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暗斗王歧山,重庆薄王余党示威(图)

2017-3-18 09:56 作者: 姜维平

手机版 正体 1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薄王入狱,但余党未除尽。(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7年3月18日讯】出席今年全国“两会”的重庆代表团中,残留多位薄熙来的余党,他们借助审议“两高”报告的平台,装腔做势,谎话连篇,既向外界显示不倒翁的神奇,也张扬其后台的强硬愚顽,虽然,中纪委巡视组曾对重庆“回头看”,以“清除薄王余毒不力”而痛批他们,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们还是不愿认输,巧妙表演,这说明,中南海高层权斗已进入深水区,孙政才和张国清等都面临很大压力,新的决战结果可能要等下半年或中共19大召开之后才能见分晓,重庆山城的命运还笼罩在云雾中。

官媒3月13日报道说,12日下午,重庆代表团举行全团会议,审议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全国人大代表、市委书记孙政才,全国人大代表、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国清,全国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轩等参加审议。其实,每年“两会”搞的所谓“审议”,都是走过场,讲假话,拍马屁,没什么看点,但因为有电视播放的画面,成为外界观察内幕的一个比较直观的途径,毫无疑问,记者把哪些人的言论公开,哪些言论冷藏,是按照领导指示和约定惯例而有所取舍的,也是依照官职大小的等级而罗列的,但尽管如此,还是可以洞观重庆的政治生态,总之,到目前为止,薄熙来的势力在重庆依然大有市场,“薄王余毒”还像云雾锁住重庆。

之所以造成这种诡异形势,连习近平年初亲赴重庆,王歧山派出重庆巡视组,冷不防地“回头看”,都无法突破困局,主要原因在于,张德江是大权在握的政治局委员,2012年,王立军案发后,薄熙来倒台,张德江受组织委托,曾去重庆做了大半年揩屁股的事,收拾薄熙来留下的滥摊子,他可能制定了一个基调,他并不主张为遭受“黑打”的众多民企老板翻案,或者说,他认为,薄王开展“唱红打黑”运动没有全错,只是扩大化的问题,因此,孙政才作为温家宝的嫡系,也不敢大举做事,他们只是为一些蒙冤的警察翻案,对数以千计的民众申诉久拖不理,重庆的民企老板用脚投票,继续纷纷地向海外移民和转移财产,重庆经济陷入困局。

因此,担心自己仕途受阻的孙政才,在讨论中,趋炎附势地唱颂歌,他一是赞扬“两高”报告体现“依法治国”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二是肉麻地吹捧“习核心”,要求重庆各级公检法机关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但是,他遗忘了自2007年底至2012年初,薄王在重庆徇私枉法,包装虚构了640个“黑社会”组织,使数以千计的民企人财两空,当他们声称“黑老大”终身不减刑时,却因谷开来杀人案引发的一系列事件,轰然倒台,进而暴露出真面目,他们才是一个横行霸道的,强奸公权力的盘距在山城的货真价实的黑社会,薄熙来是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黑老大”。

原本,重庆的继任者应当放开报禁,大力真实报导黑打的内幕,让重庆人民知道真相,认清薄熙来的本质,吸取深刻的教训,但张德江留下的紧箍咒还在锁住人们的手脚,参与“黑打”抢钱的公检法司人员担心受到清算而抵制,重庆民企老板还心有余悸,老百姓没能走出薄熙来的阴影,不仅形势没有逆转,反倒深陷泥沼,官场换了一茬新人,政策却依旧,薄熙来的“5个重庆”,被重新包装成“5个功能”,“政法王”周永康时代流行的政法委还在绑架司法,“三长”还在压服法官判案,故此,没有一起涉黑冤案获得平反。

如今,重庆官员没有反思,没有道歉,更没有忏悔,反倒薄王的一些余党骨干,借助“两会”嚣张地表演,这些人是张轩,钱锋和余敏,回顾薄熙来时期的官场,张轩献媚的笑脸,钱锋的冷酷,余敏的奴性,都淋漓尽致地浮现在眼前,张轩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当过重庆高院院长多年,有能力识别薄王对法制的破坏,但她没有坚持原则;钱锋当过《法制日报》记者,也在司法部和最高法任职多年,应当有一定的经验,但他却紧跟主张“二次文革”的“左王”薄熙来,制造冤假错案,死不认错;余敏当过知青,在重庆基层任职多年,还当过审计局长,但她却没有利用检察院的制约能力,阻止薄王“唱红打黑”,对司法与经济发展的破坏,使重庆经济一塌糊涂,总之,他们都在薄熙来领导下,犯下了一系列重罪,至今没有被追究责任,是中国司法不独立造成的怪事。

今年“两会”上,像张轩,钱锋和余敏这样的人,应当被罢免人大代表资格,受到彻底清算,但依然恬不知耻地出现在人民眼前,还在高谈阔论,张轩大讲“五位一体”,钱锋大讲“五梁八柱”,余敏大讲“三类交流”,全部是谎言和欺骗,废话和假话,人们急需的是,司法体制的改革,政法委的取消,各级法院对蒙冤入狱的民企老板再审平反,而不是语言游戏,人们想知道李庄案,“黎强案”,“彭治民案”,樊奇航案,李修武案,王紫绮案等的真相,人们需要干扰司法的官员,从公检法司领域退出,清理历史上所有的冤假错案,并获得国家赔偿,恢复他们的名誉。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丝毫的改革迹象,官媒记者罗列这些薄王余党的名子,报道他们的花言巧语,只能激起人们对“唱红打黑”年代的回忆,使民企老板还生活在恐惧和惊吓之中,使他们对薄熙来事件后,希望社会真正能依法治国的梦想破灭,尤其是,张德江操控下的人大,还生怕人们淡忘“如鱼得水”的旧闻,故意把已半退休的“6朝元老”黄奇帆,安排在孙政才的右边落座,中国人称右为“尊”,可见重庆官场“养老爱幼”,养的是徇私枉法的“老”,爱的是敷衍了事的“幼”,官员们都不思进取,像胡耀邦那样,平反冤假错案,而是混一天是一天,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只等后集权时代革命的到来。

纵观官媒,除了上述薄王余党的言论,只有在名不见经传的周光权代表的讲话中,还有一点新意,他说,要采取切实可行的办法纠正涉及产权保护的冤假错案,虽然,他把平反冤案,加上定语,话里有话,实际上,每一起“黑打”冤案都涉及产权保护,问题是谁来保护,是黄奇帆,钱锋,余敏,张轩这些人吗?他呼吁说,对群众反映特别强烈的产权案件,要加强异地申诉、复查、审查力度,在审查过程中还要充分发挥专家学者的作用。这番建议还有一点诚意。他还建议,要提高司法文书品质,司法文书应连贯通顺,说理要充分透彻。这说明,由于薄王余毒的蔓延,重庆法院连文书都不畅达,没有品质,词不达意,就像他们所说的“五梁八柱”一样令人费解,过去,重庆法院的一些案例,比如,李庄案等,已成为世界级的笑料,现在,他们对彭治民案的低调重审,与薄王时代的大张旗鼓,形成云泥反差,像贼一样胆怯,虚弱,判决书还要保密,文字不通,前后矛盾,不在于文书品质,而在官员的人品,见风使舵的官员,已使司法倾斜,因为中共高层对重庆冤案有两种不同的看法,而孙政才还不知道哪方取胜,只有等待观望,目前,张德江等人的权势似乎略胜王歧山,薄王余党敢在全国“两会”排开座次,侃侃而谈,就是一次示威。19大,鹿死谁手,不得而知。

2017年3月15日于多伦多。

(注: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