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钱时代(图)

2017-4-20 08:27 作者: 王海涛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易到是最早的网约车公司
易到是最早的网约车公司(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7年4月20日讯】这几天,北京的春天正好。尽管雾霾和沙尘挥之不去,各种花儿还是相继开放了。

这美好的春色,属于;;“没钱;;”的人——他们没能力挣钱,于是有了大把时间,玉兰谢了看海棠,海棠谢了看丁香。过几天,月季也要怒放了。

至于那些有钱并因此有梦想的人,他们要把时间投入到挣更多钱的游戏或赌局中,大概无暇估计这是什么季节。他们对季节的感知,一定与屌丝不同,比如,在这春意盎然的时候,他们感受到的可能是阵阵寒意。

这两天,位于北京西三环的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的某些人,可能突然掉进了隆冬。而位于东四环的乐视的贾跃亭,估计也再一次感受到了寒意。

大约半年前,150多个高净值客户买了;;“民生银行;;”30亿元的理财产品。然后偶然发现,这家银行根本没有发行这个产品,产品可能是航天桥支行的行长张颖伪造的。事情暴露之后,民生银行报案,称是张颖个人行为。

如果是张颖伪造的,那么这30亿元被拿去干什么了呢?是拿去放高利贷了,还是去炒房了?不得而知。在这个玩钱的年代,聚拢30亿现金,放出去1年,最保守也可以有3亿的收益吧,覆盖那些高净值客户的成本不成问题。要是半年前用这30亿买了楼,那收益率就更高了。

无论如何,这30亿中的14亿不可能贷给了;;“易到;;”。

易到是最早的网约车公司,2015年被贾跃亭的乐视控股给收购了。但一段时间以来,易到的一些司机发现难以提现,易到的一些用户发现叫车困难。于是就有人怀疑这家公司资金链出了问题,毕竟,它的母公司乐视常给人一种缺钱的印象。

收购易到后,贾跃亭将其纳入到了;;“乐视生态;;”之中。是的,略微知道这家公司的人都知道,贾老板生态不离口。如果一个公司是一棵树的话,那么贾老板的生态概念就是要造一片树林,所以,他搞了一个又一个公司。先是搞视频网站,买视频版权,然后造电视,让用户在它的电视上看它的视频,内容不够多,就搞体育,购买转播权,让用户看到更多东西,吸引更多用户,这就是一个生态。贾老板觉得这个生态不够大,它又造手机,还要造汽车。

贾老板;;“植树造林;;”仿佛上瘾了一般,棋越下越大,就越来越需要钱。最近几年,我们总是能看到乐视融资的消息。于是,贾老板为了宏大理想而努力的姿势,在外人看来,像是玩钱。

融资需要工具。贾老板不是银行家,不可能拿一张纸就能够弄来钱,他需要讲故事,森林故事,生态故事。易到就是一个故事情节。

易到也是一棵树,从周航手里买来这棵树后,用这棵树和它的故事融资在情理之中。于是,就以易到的名义,以乐视的大楼为;;“担保;;”,向银行贷了14亿元。

易到卖给乐视后,周航从创始人变成了职业经理人,当然就失去了控制权,经营风格也变了。或许是对于贾老板的理念理解得不够深刻,周航觉得这棵树快死了,于是,他向外界爆了一个猛料,说14亿的贷款乐视挪用了13亿,只有1亿留给了易到。

其实,14亿的贷款,一年光银行利息就得1个亿吧。所以,等于这个贷款易到根本没用上。这似乎从侧面印证了易到资金确实紧张,也解释了司机为什么提现困难。所以,这个消息一出来,一些司机就去堵易到的门了。

这让乐视和贾老板很被动。

这样的炸弹,对于乐视的公关部门,也是千年不遇。公关就是为擦屁股而存在的——可是,如果公司没问题,公关不干活,公司也没问题,如果公司确实有问题,公关累死,公司还是照样有问题。所以,这个活儿注定不好干。

经过字斟句酌,乐视先是用农夫与蛇的故事回击了周航,大意思,我救了你,你却咬我;然后又以正式的声明确认了14亿和13亿的事情,说这个钱如何用周航是签字了,不存在挪用。

于是就有人不解,既然钱是乐视用,为什么以易到的名义贷款?用一个公司的名义贷款,然后把钱给另一个公司用,是否合规?有人嘲讽乐视做了最烂的一次公关——用制造一个更大的问题的方式应对问题。

我觉得这不是公关的问题。公关不可能让一棵玉兰树开出海棠花,公关是世界上无奈的事情之一。

我觉得这是钱的问题。一切都是因为贾老板的理想远大,理想远大就会缺钱。贾老板早就实现了惊人的一跃,乐视网早就上市了,贾老板战胜了各种困和难风险,他本可以享受岁月静好的。

可是,一个老板没有了理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呢?

理想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是贾老板迈向伟大的动力。我坚持认为贾老板是一个有伟大梦想的人。

他的梦想像一个赌局,他每一把都;;“押大;;”,越押越大。

是的,如果贾老板的梦想实现,如果贾老板最后一把赢,他将会成为伟大的商人。当然,如果他的生态故事最后成为一个笑话,那将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笑话,他将面临全世界的嘲笑。

为了伟大,贾老板需要钱。理想需要包养,森林需要灌溉。贾老板一定渴望自己成为银行家,那么,他的森林将会不再为灌溉发愁。2016年底就有消息说,他要筹办银行,首选地可能是山西老家。

可是,真正办成了银行,他还会辛苦去种树么。一个航天桥支行的行长就可以用一张纸和一个萝卜章圈30亿啊。截至目前,闻名世界的贾老板,玩钱的水平,距离一个支行行长还差十万八千里,人家只是完了一个小猫腻。

在这个玩钱的时代,银行里还有多少飞单,还有多少人用萝卜章,我们不得而知。很多所谓的高净值者,他们的钱到底交给了谁理财,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据说金融的本质是经营风险,这风险什么时候降临到有钱人的头上,他们自己是不知道的——没钱的人,负责围观就行了。

但是国家不能围观。总理说了,有金融大鳄,内外勾结,监守自盗。证监会的新领导话风早就明显与上届不同了,银监会换领导了,保监会的领导倒了。

最近的10天,银监会发了7个文件,其中1天处罚了17家机构,被媒体称为铁腕肃乱象。

乐视易到的;;“鼓包;;”,可能暴露了贾老板的梦想太艰难,航天桥支行的飞单、萝卜章可能引发人们对银行可能有更多漏洞的想象。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导火索是次贷危机,次贷危机的导火索是金融机构的漏洞堵不住了——玩钱玩不下去了。这样的事情,不能在中国发生。

于是,在这个春天,中国的金融行业收紧了,玩钱的时代要告一段落了?

当此之际,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的故事来的正是时候,贾老板的梦想或将更加艰难。

当此之际,如果你是个有钱人,看好的你的钱。如果你是个没钱的人,你看海涛评论好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