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家军受人敬重仰慕。(网络图片)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山东济南人。李清照与赵明诚有着不同的官宦背景,故而有着美丽凄婉的爱情故事。李清照的一生,饱受战乱流离,历经悲欢离合之苦,她的词就是她一生的经历,除了作词遣怀的愁苦及哀伤外,却有着一种不凡的坚韧。

李清照是婉约词派的代表人物,公认为在宋词的创作上成就不俗,有文集传世。李清照的一生,一半似为情所愁,一半似为情所误。她的早期作品天真烂漫,活泼生动,及至成家之后,由于朝廷党争之祸延及家庭、乃至政治动荡的南下漂泊,李清照的词大多言愁。

她与赵明诚互相砥砺,进行词的创作,技法日臻成熟。婚后,她把整个身心都放在文学艺术的深造和金石文字的收集研究上。一年重阳节,李清照作了那首著名的《醉花阴》,寄给在外做官的丈夫。据《嫏环记》载,赵明诚接到后,叹赏不已,又不甘下风,就闭门谢客,废寝忘食,三日三夜,写出五十阙词。他把李清照的这首词也杂入其间,请友人陆德夫品评。陆德夫把玩再三,说:“只三句绝佳。”赵问是哪三句,陆答:“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问世间何物最销魂,跑不出一个“情”字。所谓“为伊销得人憔悴”,李清照对情之苦体味可谓深刻,却又无法摆脱,只能借词遣怀。全词开篇点“愁”,结句言“瘦”。佳节又重阳,重阳苦相思,“此情无计可消除”!独守空房,帘卷西风,日渐销魂,只愁得“人比黄花瘦。”

其实,早年蔡京专权赵家蒙难,李清照、赵明诚屏居青州,李清照25岁时,命其室曰“归来堂”,自号“易安居士”。李清照应是心在道中之人,但是似乎修炼又不太精進。有关修炼得道的作品只写过一首《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根据陈祖美《李清照简明年表》,此词作于公元1130年(建炎四年)。这一年,李清照追随帝踪流徒浙东一带,曾在海上航行,历尽风涛之险。靖康耻后,战乱流离,国破家亡,文物散失。凄苦之中,李清照在梦中遇到天帝的殷勤鼓励。其实,做为一个修炼人遇到奇妙、超常的景象并不足为怪。此词中的记载,理当确有其事,也是其心性的真实体现。天帝鼓励她说:“九万里风鹏正举。”此句让人联系到当时抗金保宋名将岳飞,字鹏举。岳飞力保中原,誓雪靖康之耻。李清与岳飞正是同时代的人,天帝以岳飞的事迹激励她。


李清照可画像。(网络图片)

人生何处不相逢?民间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绍兴四年,境内除洞庭湖杨么的作乱外,境内群盗大多已被卿家平定,宋高宗召见岳飞、岳云父子,在殿内与之闲话家常促膝叙旧,自认为可以暂时高枕无忧了。高宗赏赐岳家军,又命人带岳飞去游历西湖的风光。这才有了岳飞西湖听歌的故事。

随从将岳飞引至临安酒楼,岳飞无心听歌。只见一班女舞者脚穿木屐,裙子系着铃铛,开始翩翩起舞,这时木屐踏在木板上,发出沉重的“铮铮嗒嗒”声音,与裙上铃铛清脆的响声交织成一股动人的旋律。岳飞忍不住怒气,说道:此为亡国之乐舞!昔日越王勾践为灭吴国,便献上美女西施迷惑吴王夫差,日夜演奏“靡靡之音”,跳着“响履舞”,夫差沉湎声色犬马中,最后走向亡国。想不到这在当地失传千余年的乐舞再度广泛流传,分明是想让我臣民们安于逸乐,忘记复国之愿,直把杭州当汴州。

有一歌姬原为相州人士,一家本在朝为官,但因金兵南下,父兄们都死于金兵之手,只有老母一人相依为命,为了生计只得到酒楼卖唱。此时,歌姬说道:官爷休怒,您不喜欢这曲,敢情问喜欢哪一曲,我唱给您听便是!

岳飞回曰:东坡居士的《赤壁赋》气魄雄浑,你能唱否?!

歌姬回曰:此曲虽朗朗上口,但我音清脆,不适合此曲,我唱另一首清新婉约的词给您听。于是就唱了这首《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似黄花瘦。

岳飞听得若有所思:这是易安居士的作品,真是清新婉约,她饱受战乱,历经悲欢离合之苦,这首曲子你诠释得真好,她的作品我也略知一二,我也唱几句:

《夏日绝句》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在金华期间,李清照还曾作《武陵春》词,感叹河山变故,悲惨身世。“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饱受战乱,南宋朝廷却偏安一隅,枉顾“早日收复失地,迎回二圣”乃万民的心愿,令无数壮士扼腕悲痛。历经悲欢离合的李清照“虽处忧患穷困而志不屈”,在“寻寻觅觅、冷冷清清”的晚年,她殚精竭虑,编撰《金石录》,完成丈夫未竟之功。

李清照南渡思乡情苦,又悲宋室之不振,慨江山之难守,故有《题八咏楼》诗,“江山留与后人愁”,堪称千古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