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什么年纪的孩子都需要明白尊严无价(图片来源:Pixabay)

小学的班房里,每天都会发生一些小争执,内容通常都离不开邻座同学在没询问下拿走自己的铅笔;玩游戏时同学不小心撞到自己却没道歉;有人替自己起了个花名等状况。听起来很琐碎,但在他们的小小世界里,可以是天大的事情呢!他们喜欢向老师投诉,一来是为了获取额外注意,二来也想看看老师如何处理事情,从而开始学习待人处世、分辨事情的轻重。由互相抵赖、死不认错、再嚷着老师调停、到和好如初,其实好比一台天天上演的戏。演到到三、四年级吧,孩子间的小争执终会慢慢减少;因为他们明白与其投诉,不如多花时间跟朋友玩耍。而且孩子善忘,小争执通常很容易化解,转个头又是好朋友。

可是有一次,竟然有孩子对我说:“Ms Yu,我不会原谅他。”事发经过我其实看在眼内,所以心里有数。那天我和孩子坐在地上唱歌,轮唱一会儿后,我请大家站起来。面向我的其中两名男孩,左边的那位一跃弹起,右边的那位显得有点笨拙,双手还在地上正要支撑自己起来;电光火石间,站在左边的那位男孩竟然对准他的手背大力一踏,还要耻笑他动作慢。我看傻了眼,心里揪了一下,这是蓄意伤人啊!我还未来得及反应,被踏到的男孩已经哭着走向我投诉。

欺负人的男孩还摆着一副嬉皮笑脸的表情说:“对不起啦~我不小心而已。”他明明就是故意的,还在装傻!因为正在上课,不能耽误其他同学的学习,于是我按着怒火,命令他好好向同学道歉,看人家是否能原谅自己。“对不起。”他说。我问那被欺负的孩子:“你能够原谅他吗?”可怜的孩子哭着说:“不能,因为他不是第一次这样欺负我了。”一个六岁的孩子能够说出这句话,需要很大的决心呢!

听到他这样说,我心里叫好。多少次,我们为了息事宁人,总会叮嘱孩子要学习原谅别人,不要动不动便投诉。可是,当有人重复作出伤害或侮辱性的攻击,我们不也有责任教导孩子如何保护自己,不让欺凌者得寸进尺?无论什么年纪的孩子都需要明白尊严无价。

我先安抚还在哭的孩子:“这是个勇敢的选择呢!其实如果Ms Yu被同一个人欺负数次,我也未必能再跟他做朋友。我支持你的决定。请你先返回座位,我相信其他同学会待你好。”他一坐下,身边的同学都安慰他。

欺负人的男孩呢?他依然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地望着我,他一定没想过这次竟然逃不掉。我望着他,觉得他是罪有应得的,于是对他说:“你看,老师不能强迫一个人去原谅你。现在你失去了一个朋友,我替你难过。你站在这里想想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下课后我们再谈。”

下课后,我跟他单独倾谈。

“孩子,你长大后希望做一个快乐的人还是一个不快乐的人?”我问他。

“快乐的人。”

“你知道吗,坏心肠的人一定不会是快乐的人。因为他们的快乐需要建筑在别人的伤口之上。”

“坏心肠即是顽皮?”

“不是。顽皮的行为不会伤害到别人。譬如你在上课时插嘴说多余的话,老师会提醒你,但不会如此失望。你刚才做的事情便来自你的坏心肠,因为你故意弄痛同学还嘲笑他、令他难受。”他再没有否认。

“你知道吗?Ms Yu其实不介意小朋友的一点点顽皮。可是当我看见你们故意做出一些伤害别人的事情,我便会很伤心。因为我怕你们长大了会成为坏心肠的大人。”

“长大了也会坏心肠吗?”天真的孩子从来都以为长大后一切都会变好。

“当然会,如果你今天不开始学习顾及他人感受,明年你会比今天的心肠更坏。年复一年,到你长大了,你便会成为一个坏心肠的大人,喜欢看别人跌倒、以伤害别人为乐。你希望成为这样糟糕的人吗?”

他摇头。

“没有人会愿意欢迎这种人。你看,你今天所做的事便令你失去了一个朋友;他亲口说不想原谅你。我也觉得很可惜,但这是老师也改变不到的事实。”

他终于哭了,孩子忏悔的眼泪千金难换。

我告诉他,来到这一步,说“对不起”已经不中用了。如果他在意,唯一的修补办法是每天都对那位同学好一点,直到一天他肯再次接纳自己。

虽然到今天这两位小男孩依然不甚咬弦,和好如初那一幕还未上演,但起码欺负别人的孩子没有再变本加厉。

人性本善也本恶,顽皮与坏心肠有时只是一线之差。当偶尔看见善良孩子的阴暗面,我们是心痛的,但不要选择视而不见或替他们开脱。因为只有这样一步一步深刻地学,他们才能如自己所愿,长大后不成为以害人为乐的欺凌者。

(原标题为:你想做一个快乐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