谢法院和检察院”。令计划多次提到“感谢”,还称“刻骨铭心”、“愿意向组织、向办案机关负荆请罪”等。

香港《东网》当时分析认为,令计划的这一番话似有领导在视察致词和总结的意味,在法庭上虽然时移位易,但气势和架子仍然不倒。由此可见浸淫官场几十年,特别是担任大内总管要职多年的令计划,党文化和官场表达,都已然深入骨髓。

《争鸣》2016年9月号爆料称,令计划被判无期徒刑后,在秦城监狱服刑时“旧病复发”,曾对着看守警卫持续大笑大哭,晚上还大唱情歌,半夜说梦话时,曾经大声呼叫胡锦涛的名字。

《争鸣》2017年1月号再发文透露,令计划被关押到秦城监狱后,患上了重度精神恍惚症,已经五进五出中共军队总医院专科医院。近期令第6次被送入专科医院,秦城监狱对令计划的“核评”也被列为“暂缓”。

消息称,令计划正常时,曾在其写的“改造心得”中重复地写:“进官场,当了大官,毁了我一家。”“我没想到,也不敢想,全家的下场是悲哀、耻辱。”

发病时,令计划白天会呼叫儿子姓名和“一些情人的爱称”,晚上会“仰天哈哈大笑”,或者会“痛哭流涕,自我咒骂。”

苹果日报》曾援引知情人士称,令计划是一个历史上罕见的阴谋家,被熟悉情况的中共党内高层称为“恶魔”。例子之一是他儿子车祸死亡当晚还微笑着上电视,此后几天开会谈笑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