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欢案的海啸把谁甩向了风口浪尖(图)

2017-04-01 02:47 作者: 李唐风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辱母杀人案”涉事官员。(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7年3月31日讯】震惊社会的“辱母杀人案”中,讨债者的无法无天和于欢的杀人被判无期,引发了中国社会的地震。此案所牵出的高利贷等社会问题,在中国各地早已屡见不鲜,积怨深重,受害者大多申诉无果。而这一次的“辱母杀人案”一夜间不仅成为网民批评声浪的焦点,连官媒报导也罕见的向民意一面倒,似乎正在掀起中共两会后的第一波政治风浪,而金融系统与政法系统正将被推上风口浪尖。

当局历次突袭扫黄的场景,恍如再现:于欢案中引发社会不满的三大因素——权、钱、黑,被突如其来地置于众目睽睽之下,衣衫不全,抱作一团……

黑:黑社会首当其冲 玩偶幕后牵扯政法金融

民情激愤下,最高检宣布核查于欢杀人案。涉黑团伙头目吴学占等已被批捕。官媒报导,吴学占靠在地下赌场发放高利贷起家,以暴力逼债手段残忍而闻名,冠县多家俬营企业曾被其暴力逼债,不少人持续举报吴学占等人。当地贴吧资料显示,被媒体披露前,包括于欢父亲的举报只有5个人跟帖。而此案件的第一篇官媒报导,两天内就收到了150万跟贴。

“黑社会”、“高利贷”、“暴力”、“讨债”、“性侮辱”、“辱母”等沉重的道德砝码,将大众心里的天平一次次向弱势者倾斜,压过了人类的底线,超越了法律的局限。而这个法律,已经沦为强权者常年破坏法律的保护伞,令弱势者在绝望中放弃了对它的最后一丝信任。讨债者的无法无天和于欢的杀人被判无期,在风波未平的雷洋之上,更掀海啸。

在全国万夫亿夫所指下,黑社会自然首当其冲。然而,当局把山东一个小地方的高利贷讨债案中案,如此迅雷不及掩耳地推向全国,成为2017年中共两会后的第一个轰动性社会事件,或许其矛头不仅仅是指向黑社会,其波及范围也不会止步于山东省。

因为该事件中,风口浪尖上的“黑社会”,左手攥着的是任其逍遥法外的“权”及其背后的政法体系,右手牵扯的是它的万恶之源——“钱”及其背后的金融大鳄。换言之,当前大陆官媒一边倒的倾向于于欢案判决的不公正性,或与下一步北京高层将加速整治政法体系与金融体系的有关。

权:惊现“权力黑名单”

亲中纪委王岐山的大陆财新网连发两篇《于欢案追踪》,第一篇中,政法系统的马前卒——警察,已被定性“不作为”。

警察为何不作为?据多名大陆媒体人转发的微信消息披露,“辱母”被杀的杜志浩的二哥在冠县检察院公诉科工作,团伙头目吴学占的后台是县人大主任;于欢姑姑也向媒体披露:吴学占跟县里领导有关系,“反正公安局也听他的,法院也听他的。就说他挺张狂,经常开着无牌照的车,带着一伙子人见天跑,冠县公安局不管他们。”张杰律师则给出更直接的答案:山东辱母案放高利贷的钱原来是公安局、检察院、镇政府人员的钱。

原《南方周末》调查记者、《财经》高级记者杨海鹏撰文《高利贷现在已是地方权贵与黑恶势力之粘合剂》指出,高利贷团伙的放贷资金,相当数量来自宦囊。官员乐于将个人资金投入地方的高利贷市场,因为在所属地区有能力控制风险,转嫁风险于其他放贷者和银行。

政府权力的沆瀣一气,保障了黑社会的为所欲为。聊城市中院官网贴出一张工作照合影,包括山东省常委、政法委书记才利民、聊城市委书记徐景颜、政法委书记刘强、法院院长黄伟东、检察长王学军、公安局长任奎军等。这张照片被网民解读为“于欢案中最该追责的权力名单”。

政法系统是重灾区

港媒《动向》杂志报导,中共政治局3月3日宣布派遣工作组进驻19个中共中央单位,名为协助该单位展开反腐整顿补课工作,实为监督正在展开的换届工作。其中,中共政法系统被指是重病灾区,近300名厅级官员落马。

