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不如昔!看看宋代的排水沟和德国下水道 (组图)



2012年,江西南昌等地遭遇暴雨袭击,赣州却没有出现明显内涝。

近年,中国多省市暴雨连连,水灾成患,包括北京重庆、南昌在内的不少大中城市均遭水浸,内涝十分严重。然而,同样遭遇暴雨袭击的江西赣州却没有出现明显内涝,这完全是因为赣州有宋代建造的排水沟。

800年前的宋代排水沟

民间传说认为,赣州是座“浮城”,而且是乌龟形,龟首在城南,龟尾在城北,所以不管江水怎样涨,赣州城都能跟着浮起来。专家们则认为,根本原因是缘于一条宋代排水沟。

史料记载,在宋朝之前,赣州城也常年饱受水患。北宋熙宁年间(公元1068年—1077年),一个叫刘彝的官员在这里任知州时,规划并修建了赣州城区的街道;同时根据街道布局和地形特点,采取分区排水的原则,建成了两个排水干道系统。因为两条沟的走向形似篆体的“福”、“寿”二字,故名“福寿沟”。


2012年5月,江西南昌等地遭遇暴雨袭击,城区积水严重。

“福寿沟”完全利用城市地形的高差,采用自然流向的办法,使城市的雨水、污水自然排入江中。为了防止雨季江水上涨出现江水倒灌入城的情况,刘彝又根据水力学原理,在出水口处,“造水窗十二,视水消长而后闭之”,这样水患就可以解除。也就是说,当江水水位低于水窗时,即借下水道水力将水窗冲开排水;反之,当江水水位高于水窗时,则借江水水力将水窗自外紧闭,以防倒灌。

至今,全长12.6公里的福寿沟仍承担着赣州近10万旧城区居民的排污功能。有专家表示,以现在集水区域人口的雨水和污水处理量,即使再增加三四倍流量都可以应付,也不会发生内涝。

除了福寿沟之外,修建于宋代的坚固城墙也是最好的防洪堤坝;而且刘彝还在城内设计建造了数百口水塘,并使其与福寿沟相连,这样可以发挥重要的调蓄作用。虽然由于今人填塘建房,水塘所剩无几,但正是仅剩的水塘在暴雨中发挥了蓄水作用。

对于这个迄今仍运作良好的排水系统,人们不得不发出这样的感慨:“古人的前瞻性真是令人赞叹”。文物专家则认为,这是世界城市建设史上的一个奇迹。

德国人设计的青岛下水道


2015年7月,北京降暴雨,多处低洼地区遭水淹。(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在赣州的宋代排水沟让赣州人“笑傲周边城市”并让人啧啧称奇的同时,还有一座城市的老百姓亦为一百多年前修建的排水系统而无比骄傲,那就是山东的青岛市。不过,它的下水道的设计者却是德国人。

100多年前,德国人占领了青岛后,为这个沿海小渔村构筑出了最初的城市雏形,同时也设计了当时在中国尚属新鲜事物的现代排水系统。据悉,当时的排水管道,是为三、四十万人口的城市规模而设计的。材料显示,德国人建造的下水道设计十分巧妙,而且施工质量非常严格。正因为如此,很多路段的管道才能一直沿用到现在,其中雨、污水分流的模式即使到今天也还有很多城市没能做到。

还有一件小事很能说明德国人的严谨。几年前,青岛原德国租借区的下水道在使用了百余年后,一些零件需要更换,但当年的公司已不复存在。青岛相关人员几经寻觅后,一家德国企业给他们发来了电子邮件,说根据德国的施工标准,在老化零件周边3米范围内,应该可以找到存放的备件。根据这个提示,工作人员在下水道里找到了小仓库,里面是用油布包好的备用件,并且光亮如新。

中共只追求表面政绩 豆腐渣工程多

让很多中国人费解的是,为何在暴雨中发挥作用的是宋代的排水沟和德国建造的下水道?而中国大陆近几十年建造的排水系统却问题多多?特别在暴雨期间,积水根本无法尽速排出,导致民居被泡,工地被淹,交通中断,甚至致人淹死。难道今天的中国人真的如此愚笨吗?

非也。中国人并不缺少智慧,但在中共官员们更多地关注了地面上的发展,从而忽视了地下的建设,因为建了多少高楼、高速公路等切实关系到了自己的政绩,而地下排水系统建得再好,别人也看不见,而且很可能是“为他人做嫁衣”。这与当年为百姓着想的宋朝官员刘彝实在是有着天壤之别。

正是中共官员对短期效益的追逐,对表面政绩的看重,以及对于施工质量的低要求才导致了中国城市排水系统问题多多。换句话说,一个并不真心为老百姓考虑的官员和政府,其所带来的危害将不仅仅止于暴雨时的城市内涝。

大陆民众说:郑州新竣工天桥修成不到一个月就出现破损,似豆腐渣,高跟鞋一踩就烂。那些昧着良心制造豆腐渣工程的人将永远遗臭万年!2015年7月中旬,北京遭到暴雨袭击,多处低洼地区遭水淹,北京地铁七号线站漏水,双向扶手电梯停运,民众直斥是豆腐渣工程。

八百多年前的宋代排水沟、一百多年前的德国下水道,就这样静静地让我们想了许多……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