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遭遇美国工会 难道只是文化冲突?(组图)


【看中国2017年6月18日讯】早在2016年12月时,中国民营企业的代表人物之一、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在美国投资6亿美元的汽车玻璃厂正式开始投产。曹德旺的在美投资计划早在2014年时就开始了,投资项目是对一座废弃的通用汽车厂进行整修改建,使它成为一家拥有现代化设备的玻璃厂。这间设在俄亥俄州莫雷恩代顿(Dayton,Ohio)郊区的玻璃厂靠近该厂的主要客户,美国大型汽车制造商每年都会在这里购买数以百万计的汽车挡风玻璃。

由中国的企业家在美国投资的厂家开始运作了,轰动了远在中国的企业界,也引发了舆论关注,新京报记者还对有“玻璃大王”之称的曹德旺进行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连线专访,而这位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的曹德旺也表示了对在美国的投资的看好。

如今工厂已运作了有半年时间了,出现了“水土不服”。6月12日,《纽约时报》刊文《中国工厂遇到了美国工会》,报道了曹德旺在美国建厂时遇到的困境,车间里的文化和观念冲突。曹德旺此前解雇了几位美国高管,认为他们没有时间效率,拿钱不干活。美国人却说中国工厂不注重安全、环保,生产线没有停下来工人上去就修。 看来从中国走出去的企业要适应美国的用工环境和工作习惯,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期。

 “玻璃大王”曹德旺于1987年在福建福清市高山镇成立福耀玻璃有限公司,后来该公司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汽车玻璃制造厂商,世界第六大汽车玻璃生产商。曹德旺的企业是在中国社会这个大环境下发展起来的,无论是社会背景,对工人权益保障,企业管理方式等,和美国社会的企业是大相庭径。在俄亥俄州代顿的福耀车间里,一些美国工人质疑该公司是否真想按照美式监督和美国标准来经营。

曹德旺
中国媒体对曹德旺在美国投资设厂的报道(图片来源:网易截图)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中国研究中心(Lieberthal-Rogel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主任玛丽・加拉格尔(Mary Gallagher)表示,在中国,曹德旺这样的企业通常会雇佣农民工在自己的工厂里工作,他们认为那些人比较顺从,而且中国的劳动标准执行得没那么严格。“他之前很可能从未经受过来自劳方的这种压力,”她说。中国政府对私营企业的监管留于表面,工人的权益得不到保障,中国工人也没有一个真正能维护自己权益的组织。中国的工会也是政府组织和领导的,是政府对中国工人进行监管的一种组织,与维护工人的权益无关。但美国工会是完全不同的性质,他们是工人自发组织,能真正为维护工人利益的团体。

福耀工厂正面临着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发起的激烈工会运动,以及一名前经理提起的诉讼,他说自己因为不是中国人而遭解雇。 UAW是美国最大的工会,成立于1936年,UAW为汽车业工人争取了一系列权利,如加班工资、带薪假期、医疗保险等。

来自福耀美国工人的投诉

福耀员工丽莎-康诺利(Lisa Connolly)抱怨说,如果没有足够早地提前申请带薪假,福耀就会以旷工为由对工人进行纪律处分。 一个名叫詹姆斯-马丁(James Martin)的前雇员表示,公司让他暴露在刺鼻的化学物质中,令他的双臂起疱,肺活量变小。(马丁今年1月在补休期间被解雇,理由是旷工记录太多)。 

 去年11月,美国联邦职业安全与卫生署(OSHA)对福耀的一些违规行为处以了逾22.5万美元罚款,比如没有足够好的锁定机制,以在工人修理或保养设备时,关闭机器电源。 该公司在3月份达成协议,将罚款金额减至10万美元,并采取纠正措施。如果投资者不了解美国的监管和政治环境——很多中国高管都是这样,因为在中国的劳动标准往往执行得没那么严格。

福耀的工人们表示,安全问题依然存在。员工德安娜-威尔森(DeAnn Wilson)抱怨称,尽管她在排放烟雾的机器周围工作,但她所在的区域没有适当的通风设备。而福耀的健康和安全主管约翰・克兰(John Crane)表示,那些烟雾是热空气进入寒冷房间产生的蒸汽。 

工人表示,中国的经理似乎把提高产量看得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重要。福耀的工人尼古拉斯-坦嫩鲍姆(Nicholas Tannenbaum)表示,当员工认为设备有问题,要求关闭时,“那个中国管理人员却说,“没有必要,” 并不理会工人的诉求。没过几个月,反映安全问题的坦嫩鲍姆被解雇了。“生产线还在运行,他们就跳上移动的传送带修理它,”他说。 强调福耀代顿工厂在规则的执行上相当随意,直言不讳者还会遭到报复。

工厂车间
在俄亥俄州的福耀工厂车间(图片来源:纽约时报截图)

中国管理者比例增加 

还有些工人表示,尽管该公司坚称,它想把工厂交给美国经理人管理,但是近几个月,它增加了中国管理者的比例。 这个情况和戴维・伯罗斯(David Burrows)的法律诉讼相一致。去年11月,福耀玻璃解除了美国工厂副总伯罗斯的职位。一同被免职的还有工厂总裁约翰-高蒂尔(John Gauthier)。 

“他们两个被解雇后,这里的中国色彩更浓厚了,”工厂工人杜安-扬(Duane Young)说。他说,中国人对培训美国员工、与美国员工分担责任甚至打交道几乎没有兴趣。 

曹德旺在北京接受采访时表示,他解雇伯罗斯和高蒂尔是因为“他们不尽职,浪费我的钱”。他叹息称,该工厂的生产力“没有我们在中国的工厂高”,还说“有些工人是在消磨时间”。

福耀厂方的改进和解释

福耀代顿工厂的人力资源副总裁埃里克-瓦内蒂(Eric Vanetti)承认,去年年底,工厂的确出现过动荡。他表示,在过去数月里,工厂的气氛已极大改善,在同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和解前,工厂就采取了很多新的安全措施。前不久,该公司还将生产员工的时薪提高了两美元。 埃里克还解释:公司并没有为了实现生产目标而牺牲安全。但他承认,“中国人和美国人之间的根本区别在于,中国人偏重速度,美国人喜欢分析事情,从各个角度把它想清楚。” 他还表示,福耀依然坚持原来的计划,打算在四五年内把工厂交给一个以美国管理人员为主的团队打理。前不久,他们又雇用了两名美国副总裁。 

不过,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政治经济学教授史为夷表示,中国在非洲和亚洲的海外投资都表现出不愿把业务交给当地人管理的模式。 “在管理层,你可以看到技术人员大多来自中国,”她说,“他们聘请担任高级管理职位的当地员工一般是人力资源总监。” 

希望中国企业能适应美国的社会环境

数据显示,从2000年至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在美国投资了近1200亿美元。但是爆炸式的投资也带来了出人意料的麻烦。就像从福耀车间里反映出的各类事件,我们也可以把它看作是文化与观念的冲突。但中国企业既然走出来了,就要适应当地的社会环境和管理模式,美国是个人权国家,企业精神也是以人为本,希望中国的企业管理者们能很快协调好各种文化与观念的冲突,在以民为主的美国社会中,既能发挥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又能适应美国的社会文化和企业精神,就像其他经营正常的美国企业一样,能够稳定和长久。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