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当时27岁的苏格兰人已经有382天什么都没吃。(网络图片)

人类能够有多久不吃的时间极限制是很复杂的。没有水,人类不太可能存活一个星期,但挨饿的时间可能会有很大不相同。拿Angus Barbieri的故事为例,在1966年7月11日结束时,这位当时27岁的苏格兰人已经有382天什么都没吃。

关于Barbieri的禁食记录是有限的:有一些旧报纸故事叙述了他的禁食。有一份案例报告叙述他的医生在1973年,把这项经验发表在研究生医学期刊(Postgraduate Medical Journal)。


在禁食严峻考验结束时,Barbieri秤重的结果为180磅。(网络图片)

根据那份报告,Barbieri在一年多前就走进苏格兰邓迪大学(University of Dundee)医学系的皇家医院(Royal Infirmary),寻求协助。

根据他的医生群表示,他当时是“极度肥胖”,重达456磅(207公斤)。这些医生为他进行一项短期禁食,认为有助于他减轻一些重量,然而并不期待他会不吃。

但随着没有食物的日子由几天变成几个星期,Barbieri渴望要继续这项计划。

他的目标听起来很荒谬和危险。禁食超过40天而且还在持续中,被认为是危险的。但他想要达到180磅(82公斤)的“理想体重”,所以他继续禁食。

让他的医生群感到惊讶的是,在禁食期间,他的日常生活主要是在家里,但他经常到医院检查并过夜。

定期的血糖测试,尽管血糖非常的低,他企图证明在某种程度上他还能够正常运作,向这些医生保证他真的没有吃。然后几周变成了几个月。

在整个禁食期间,Barbieri在不同的需求时服用维生素,包括钾和钠补充剂。

他被允许喝咖啡、茶和苏打水,所有这一切都是天然无卡路里的。他表示有时候,他会放一点糖或牛奶在茶里,特别是在禁食的最后几个星期。

在禁食严峻考验结束时,arbieri秤重的结果为180磅。五年后,他仍然维持在196磅(89公斤)。


这位苏格兰人的禁食,可能是曾经记录的饥饿饮食最极端例子。(网络图片)

据报导,至少有一个人的禁食时间比Barbieri还久。一位名叫Dennis Galer Goodwin的人,在以管子强行喂食之前,绝食抗议持续了385天。

但对于Barbieri令人吃惊的持续健康状况,他的极端食疗法并不是唯一的禁食疗法。1964年,研究人员发表了一项研究,指出“长期饥饿”可能是严重肥胖症的一种有效治疗方法,有一名患者禁食了117天。

由于医学的理由,其他几个人超过2百天的禁食记录,然而至少有一位患者在重新喂食期间死亡。

在某种意义上,这些情况显示出身体存活在自己的脂肪储存的卓越能力(在一些罕见例子),假如一开始这些储存就过多的话。

然而,这些类型的极端饮食是能够致命的,因为没有人能够在没有能量之下生存。能量来自食物,也可以来自脂肪储存,但只能是一阵子。

虽然把饥饿当作一种治疗在1960年代和70年代受到某种程度的欢迎,但医生放弃这种策略,因为它可能会害死患者。

在一段特定时间后,身体快速燃烧脂肪和肌肉,最终导致身体变化,大大地增加致命心脏病发作的机会。

甚至是提供营养不足的低热量饮食也会害人死亡,因为验尸报告显示出饥饿的特征迹象。

但正如Barbieri指出,人类在没有食物之下可以活多久的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