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大胜浙江强敌蒋介石挥军收复江南(组图)北伐蒋介石白崇禧黄埔第一军东路军谭延闿何应钦薛岳陈诚阎锡山刘峙孙传芳张作霖陈仪张学良
北伐军在前进。

困兽犹斗 孙传芳联合张作霖抗拒北伐军

1926年11月,北伐军歼灭孙传芳江西主力后,孙传芳不甘失败,于11月19日亲赴天津,向占据华北东北的奉军统帅张作霖投降乞援。张作霖(张学良之父)自恃实力雄厚,于12月1日在天津就任北洋政府15省安国军总司令,以孙传芳、张宗昌、阎锡山为副总司令,杨宇霆为总参谋长,并纠集河南吴佩孚残部,联合抗拒蒋介石北伐革命军。

北洋山西省长、晋绥军统帅阎锡山密派代表赴南昌面见蒋介石,表示一俟北伐军入豫或至津浦路,必响应参加革命。12月4日,孙传芳返回南京就任安国军副总司令,仍兼任苏浙皖闽赣五省联军总司令,并遵张作霖之命,将江苏交给直鲁联军总司令张宗昌防守,安徽由陈调元和张宗昌联防,令卢香亭、周荫人、郑俊彦三个方面军退守浙江,命孟昭月接替卢香亭为浙江总司令。

力排众议 蒋介石果断进军江南

白崇禧大胜浙江强敌蒋介石挥军收复江南(组图)北伐蒋介石白崇禧黄埔第一军东路军谭延闿何应钦薛岳陈诚阎锡山刘峙孙传芳张作霖陈仪张学良
北伐期间,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蒋中正)。

1927年元旦,蒋介石在南昌连续一周召开军事善后会议,讨论制定今后作战计画。虽然苏俄加伦将军和唐生智主张先攻河南吴佩孚,但蒋总司令力陈主见,会议最终决定对河南吴佩孚暂取守势,以主力进攻长江下游孙传芳,先攻取江南。

1月25日,蒋总司令正式颁布作战命令:(1)以第一、第十四、第十七、第十九、第二十军组成东路军,何应钦任总指挥,白崇禧任前敌总指挥,攻取浙江;(2)以江左军和江右军组成中央军,蒋介石自兼总指挥,分由赣、鄂沿长江两岸向皖、苏推进,主攻南京。其中,江左军由第七、第十、第十五军组成,李宗仁任总指挥,攻击津浦线,使敌军不敢渡江南下。江右军由第二、第六军、贺耀组独立师组成,程潜任总指挥,出皖南入江苏,攻取南京。(3)以第八、第四、第九、第十一军及鄂军第1师组成西路军,唐生智任总指挥,牵制河南张作霖奉军。

临危受命 白崇禧出任前敌总指挥

1927年1月4日,孙传芳命浙江总司令孟昭月兵分三路,联合皖南陈调元援军,共同夹击向蒋介石投诚的周凤岐、陈仪(1945年台湾光复后,出任台湾省行政长官)两军,周、陈两军在富阳战败,向蒋介石告急求援。蒋介石下令以黄埔第一军王俊第1师(胡宗南、薛岳任团长)、刘峙第2师、陈继承第22师和鲁涤平第二军的3个师组成东路军先遣部队,由师长刘峙任总指挥,赶赴浙江增援。不料,1月17日,刘峙所率东路军在兰溪、桐庐又被孟昭月敌军击败。浙江情势危急,蒋介石一再电催何应钦,何应钦复电表示福建事务尚未完全解决,无法马上入浙增援。

蒋介石为此十分焦急,对代参谋总长白崇禧说:“浙江战事不利,不仅江西大本营根据地受影响,且使程潜江右军也受威胁。你我两人须前去一人指挥。”白崇禧说:“总司令是全军统帅,岂可往局部指挥。”白崇禧表示愿去浙江服务,可当时东路军已任命何应钦为总指挥,蒋介石询问白崇禧的意见。白崇禧表示为了取得革命胜利,任何名义在所不计。

蒋介石非常高兴,当即任命白崇禧为东路军前敌总指挥,在三天内为白崇禧成立总指挥部,调总司令部参谋处长张定璠为参谋长,总部机要秘书潘宜之为政治部主任,并将新成立的黄埔第一军严重第21师(陈诚任团长)交给白崇禧指挥。湘系第二军代军长鲁涤平极感不服,因论年龄和军中资历,鲁涤平在白崇禧之上,但蒋介石和谭延闿均知此事非小诸葛不可,鲁涤平其实不能胜任此职。时任国民政府主席、第二军军长谭延闿一再解说,鲁涤平方才无言。

运筹帷幄 小诸葛反守为攻

白崇禧大胜浙江强敌蒋介石挥军收复江南(组图)北伐蒋介石白崇禧黄埔第一军东路军谭延闿何应钦薛岳陈诚阎锡山刘峙孙传芳张作霖陈仪张学良
1938年,军事委员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在武汉。

