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学文:喝茶记——广州,说声爱你不容易(图)

2017-5-20 10:19 作者: 黎学文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黎学文及女友维权律师黄思敏(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黄思敏提供) 

【看中国2017年5月20日讯】今天下午三点多,我和女友思敏刚从外面办事回来,天气热得很,我正准备在家里休息下。敲门声响起,我以为送快递的来了,看门一看,见到熟悉的海珠区国宝沈sir站在门口,后面还跟了四个人,有两个穿警服的,我连忙把门半关上,对他们说:我换下衣服,你们等下。沈sir说:我就知道你们在家,我说:门口的摄像头不是一直对着我家么?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房间,换上长裤,再出来把门开了。他们陆续进来,三个“国宝”都认识,一个是市里的,陈sir,两个是区里的,老少配,沈sir年长,另一个是年轻帅哥,前次喝茶也见过。后面穿着制服,很严肃。市、区、派出所三级到来,第二次集体上门,阵势不小。

国宝们和我坐到沙发上,派出所的警察到里屋瞅来瞅去。市局的陈sir指着穿制服的一个警察说:他是派出所的所长。然后开门见山的说道:六四临近,马上也要七一了,而且广州今年要开全球财富论坛,你们必须离开半年。我很惊讶:什么财富论坛,真没听说。我一个文人,财富论坛关我啥事?!沈sir说:财富论坛相当于杭州的G20,许多人都要离开的。我说:据我说知,杭州开G20时,许多人也就是开会那阵被离开,为什么要我们离开半年?沈sir说:那是原住民啦,像你们这样的非居民,是要离开的。我心想:维稳对象也是有等级的,有户口的和没户口的就是不一样啊。嘴上不满道:你们春节前把我工作搞掉了,前段又不要我写《赵家村演义》赚稿费,还逼迁要我们离开海珠区,现在又要逼我们离开广州,你们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啊!陈sir说:这是上级的意思。我心里有些火,原以为是六四快到了,要我们暂时离开几天,没想到居然要离开半年!我把双手往前一摊,对着派出所所长努下嘴,说:喏,反正今天所长也来了,你们就直接把我抓走好了!这时候,女友煮的咖啡好了,女友礼貌给他们也倒上咖啡。我很生气,拍着桌子说:他们都要赶我们出广州,你还给他们咖啡喝?他们不生气,居然都笑了。

我接着说:你们前段说要我们搬离海珠区,房东也受压不过来电话要我们搬家了,现在居然升级到要我们离开广州,是不是过阵子要逼我们离开中国?沈sir说:广州不一样了。今年七一,还有财富论坛要开,你们俩都榜上有名,上面有指示。我说:我们有在广州居住生活的权利。沈sir说:道理你说得没错。可你俩为什么偏偏要来广州呢?你以前在北京不是很好么?陈sir附和说:是啊,广州有什么好啊。你们可以去苏杭啊,那里比广州好多了。我说:我们就喜欢广州,平民化、包容性强,我是陪女友过来的,我很喜欢广州。沈sir说:如果我不是干这个的,对你来广州我是欢迎的。我说:你们这样逼我们,不担心把我逼上梁山吗?很多人不就是这样被你们逼上梁山的吗?陈sir说:你有你的道理,但话说回来,因为你们是高级知识分子,我们还来跟你们谈,换了那些人,就直接撵上车赶走了!离开体制后,我还是头一回被人称作高级知识分子,我都忘了我居然还是一个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了。我说:你们如此重视我,真让我受宠若惊啊。可你们这样逼迫,我实在不可能接受!思敏很不高兴的说:你们那样撵别人走,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手续,有什么值得说的。他们沉默着,不接律师的话茬了。而后沈sir说:我们开始没有盯着你,你女朋友黄律师不是跟709有关吗?因为她,才认识你啊。思敏在旁对我说:看来我比你重要啊。我笑着说:原来你们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那你们为啥不找她老要找我啊?沈sir说:现在你也重要了。我说:难怪我每天在家洗碗做饭啊,原来我女朋友比我重要,可她没干什么啊?陈sir说:她不是老接敏感案子,炒作热点案子么?黄思敏说:我炒作什么啊,我一直很低调,案子有人关注又不是我能管得了的,人家给李婷玉颁奖我又不可能不让他们颁!陈sir说:反正被上面关注了。沈sir说:黄律师好像跟那个王宇有联系。黄思敏说:就是她来武汉出差我请她吃了顿饭。我说:难道接待下朋友都有问题?谁没有个朋友啊。沈sir说: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们被惦记上了,不是说不怕贼偷就怕被贼惦记么?你们是被惦记上了。

