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天堂?70年代湖南农民还不如封建社会幸福(组图)

2017-04-11 00:10 作者: 甄华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大陆农村的老人。

上世纪70年代,湖南省小学教师武文俊识破“共产主义天堂”的谎言,将共产党比作骗人吃人的“熊精”。他认为,在中共统治下,徭役赋税之多,史无前例。湖南农民生活贫困,还不如封建社会。人民没有政治地位,没有自由,与奴隶社会差不多。共产党专门吹嘘成绩,鼓吹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从不承认自己的缺点错误。

大陆文史专家、编辑记者向继东曾经撰文披露,不足40岁的湖南省溆浦县小学教师武文俊在1976年向中共当局发出匿名信,反映湖南农民的真实生活,并痛斥中共欺骗老百姓,祸国殃民。

1977年,武文俊以“恶毒攻击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罪名,被中共湖南法院判处死刑。

1976年 武文俊给中共的匿名信(摘录)

须知,熊精特性,最善蛊惑人心,笼络人心,软化人心,熊乃丁火所化,即是最坚硬的金属,亦能被软化,他迎人则抓住不放,笑不休,笑后则吃人。它所宠信的人,也可说是最倒霉的人。

曾有熊精的故事,说人熊感受宇宙阴阳之气,变化成精,能托胎于人,又能借尸还魂,世人不识。它宣扬专替人民办好事,骗得多人信服,好认人作亲属朋友,但一旦真正与它亲密接触,就会被它吃掉。

它自谓穷通宇宙哲理,有通天之术,可以引导人民进入“天堂”,骗得五湖四海人们的信任。于是它把舌头伸出,变成了一座“天桥”,指挥人们上“天桥”,进入“天堂”,于是人们受骗,没有认清本质,不识真伪,人们络绎不绝竟不辞劳苦地披星戴月地忍饥挨饿地上“天桥”,岂知有去无归。原来“天堂”是个死胡同,都进入了熊精的咽喉,被吞吃。


中国大陆农村的孩子们。

历史到了现代,熊精又借尸还魂了,它不断地把宠信的人做为梯子,踏着梯子使它可以不断上升。做梯子者,自然是被践踏者。最初还以为是荣幸,认为地位提高了,其实是个梦中牺牲者。

它打着“为人民服务”旗号,挂着“为人民造福”的牌子,骗取了五湖四海的人信任之后,因而也就有了杀人之权,置人于死地,只要一句话。经常思考着杀人之术,治人之道,整人之法,竭力煽动鼓励人们之间斗争,说是阶级斗争,使人们自己打自己,自己消灭自己,这就是它经常宣扬的“斗争哲学”,也是它全部学说的宗旨。所谓革命,按照它的打算,先革有产者之命,后革无产者之命,一时运用这股力量,打倒一方,一时运用那股力量打倒另一方,以逐步达到消灭人民之目的,确实没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够与它共事始终。

不主张公理、正道,惟我独尊,至高无上,毁灭人类文明、自由、民主幸福,实行野蛮、残暴、灭绝人性的社会奴隶主义制度,它是真正的拉历史倒车,使中国由封建社会进入到万恶的社会奴隶主义制度。

下面只简举数例,证明它不如封建社会进步,而是倒退到奴隶社会去了。


中国大陆的农民。

一、经济不如封建社会富裕

外面光华,内部空虚,国家和人民都很贫困。就拿农民的劳动和收入来说,现在农民一年360天,天天劳动,起早摸黑,比封建社会给地主做长工辛苦得多,可是收入很少,只能维持半饱的生活,吃自己的饭,每个劳动日的工资不到一升大米,与奴隶生活水平差不多。以前给地主打长工,一日三餐饭是吃地主家的,有时还有点酒肉荤菜,每月工资两担稻谷,一年就有24担稻谷余着,折合市斤就有两千多斤。打零工是每日工资3到5升大米,一天三餐饭还是吃主人家的。插田打禾时的零工工资,每天可达一斗五升左右的稻谷,三餐饭是吃主人的。手工业每天工资有5到8升大米,一日三餐吃主人的。其他行业人员的工资就更不用说了,要比农民高得多。封建社会人们的劳动量又没有现在这么大,劳动时间没有这么多,种植面积也不及现在的一半。“杨立贝、白毛女、祥林嫂”毕竟还是加了浪漫色彩的创作小说,不是真人真事。当然不能否认以前的封建社会有弱点。但是现在不许写阴暗面,若允许写的话,又何止千万个比“祥林嫂、白毛女”更惨的人呢?这证明现代社会不如封建社会,是奴隶社会。

