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光武帝刘秀创造了“光武中兴”的治世。(网络图片)

中国历史上真能靠自己的能力夺取天下的大一统开国皇帝仅有几个,出身都不同,并没有所谓的共同规律。其中秦朝嬴政是继承历代秦王的基业而夺取天下,姑且不算;晋朝立国太短,且晋武帝司马炎只是继承了其祖父、伯父、父亲的基业,故而不算。清王朝的开国皇帝应该算是努尔哈赤,但是他并没有能力夺取中国,夺取中国的是多尔衮,但是多尔衮又不是皇帝,况且也是靠父兄给他打下的基础,故而也不算。

这样算来靠自己能力夺取天下的大一统开国皇帝也仅有七人,汉高祖刘邦、汉光武帝刘秀、隋文帝杨坚、唐高祖李渊、宋太祖赵匡胤、元世祖忽必烈、明太祖朱元璋。

这里面刘秀是唯一的高级儒生(长安的太学生),刘秀虽是远支皇族(刘邦的九世孙),但是家世早已没落,父亲仅是个小县令且在刘秀六岁时病故,跟随叔父从事农业劳动,当然能自幼读书,自然也不太穷。

在中国所有开国皇帝中,刘秀是可称上圣君的开国皇帝,完全靠着自己的天纵英才打下江山,既非承袭祖业、又非篡夺帝位,而且几乎连像样的谋士也没有(因为他自己就是高级儒生),他著名的云台28将都是武将,没有文臣,而且不但不杀戮功臣,对待功臣、部属、文人、同学、百姓、乡人甚至匈奴胡人都是出了奇的好,重情仁爱,广使仁政、德政,创造了“光武中兴”的治世。而且最难得是从青年到老年只爱阴丽华一个女人。在他身上挑不出什么瑕疵来。

刘秀的名声远不如后世被封圣的诸葛亮、关羽、包拯、岳飞等响亮,甚至还远不如他的子孙刘备。我想这绝对是跟刘秀出身于高级儒生、受过严格系统全面的儒家教育有关,并且以后无论在战争中、还是治国中,都是手不释卷儒家典籍,事实上中国的历史也一再证明了在中国各种可能的掌权势力中,如皇室贵戚、外戚、宦官、女主、军阀等,最可靠和最好的就是儒生,如果碰上连皇帝是这种像刘秀一样来自民间的高级儒生,绝对是中了头彩。当然即便如此,也无法避免盛衰循环的历史规律,况且后世皇帝也往往长于深宫妇人和宦官之手,别说不爱读书,就是爱读儒家经典,恐怕也无济于事。

刘秀在位32年,生活简朴、终日操劳,公元57年,63岁的刘秀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他死在“工作岗位”──洛阳南宫批阅文书的龙案上。

注意民生 与民休息

第一,释放奴婢、刑徒。自西汉后期以来,农民之沦为奴婢、刑徒者日益增多,成为西汉末年阶级矛盾日益尖锐化中的一个重要问题。王莽末年,不少的奴婢、刑徒参加起义;同时在一些割据势力的军队中也有不少的奴婢、刑徒。光武在重建刘汉封建政权中,为了瓦解敌军,壮大自己的力量,也为了安定社会秩序,缓和阶级矛盾,曾多次下诏释放奴婢,并规定凡虐待杀伤奴婢者皆处罪。诏令免奴婢为庶人的范围,主要是,王莽代汉期间吏民被非法没收为奴的,或因贫困嫁妻卖子被卖为奴婢的;在王莽末年因饥荒或战乱被卖为奴婢的;在战乱中被掠为人下妻的。另外,还规定不许任意杀伤奴婢以及废除“奴婢射伤人弃市律”,说明奴婢的身分地位较之过去有所提高。同时,在省减刑罚的诏令中,还多次宣布释放刑徒,即“见徒免为庶民”。

第二,整顿吏治,提倡节俭。光武鉴于西汉后期吏治败坏、官僚奢侈腐化的积弊,即位以后,注意整顿吏治,躬行节俭,奖励廉洁,选拔贤能以为地方官吏;并对地方官吏严格要求,赏罚从严。因而经过整顿之后,官场风气为之一变。故《后汉书・循吏传》有“内外匪懈,百姓宽息”之誉。