我接着问:怎么七一现在也是敏感日了?沈sir说:这不是香港回归么,怕你们和那边搞什么联合。黄思敏说:我都被限制出境快两年了,香港都不能去!我说:你们真是想多了,我们跟香港没有任何联系。怎么现在敏感日这么多?陈sir说:就是敏感日多啊,所以与其我们每天来逼你们搬家,你们烦,我们也烦,不如你们离开广州,大家都好。我说:你们也知道敏感日都是被制造出来的,维稳这样高压,是持久不下去的,中国不会永远这样的,以后民主了,你们也用不着这样累。沈sir说:将来的事谁知道呢,现在只管现在呢。我转向一直盯着我看默默不语的帅哥国宝,说:将来天下都是你们85后的天下呢。帅哥国宝笑笑,依然不作声。

接着说到昨天晚上吃饭的事情,他们责怪我不该不听他们的话,去了饭局。我说:外地来了一个老朋友,吃个饭怎么不行,再说接到你们的阻拦电话我都到了吃饭地点,不去也太让朋友觉得不靠谱了。沈sir说:你们吃饭那么多人,昨天可是准备抓你们的,叫各区的到场领人呢。我说:王爱忠不是饭后被你们约谈到11点多么?沈sir说:王爱忠现在是广州头号了,他资助举牌,总是买单,生意也做得很大。我说:昨天吃饭是AA制,广州吃饭都是AA制的。他们摇头不信。我问:你们说王爱忠是头号,我在你们那里排多少名啊?陈sir说:你猜猜。我开玩笑说:怕是前五十名吧?陈sir说:你说的是全国吧,广州你至少前十。我表示惊讶:你们太抬举我了,我来广州才一年多,天天宅在家里,看书写东西,怎么就前十了?沈sir说:反正领导看报上来的名单,这个局那个局上都有你的名字,昨天吃饭又有你的名字,领导就生气了嘛。我问:就因为我昨天去吃个饭你们就要赶我离开广州?沈sir说:那也不是,就是你成了我们的对立面。沈sir无论说什么脸上永远带着笑,我跟他打交道多少还融洽点。我问他:我来广州,本来和出版社谈好去上班,你们偏偏搅黄了,写点文章赚个打赏,你们也不让写,你们也太过分了吧。他们都不作声。

派出所的两个警察一直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看着我们,一个带着笑脸,一个面无表情,这时候电话响了,所长接了电话后站起来对市局的陈sir说:副政委来了,要去趟。你们接着谈。又对我说:黎老师,我是派出所的所长,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我们无冤无仇,很多事情,慢慢折中下。我说:我不想给任何人惹麻烦,大家也是不打不相识,你跟小区的人说下,别把我们盯得那么紧,那个据说花了几千块的摄像头,都对准我家门口好几个月了。所长说:哪里有,没那么回事啊。说完,两个警察开门就走了。

接下来继续谈,思敏和我都感觉如果敏感日不离开广州,怕是难办,最后在僵持半天后,和他们商量出一个办法:我暂时答应五月底先回武汉,黄思敏工作忙完后,六四前再回武汉,然后我们六月中下旬再回广州。我们谈得很累,“国宝”也很累,陈sir不时抬腕看表,说:今天就这样了。我说:我也知道你们执行命令也有难处,我们更是有难处,互相理解呗。然后就开门让他们走了。

“国宝”走后,思敏童鞋开始拆收到的快递,原来她买了几件鲜艳的内衣,看着她兴高采烈的试着内衣,我的心情也好多了。

前日广州下了一场豪雨,今天天气非常好,太阳照着院子里的棕榈树,把绿光都折射进屋子来,分外好看。

广州是一个多么好的城市啊,真舍不得离开。我心里想。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