《今日点击》主播石涛分析,习近平正在下手“强拆”政法委,有消息指国安部将变成国安局,归李克强的国务院管,而公安部归新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管理,政法委体系就剩下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亟待处理。连“司法独立”这一法律以更大尊严和自由的论调都“义正严辞”拒绝并否定的两高,仿佛体系内生了根的圆滑的顽石。

于欢案的无期徒刑判决,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法官用手榴弹炸茅坑,激起了民粪。

财新网采访报导中,被视为新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的前中国政法大学校长、87岁的陈光中表示:“就现有公开信息而言,于欢案定罪量刑可以说是明显不公正甚至是错误的。如果最终认定于欢构成正当防卫且没有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那一审就完全错了”。

著名历史学者、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在微博上发言:支持刺死辱母者的当事人于欢——无罪。“血性男儿哪有罪?刺死辱母者既是正当防卫,更是见义勇为!”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在一篇转发微博中写道:“于欢和他母亲因欠债被十名黑社会人员限制人身自由,其人身安全受到极大威胁、尊严受到极大伤害。在警察完全不作为的情况下,于欢护母心切、拔刀自卫,是一个好男儿所当为。虽然最后防卫过当,但显然不应该被重判无期。政府先不允许民营企业通过正常渠道借贷,导致地下钱庄猖獗,并纵容其长期存在;对于高利贷引发的黑社会犯罪行为,政府听之任之、熟视无睹;等到人民不得已自救,又从重惩罚自卫者,进一步助长黑恶势力无法无天。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瞎管,在整个事件的因果链条中,我没看见政府做对一件事。”

钱:高利贷为何大有市场 数万亿提振资金归何处

财新网在《于欢案追踪》第二篇中报导,源大工贸公司2012年曾获评连续三年无不良信用记录企业,自2015年前后因经营困难四处举债,涉及商业银行、担保贷款、租赁和高利贷等渠道。当地业界人士介绍,2013年-2015年冠县高利贷非常猖狂,“半数以上企业都借了高利贷”,工业园区很多企业都在互相担保贷款,“资金链条出现问题的企业结成了担保联盟。”在他看来,“源大工贸和苏银霞是做实业的,比较踏实勤奋。”

网民跟帖中指,本应流入实体经济的钱都涌入了房产。为什么国家投放了数万亿拉动经济的资金,这些实体企业仍然不能从银行贷到款?眼睁睁看着房市飙升和大量资金外流?

此中原由体制内高层心知肚名。香港《东方日报》2月26日曾刊文《联手打金融大鳄关键要清除内奸》,文中披露,习近平2016年在中央全会上痛斥包括资本大鳄、内奸和稻草人在内的金融领域“三种人”。稻草人指流于形式的监管层;内奸指内外勾结的权贵,如一些官二代、秘书党。每每中央有任何新政策,都被人一早获悉,随后在金融市场上兴风作浪;资本大鳄指那些资本雄厚、不择手段的财阀。每每中央有新政策,都被人一早获悉,随后在金融市场上兴风作浪。

2015年6月至9月,大陆发生严重的股灾,而“救市主力”证监会和中信证券等却联手做空股市,造成股市出现恐慌性抛售,导致股崩。

2016年2月19日,证监会主席肖钢被免职,接替其职的刘士余2017年2月10日宣称,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2017年除夕夜,“明天系”掌门人、建华从香港被带回大陆接受调查。《南华早报》指,他涉及2015年操控大陆股市。

《纽约时报》披露,曾庆红之子曾伟2007年以30多亿元鲸吞资产达738亿元的山东第一大企业鲁能集团时,肖建华是主要出资人。

从治标到治本

突然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刚刚结束的中共两会的会场内,这“三种人”占了主体,他们才是中共政权物种的典型标本。两会代表中,“内奸”和“资本大鳄”是其中的少数,但实力却最强劲,是真正的权贵阶层。其余的多数为“稻草人”,他们毕生的专职动作除了永远举手就是随风倒。如果习核心领导班子所说的“清除三种人”动了真格,将意味着中国社会的变革,从治标走向治本。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