此时,孙传芳连战连捷,已夺回浙江大部,企图乘北伐军主力尚未入浙集结完毕时,以孟昭月主力沿衢江北岸,一部沿衢江南岸,进犯龙游和衢州,一举击破北伐军前敌部队。

1月20日,白崇禧自南昌抵达浙西重镇衢州。何应钦来电说,东路军主力须至2月初方可入浙,指示白崇禧采取守势,必要时可退守常山、江山一线,待主力入浙,与白部会合后再进攻,以免被敌各个击破。不久,蒋介石来电指示白崇禧:“衢州为战略要点,战守由兄自决,中不遥制。”白崇禧认为,北伐军攻则气盛,守则气馁,于是果断决定不等主力入浙,立即向敌发动进攻。

白崇禧召集团级以上军事会议,鼓励各军将领奋勇作战,将指挥不力的师长王俊调离第1师,指定粤军出身的资深团长薛岳指挥第1师。白崇禧指出,敌军自严州(今金华)、兰溪逼近无险可守的衢州,为掩护主力安全集中,也为今后作战容易考虑,须先占领严州。为此,他宣布规定作战总方略为:掩护东路军主力集中于衢州、兰溪附近,以期规复浙江,进抵淞沪,会师南京,拟先攻占严州、浦江一线。

白崇禧并颁布作战计画:(1)以黄埔第一军薛岳第1师、刘峙第2师、严重第21师组成中央军,白崇禧自兼指挥官,先肃清衢江北岸,再佯攻严州诱敌分兵,使寿昌我军渡新安江击其侧背;(2)以陈仪第19军、周凤岐第26军组成右翼军,周凤岐任指挥官,一部攻金华,主力威胁兰溪侧背,然后兵分两路,一路向浦江,一路助中央军由溪口威胁严州侧背;(3)以鲁涤平第二军3个师为左翼军,戴岳(代鲁涤平)任指挥官,一部牵制皖南之敌,主力攻寿昌、永昌、诸葛后,占领遂安至淳安,牵制街口之敌,占领寿昌之主力渡新安江攻严州侧背;(4)以第一军陈继承22师、第26军第一补充团、总部特务营为总预备队,王俊任指挥官。

声东击西 东路军所向披靡

发起进攻前,小诸葛故意将刚入浙的严 重第21师及先前败退部队从衢江北岸调至南岸,命各军在白天行军,故意让敌侦探得知。敌浙江总司令孟昭月果然中计,以为北伐军主攻目标在衢江南岸,遂将主力调到南岸布防。而白崇禧在南岸仅留下薛岳第1师及李明扬新编独立团,下令他们死守并迷惑牵制敌军,自己则亲率大军行至兰溪,趁夜又秘密将主力调回北岸。孟昭月后来虽然知道上当,可已经来不及调兵渡江重新布防了。

1月27日,白崇禧自衢州指挥各军攻击前进,所向披靡。1月29日,戴岳左翼军攻克汤溪,中央军薛岳师占领洋埠,刘峙第2师和严重第21师攻占游龙。1月30日,戴岳左翼军攻克永昌、诸葛。至2月6日,周凤岐第26军占领金华、兰溪后,所部先遣队先后攻占浦江、严州和桐庐,各军顺利完成预定作战计画。

桐庐战役 五昼夜激战孙军

白崇禧大胜浙江强敌蒋介石挥军收复江南(组图)北伐蒋介石白崇禧黄埔第一军东路军谭延闿何应钦薛岳陈诚阎锡山刘峙孙传芳张作霖陈仪张学良
桐庐战役浪石埠战场旧址。

孙传芳见浙江孙军节节败退,急忙从南京调派其卫队旅赴浙增援,又自宁波调兵向绍兴前进。敌浙江总司令孟昭月亲临富阳,指挥孙军兵分两路向诸暨、桐庐一带反攻。 

此时,何应钦电告白崇禧,福建第17军2月10日可到温州,第14军15日可到永康。小诸葛计算距离和时间,认为非前进攻击,不能稳占诸暨、桐庐、分水之线,亦无法安全掩护主力;桐庐、分水一线,山岳连绵,桐庐形势尤为险要,这一点一线,关系全局,万不可落入敌手。而在守卫桐庐的李明扬先遣团中,掺杂有孙军俘虏,恐有不稳。

2月11日,孙军大举进犯桐庐,被东路军击退。桐庐战役沿分水江南北两岸打响,战线长达20多公里。2月13日,白崇禧下令薛岳以一团兵力连夜船运过江,限天亮前赶到桐庐增援;并令中央军各师向桐庐以西,戴岳左翼军向分水前进,周凤歧右翼军沿富春江右岸威胁敌侧背。薛岳第1师主力在旧县埠、横村埠一带防御,敌援军由新登蜂拥而来,薛岳指挥所部与敌激战后,撤回分水江南岸防御。孙军向桐庐县城发起几次猛攻,均被刘峙第2师击退。

