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谍报队长 巧妙逃离东北林彪共军(图)

2017-06-11 00:10 作者: 甄华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37年,国军开赴淞沪抗日前线,南京市民夹道欢送。
1937年,国军开赴淞沪抗日前线,南京市民夹道欢送。( 网络图片)

洪淦棠是一位从大陆到台湾的国民党老兵,曾是戴笠精选的军统情报员。抗战胜利后,国军奉命在东北剿共,他被林彪共军俘虏。凭借多年的特工训练,他巧妙地逃过了共军的审查甄别,虎口脱险,最后又随国军撤退到金门和台湾。

参加广州、江西抗战

洪淦棠1907年出生于广东省宝安县(现深圳市宝安区)洪桥头村。1937年抗战爆发后,20岁的洪淦棠参加粤系吴奇伟第九集团军所部的“战地随军服务团”,后任副团长。有关史料表明,“战地随军服务团”于1937年底成立,主要由粤港澳热血青年学生组成,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是爱国华侨。

“战地随军服务团”先是在广州协助抗战,广州失守后,他们随同第九集团军转战江西南昌、九江一线。

洪淦棠亲历了日军两次对广州和南昌的狂轰滥炸。“1938年5月,我们在广州待了一个月,亲眼所见,有3000多人殉国。作为随军救护队,目力所及,到处是残壁断垣,满目疮痍,好惨啊!”

后来,广州沦陷,随军服务团随国军北上,参加南昌会战。1938年下半年的一天,70多架日军飞机轰炸南昌,“真是惨绝人寰!”洪淦棠老人颤声说。

戴笠精选的情报员

1940年,经第四战区政治部主任梁华盛将军介绍,洪淦棠考入黄埔军校第四分校(燕塘军校)。军校不断迁移,从广东到广西宜山,最后在贵州独山落脚,经过三年艰苦求学,洪淦棠顺利毕业于第十七期。

毕业时,洪淦棠提出想去抗日前线领兵杀敌。恰逢军统局副局长戴笠前来军校物色人才,相中了体格出众、有抗日勇气的洪淦棠,破格选拔他进入重庆“军委会参谋班”特七期受训。

“戴雨农(戴笠,字雨农)少将是我们的班主任,他是军统局掌门人,我们都习惯性称他为戴先生。”在洪淦棠心目中,“戴先生”永远是一个偶像级人物。

经过严格训练,洪淦棠顺利结业,随后,又被选送到陆军大学战教班(一期)深造。集训一年后,洪淦棠成为一名文武兼备的高级特工,正式成为戴笠手下的一员干将。他被分派到“军委会国际科”工作,专门收集日本军事情报。同时,洪淦棠还兼任参谋班的教官。

亲人们的牺牲付出

抗战胜利后,戴笠将洪淦棠调往孙立人任军长的新一军,任该军新三十师二科上尉参谋,依然是主管军事情报。他便随新一军回到广州,接收日军投降和军需战略物资,然后奉命在广州休整。

洪淦棠这才有机会将太太和68岁的老父亲一并接到了广州。抗战期间,洪淦棠一心一意为了抗日救亡,并由于情报工作的特殊性,加上战事紧迫,长期不能回家探亲。“我太太在家里守了8年活寡啊!那时她还很年轻,嫁给我没有过上什么好日子……”洪淦棠的10岁女儿也被日军飞机炸死了。日寇侵华罪行,让洪淦棠痛恨悲愤不已。

刚刚安置好家人,部队发来一份电报,命令洪淦棠立即归队,北上东北剿共。

东北剿共

据洪淦棠自述,他跟随新一军先在香港待了两周,然后乘美国军舰北上,在海上颠簸了8天8夜才到达辽宁的营口。1946年3月下旬,新一军在秦皇岛登陆。

刚抵达时,秦皇岛的气温寒冷到零下20多度,让他们这些南方人极不适应。

洪淦棠说,当时东北战事混乱,很多现象简直是匪夷所思:那里有共产党、国民党、苏联的军队,还有日本残军,都混杂在一起。洪淦棠认为苏联军队偏向共军,并别有用心,苏军故意拖延时间,不愿将武器装备转交给国民政府,而是等待林彪共军的到来,将武器物资都交给中共,壮大其力量,并怂恿国共开战。

洪淦棠在孙立人新一军所部新三十师,在锦州一带同林彪率领的东北民主联军周旋。

东北战局开始时,在国防部长白崇禧的督战指挥下,杜聿明所部孙立人新一军、廖耀湘新六军、陈明仁七十一军可谓势如破竹,连克四平,直捣长春,打得林彪共军丢盔卸甲,沿松花江逃亡。国军目标直指东北共军大本营哈尔滨。

就在此关键时刻,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以断绝美援为威胁,国军被迫在东北停战。林彪共军得以死里逃生,东山再起。

在后来的昌图、铁岭一带的夜战中,作为先遣队队长的洪淦棠率领300人急行军穿插,夺取了共军一个据点。夜晚在据点里的一座红楼内休息时,不料共军布置的定时炸弹半夜爆炸,楼塌屋倒。洪淦棠大难不死,但腿部受了重伤,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才慢慢恢复元气。

伪装身份 虎口脱险

1947年,林彪共军又以3个纵队围攻新一军防守的城子街。双方激战两昼夜,洪淦棠战败被俘,随败兵被押往哈尔滨,接受共军的甄别、审查和关押。

“林彪的部队好笨啊!”2010年已经103岁的洪老先生笑着回忆往事。

共军不知道洪淦棠的真实身份是新一军三十师89团的谍报队队长。洪淦棠凭借多年的情报训练特长,谎称自己是上士文书。林彪共军基本上都是北方人,没有人能够听得懂洪淦棠说的广东粤语,加上要审讯的战俘太多,共方人员马虎潦草,让他蒙混过关了。共军关了他二个星期,就释放了他。

“也是他们看我个头不高、年龄也偏大了,留着也没什么用,就放了我一马。”

作为戴笠手下的老牌军统特务,洪淦棠就这样幸运逃过一劫。

洪淦棠先是从东北一路南下,经上海转南京,最后返回了广州,同家人再次团聚。后来,孙立人离开东北,就任陆军副总司令,洪淦棠遂继续追随他,再次回到孙立人所统领的部队服务。

1949年5月,洪淦棠随国军离开广州,撤退到金门,在炮兵部队任职,家眷则被安顿到台湾高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