二、关于妇女的“解放”

若说妇女现在得到了“解放”,不如说是用绳子把妇女穿了鼻栓。看农村妇女,除了负担家务劳动外,又还要参加田间劳动,妇女的劳动量、劳动时间超过了男人,变成了女奴隶。以前说妇女整天绕着锅灶转,没有得到解放,现在才是“解放”了,劳累得要死。又说老人和儿童“解放”了,不看别的地方,就看大寨的老年和儿童就知道,一个个都被整弯了腰。当然,要人民劳动并不错,不过,所付出的劳力和所得的收入,对比一下,不及封建社会,与奴隶社会差不多。

三、人民没有政治地位

连买个东西也要讲情面,讲人熟。没有政治权力,没有言论自由。特别是学术界,不能发挥才能,都被认为是毒草,要进行批判,于是没有人敢写书了,只有熊精的邪说独盛,盈柜满架。这种奴隶主义社会,阻碍了人们的思想进步和学术的发展。

四、一切人的行动都不自由

就是当官的也不见得比老百姓自由多少,都被当做奴隶一样管得死死的。利用奴隶管奴隶,这是一种巧妙的奴隶制度,人们都成了奴隶。在封建社会人们的行动还比较自由。

五、职业不自由


中国大陆农民没有生育自由,财产没有保障。(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不能由自己选择职业。人身不自由,处处有约束,连劳动生产都不自由(反对生产自由种植,反对劳力自由支配),生活不自由,生存不自由,生育不自由(要把生有两、三个以上小孩的二、三十岁的男女青年,强迫实行阉割结扎生殖器)。它没有后代,痛恨人民有后代,要减少人口,实行截代灭种之法,完全把人民当作牲畜,侮辱残害,明杀人,暗杀人,数目之多,无可统计。

六、徭役赋税之多,史无前例

征收公粮,按单位亩积计算,比封建社会所交公粮多十几倍到二十倍;按总斤额计算,比封建社会多40倍左右。与农民以前给地主交的租谷差不多(每亩田土交稻谷200斤左右)。“收租院”是演的现实,不是演的历史。各种税收繁多,什么都要交税,真是熊精“万税”,人们常常喊“万税,万万税”!还有其他派购、统购、徭役、义务工、积累工等等,人民总负担量,超过封建社会若干倍,农民贫困,又不许搞点副业收入,说是资本主义道路,要退赔,要批判,真是连吃盐的钱也没有。农村忙碌不休而生活苦,城市萧条而颓废,工人生活水平亦不高。

七、专门吹嘘成绩

鼓吹这种社会奴隶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从不承认自己的缺点错误,59年到61年那一阶段更苦,确实饿死不少人。可是把错误加到别人头上,说是苏修掐我们的脖子,要我们还债,又说是刘少奇路线搞的,又说是下面干部的“五风”,又说是天老爷不下雨。就不承认自己有错。报刊广播,都是讲的“大好形势,而且越来越好”,从来没有讲过半点缺点错误,使人们看透了这种虚伪的实质,因而产生反感,都不相信。它否认了一切学术思想,独尊熊精的思想和个人的主义,完全违背了人民的意志愿望。

以上只是随便略举数例,说明熊精的倒行逆施,由封建社会复辟倒退到奴隶主义制度,至于社会上的其他(利弊、舞弊)弊病,不胜枚举,现在全国绝大多数人民有所觉悟,民心背向,只是怒不能言。人民跟着它,遭受了多少劫难,多少苦难。现在熊精的天下快要满了,有童谣云:“王不像王尾巴长,四成幸运被水淌,十田交了八丘粮,熊精二十八笔(必)亡。”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