白崇禧大胜浙江强敌蒋介石挥军收复江南(组图)北伐蒋介石白崇禧黄埔第一军东路军谭延闿何应钦薛岳陈诚阎锡山刘峙孙传芳张作霖陈仪张学良
北伐军向敌军开炮。(以上皆网络图片)

2月14日,孙军急于夺回桐庐,一面集中大炮、机枪等火力,由桐君山寺庙居高临下向北伐军阵地猛烈扫射;一面组织兵力向渡口浮桥冲杀。北伐军士气如虹,与敌浴血奋战。守卫桐庐的李明扬先遣团受挫,李明扬臂部负伤,孙军冲过浮桥,情势十分危急。这时,正在桐庐县城西南高地督战的白崇禧从刘峙第2师章烈第4团调来一个重机枪排,占领富春江左岸高地,凭借重机枪排猛烈扫射,始将渡河敌军击退,救出李明扬团。白崇禧下令章烈第4团冲锋,夺回桥头堡,固守桐庐;并下令炮兵连集中火力,轰击设在桐君山寺庙内孙军指挥部的观察所,毙敌军官2人。师长刘峙亲率一部兵力冒弹强渡,与敌背水一战。严重指挥第21师,以陈诚第63团为主力,向浪石埠主峰孙军进攻两天一夜,与敌展开白刃战,因孙军地居优势而未果。后来,戴岳左翼军第五师赶来增援,在张公岭挡住了敌援军。

迂回攻击 白崇禧一战底定全浙

2月15日,在桐庐战况不明、敌我相持不下的情况下,白崇禧决定向新登进行大胆迂回,袭击孟昭月总部后背,并亲率中央军薛岳第1师、严重第21师、左翼军第4师攻击前进。傍晚直捣设于凤山庙的敌军指挥部,白崇禧得悉浪石埠敌军已向新登溃退,而桐庐战况依旧不明,决定率军星夜继续前进。2月16日,大军行至半路,白崇禧突然接到刘峙昨日(15日)下午3时由浪石埠发出的报告:“浪石埠之敌虽已击退,然敌又新增两旅向我军右后迂回,我第2师和第1师一团连日作战,渡河出击,损失甚大,孤军撑持,势甚危急,请即回师夹击该敌,或退回分水河南岸与敌相持,以待何总指挥率主力到来,再决雌雄。”

毕业于保定陆军大学的黄旭初上将认为,“这真是一个极费考虑的问题!”我迂回敌军右翼后方,敌也迂回我右翼后方,都想置对方于无退路之死地。当时,白崇禧当机立断,认为只要迅速摧毁敌军后方,其前线自然崩溃,况且各部队正在向前急进,忽令退却,必扰乱军心,反被敌所乘。于是,白崇禧严令刘峙坚守桐庐,自己则督促各军向新登加速前进。

2月16日上午10时,严重第21师先头部队突袭新登县城,孙军猝不及防,很快被击溃,敌浙江总司令孟昭月逃向杭州。下午1时,白崇禧率大军到达新登,方得知桐庐敌军闻风北伐军从其后背突袭新登,如惊弓之鸟,已于昨(15日)夜仓皇向富阳撤退,到达富阳仍不敢继续停留,又向杭州逃窜。白崇禧即令薛岳、严重、成副师长率其所部主力立即向杭州、余杭方向乘胜追击。

桐庐战役,在前线战况不明,敌我相持不下的情况下,白崇禧当机立断,率主力大胆迂回攻击,使敌腹背受敌,全线崩溃,北伐军转危为安,大获全胜,俘虏孙传芳的卫队旅长武铭,总计俘敌8000余人,缴枪6000余支,创造了北伐史上最成功的追击战,一战底定全浙。白崇禧在桐庐战役的用兵和乘危用险的进兵方式,使此前惨败于敌军的鲁涤平佩服得五体投地。

势如破竹 东路军会师杭州

2月17日,敌浙江总司令孟昭月急忙撤离杭州,令其部残余全部退往吴淞、苏州、常熟等地。2月18日,薛岳第1师占领杭州。2月19日,白崇禧率中央军主力进驻杭州,老百姓箪食壶浆迎接北伐军;同日周凤歧右翼军占领绍兴、萧山,戴岳左翼军占领临安、余杭。

白崇禧在东路军主力尚未到达的情况下,仅以前敌部队便肃清浙江之敌。2月23日,总指挥何应钦率福建东路军主力抵达杭州,与前敌总指挥白崇禧所部胜利会师。蒋总司令正式晋升浙江作战有功的薛岳为黄埔第一军第1师中将师长,陈诚为第21师少将副师长兼63团团长。第2师师长刘峙也因在浙江和后来几场战役之功,成为蒋介石、何应钦之后的黄埔第一军第三任上将军长。

东路军下一目标,便是准备攻取江苏、南京和上海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