第三,薄赋敛,省刑法,偃武修文,不尚边功,与民休息。东汉初年,针对战之后,生产凋敝,人口锐减的情况,光武注意实行与民休养生息政策,而首先是薄赋敛。建武六年(公元30年),下诏恢复西汉前期三十税一的赋制。其次是省刑法。再其次是偃武修文,不尚边功。光武“知天下疲耗,思乐息肩,自陇蜀平后,未尝复言军旅”。建武二十一年(公元45年),西域鄯善、东师等十六国“皆遣子入侍奉献,愿请都护。……帝以中国初定,未遑外事,乃还其侍子,厚加赏赐”。建武二十七年(公元51年),功臣朗陵侯臧宫、扬虚侯马武上书:请乘匈奴分裂、北匈奴衰弱之际发兵击灭之,立“万世刻石之功”。光武下诏说:“今国无善政,灾变不息,人不自保,而复欲远事边外乎!……不如息民。”

第四,欲抑制豪强势力,实行度田政策。东汉政权本是在豪强势力支持下建立起来的。但豪强势力的发展,土地兼并的逐渐严重,既威胁皇权,也影响百姓生活,以及为了加强朝廷对全国垦田和劳动人手的控制,平均赋税徭役负担,于建武十五年(公元39年)下诏“州郡检核垦田顷亩及户口年纪,又考察二千石长吏阿枉不平者。”就是令各郡县丈量土地,核实户口,作为纠正垦田、人口和赋税的根据。诏下之后,遇到豪强势力的抵制。光武下令将度田不实的河南尹张伋及其他诸郡太守十余人处死,表示要严厉追查下去。结果引起各地豪强大姓的反抗,有的地区甚而爆发武装叛乱,“青、徐、幽、冀四州尤甚”。光武只得不了了之。于是,度田以失败告终。

因各项政策措施,都不同程度地实行,为恢复发展社会生产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使得垦田、人口都有大幅度的增加,从而奠定了东汉前期八十年间国家强盛的物质基础。

中元二年(公元57年),光武病逝于洛阳南宫,终年六十三岁,在位三十三年(建武三十一年,中元二年),葬于洛阳城北之原陵。光武死后,其子汉明帝刘庄将统一战争中功劳最大的二十八人的影像画在云台阁,称云台二十八将。并继续维持父亲在内政与制度上的施政方针,开创了东汉的“明章之治”。

简化机构 裁减冗员

建武六年(公元30年)下诏令司隶州牧各实所部,省减吏员,县国不足置长吏可合并者,上大司徒、大司空二府。于是“条奏并有四百余县,吏职省减,十置其一”。同时,废除西汉时的地方兵制,撤销内地各郡的地方兵,裁撤郡都尉之职,也取消了郡内每年征兵训练时的都试,地方防务改由招募而来的职业军队担任。但是,到了东汉后期,州牧刺史逐渐权重,兼有军政财大权,地方兵力又逐渐兴起。

提倡儒学 表彰气节

出身皇族世家的刘秀,从小接受儒学教育,在征战时就重视儒学。每到一处就征集古代典籍,并且拜访当地著名的儒学人物,请他们当官或者封赏他们。光武帝以儒学方略治理天下,每天处理完政务后,还和他们彻夜畅谈儒学经典,秉烛诵读,夜深不寐。有时还亲自主持有关文学的辩论。自称乐此不疲。

建国后,在洛阳修建太学,设立五经博士,恢复西汉时期的十四博士之学。还常到太学巡视和学生交谈。在他的提倡下,许多郡县都兴办学校,民间也出现很多私学。

光武继承了西汉时期独尊儒术的传统,东汉建立后,即兴建太学,设置博士,各以家法传授诸经。光武巡幸鲁地时,曾遣大司空祭祀孔子,后来又封孔子后裔孔志为褒成侯,用以表示尊孔崇儒。特别是对儒家今文学派制造的谶纬迷信更是崇拜备至。同时,光武鉴于西汉末年一些官僚、名士醉心利禄,依附王莽,乃表彰气节,对于王莽代汉时期隐居不仕的官僚、名士加以表彰、礼聘,表扬他们忠于汉室、不仕二姓的“高风亮节”,颁布诏书,明告天下,广泛寻访隐居的学者,提拔渊博的儒士,如逢萌、周党、王霸、严光等,史称“光武侧席幽人,求之若不及,旌帛蒲车之所征贲,相望于岩中矣。”“举逸民天下归心”。后来东汉末年“党锢之祸”时涌现了许多如李膺、陈蕃、范滂这样蹈仁践义、视死如归、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刚烈士大夫。东汉末年,对高士的欣慕往往胜过王公贵族,可以说与这种对气节的倡导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