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为何称王凤姐为“凤丫头”?(组图)

2017-04-16 00:34 作者: 刘秉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红楼梦》87版电视剧,薛姨妈之女薛宝钗。(网络图片)

在《红楼梦》中,王子腾、王夫人、薛姨妈,还有凤姐的父亲,都是金陵王家嫡亲兄妹。在“王家”这条线上,凤姐和宝钗应该是“姑表”姐妹关系,按照家族规矩和伦理,二人应该以“表姐”、“表妹”相称。但是在小说中,宝钗却不分时间、地点和场合,一概称凤姐为“凤丫头”,让人觉得非常疑惑和不解。

宝钗称凤姐为凤ㄚ头

第三十五回:宝玉想吃荷叶莲蓬汤,凤姐趁机多做了一些讨好众人,贾母说她“猴精”,宝钗在一旁笑着对贾母说:“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他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去。”


《红楼梦》87版电视剧,王夫人侄女王熙凤,人称“凤姐”。(网络图片)

第四十二回:众姊妹们在园中玩耍嘻笑,当林黛玉把刘姥姥比作“母蝗虫”时,宝钗笑道:“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

第四十四回:贾琏趁凤姐过生日和鲍二家的偷情,平儿因此受了些委屈,宝钗宽慰平儿说:“你是个明白人,素日凤丫头何等待你,今儿不过他多喝了一口酒。他可不拿你出气,难道倒拿别人出气不成?”

此外,第四十二回中,在议论惜春绘画的事情时,宝钗当着众姐妹的面,凡三次称凤姐为“凤丫头”。第五十七回,在邢岫烟面前也把凤姐称为“凤丫头”。

丫头的意思

“丫头”,是对丫鬟和女孩子的泛称,是主子对丫鬟,年长的哥哥姐姐对年幼的妹妹,或是长辈对晚辈女子的一种称谓,是有严格界限的,是不能随便用的。但是宝钗不论是半开玩笑,还是顺接话头;不论是对思想单纯、年龄尚小的众姐妹,还是对王熙凤非常赏识的贾母;不论是在王熙凤的心腹丫头平儿面前,还是在王熙凤的婆婆的侄女邢岫烟面前;不论王熙凤在场还是不在场,一概称凤姐为“凤丫头”,而且叫的那么自然,那么随便,那么公开。作为一个长期寄居在贾府,年龄不算大,而且尚未出阁的姑表妹妹,薛宝钗凭什么敢对贾府事务的管理者王熙凤如此戏谑和不恭,居然明目张胆的直呼其为“凤丫头”呢?

宝钗为何称凤姐为凤ㄚ头

首先,凤姐不是宝钗的丫鬟,也没有伺候过宝钗,所以“主子对丫鬟”的情形应该被排除。其次,根据小说提供的线索,凤姐的年龄明显长于宝钗,宝钗应该称王熙凤为“凤姐”或“表姐”,但宝钗却称凤姐为“凤丫头”,所以“年长的姐姐对年幼的妹妹”的情形也应该被排除。如果这样,宝钗为何称凤姐为“凤丫头”就只剩下了一种情形,那就是宝钗的辈份比凤姐的辈份高,宝钗是凤姐的长辈,宝钗称凤姐为“凤丫头”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和蔼称谓。要弄清这样一个问题,还应该从薛姨妈令人奇怪的身份说起。

薛姨妈的身份极尊

第四回:薛姨妈带着薛蟠和宝钗来投奔贾府时,希望能够在这里长住,自己的亲姐姐王夫人还没有表态,还没有来得及劝留,贾母就派了人来说:“请姨太太就在这里住下,大家亲密些。”这就表明了贾母对薛姨妈积极的欢迎态度,贾母希望薛姨妈留下的心情比王夫人还要迫切,还要强烈。

第七回:周瑞家的送走了前来打秋风的刘姥姥后,来到薛姨妈的住所找王夫人汇报工作,刚要走,薛姨妈笑道:“你且站住!我有一宗东西,你带了去吧!”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是王夫人的奴才,一切唯王夫人之命是从。按照常理,即使薛姨妈想让周瑞家的跑腿办事,也应当争得姐姐王夫人的同意,然后再安排。薛姨妈的这句“你且站住!”,不但非常突兀,而且有点放肆,似乎无视王夫人的存在,这不像是一个初来乍到的寄居者口中所能说出来的话。

薛姨妈与贾母同享待遇

第四十回:贾母带领刘姥姥等人畅游大观园,在藕香榭安排吃饭时,“上面二榻四几,是贾母和薛姨妈;下面一椅两几,是王夫人的,余者都是一椅一几。”社会尤其是大家族中,是非常讲究吃饭时的“座次”的,先长辈后晚辈,先年长者后年少者,不能乱坐。薛姨妈是王夫人的妹妹,王夫人又是贾母的儿媳,按照顺序薛姨妈应该坐在王夫人之下。虽然薛姨妈是客,但在礼节上也不能超越王夫人,顶多与王夫人平起平坐,同坐在“下面”进餐,而不能没有任何推辞,就心安理得的坐在了“上面”,与贾母享受同一级别的待遇。

第四十三回:贾母要变着花样为凤姐过生日,便把众人都请来开会,聚了满满一屋子人。“只薛姨妈和贾母对坐,邢夫人、王夫人只坐在房门前两张椅子上。”在大家商量“凑份子”时,贾母先道:“我出二十两银子。”薛姨妈笑道:“我随着老太太,也是二十两。”邢、王二夫人笑道:“我们不敢和老太太并肩,自然矮一等,每人十六两罢了。”在这样一个隆重的场面,薛姨妈居然能和贾母一样,都在主席台前排就座。再者,邢夫人是凤姐的婆婆,王夫人和薛姨妈都是凤姐的姑妈,按理她们三个辈份相同的人的“份子”也应该相同,可是薛姨妈偏偏是和贾母一个等次,随着贾母,和贾母“并肩”。有的读者可能认为这是贾府对远来客人的一种尊重,其实不然。薛姨妈如果刚来,贾府对她客气让她坐上座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薛姨妈在贾府一住就是好几年,贾府不可能天天把她待为上宾,尤其是在家庭全体人员会议上,硬要争风头与贾府的最高领导贾母“对坐”,薛姨妈也不会那么不懂事。

此外,第七十一回中,贾母八旬大寿这么隆重的宴会上,除了老寿星贾母外,“首席便是薛姨妈”。可见薛姨妈在贾府的辈份是非常特殊的,地位是非常尊显的。她能够得到贾母让其住在贾府的极力恳请,能够旁若无人的指派王夫人的陪房跑腿办事,能够在各种大小宴会上与贾母平起平坐享受同一待遇,能够在给凤姐过生日时拿出与贾母同样多的银子并且风头盖过了邢夫人和王夫人,种种迹象表明:薛姨妈与贾母的关系非同寻常,她在贾府的辈份是与贾母旗鼓相当的,甚至可以说是平级的。

虽然在“王家”那条线上,薛姨妈和王夫人是同胞亲姐妹,是同辈人,但是抛开“王家”,单就“贾府”与“薛府”两个家族而言,可以推断:当年荣国公和紫薇舍人薛公的某种关系,促成了贾母与薛姨妈是同辈人的现状。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身份为妹妹的薛姨妈倒成了姐姐王夫人的长辈。这样论起来,宝钗就是凤姐的长辈,宝钗把凤姐称为“凤丫头”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