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洪水滔天 江泽民草菅人命(下)(图)


《<a href=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gb/tag/江泽民 alt= '江泽民' target='_blank'>江泽民</a>其人》
《江泽民其人》(图片来源:大纪元)

接續〈1998年洪水滔天 江泽民草菅人命(上)〉一文

《江泽民其人》第十一章:洪水滔天死保龙脉 草菅人命哀鸿遍野(1998)(下)

4.大堤决口 哀鸿遍野

洪水期间,江泽民除了不断下令增派军队和武警,还指示各级官员务必增派人力物力严防死守大堤。据水利部门统计,仅长江沿途调动官兵及民工7,000万人次以上,投入财力物力100亿人民币。

在江泽民不同意分洪的情况下,在“严防死守”、“要人给人,要物给物”的指示下,100多亿元劳民伤财的财力物力投入并没有收到成效。从8月1日到8月5日,长江嘉鱼县排洲段、九江段、江心洲等民垸先后溃堤,8月7日,长江主干堤决口。

嘉鱼县外江民垸合镇垸是在8月1日最先溃口,决口处经过官民五天五夜的围堵、外围炸沉船舶、打桩,固定铺板,灌注泥石堵口等办法终于堵住了。但8月5日,长江嘉鱼县排洲段、九江段、江心洲等民垸先后溃堤。

长江嘉鱼县排洲段大堤内人口密集,是土地肥沃、风调雨顺的鱼米之乡,且工商业也很发达,工矿区林立。下游的二十多个乡镇近五十万人口,年富力强的劳力都上堤筑坝去了,滞留在家的都是年迈体弱的老人、妇女及初级中学以下的儿童。由于决口是发生在8月5日深夜,浸泡了一个多月的大堤终于抵抗不住越来越高涨的洪水的冲击,洪水一下子就决开了50米的大口,以摧枯拉朽之势向村庄、向工矿区、向学校、向农田奔泄。守卫在堤坝上的近100名武警官兵和民工当即被洪水卷走,睡梦中的老人、妇女及儿童有的还没惊醒就已被洪水吞噬。惊惶失措的人们有的爬上屋檐、大树,但不一会儿,屋檐和大树就在洪水的冲击中倒下了。祖祖辈辈的辛勤劳作创造的财富及栖身之地顷刻间化为乌有,鸡鸭猪牛等牲畜多数葬身洪魔的大口。从8月5日深夜3点到第二天下午,短短的二十四小时里,天塌地陷,数十公里内一片汪洋,洪流滔滔,哀鸿遍野。

大小官员们一面调配大车大船堵塞溃口,一面组织船只在洪水中抢救幸存者。但一切都已经晚了,咆哮的洪魔,没有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决口处推置粮袋、车辆也好,还是炸毁船舶也好,打几个水泡就没有了踪影。救护洪水中的幸存者更是爱莫能助,鞭长莫及,因为船舶上的官兵在凶猛的洪水中自身难保。救援工作受到很大限制。

8月6日到7日,除了一部分爬上大树、高楼的幸存者被救助以外,全县1.1万人“失踪”。事后,湖北嘉鱼县的民政部门内部统计得知,全县两次决口期间,在洪水中死亡及失踪妇女、儿童及老年人1.1万人,官兵及民工1千多人,很多家庭妻离子散,有一些家庭全数葬身洪水,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8月5日那天,长江下游的九江段、江心洲一同溃口,所幸这两地溃口都在白天,人员伤亡要少一些。8月7日九江长江主干堤决口,官员们一时间手忙脚乱,像热锅里的蚂蚁急得团团转,指挥员手足无措,下令胡乱向决口处抛进物品,只要能装的物资都向决口倾倒,推进大米、稻谷、黄豆等粮食达500万吨,大卡车50多辆,炸沉船18艘,后来调集一支来自张家口地区约200人的堵漏特种兵团,采取了外围打桩,固定铺板,灌注泥石堵口,终于把决口堵上。此次溃堤共造成了82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除排洲湾死亡1.2万人外,外江民垸合镇垸、九江段、江心洲及九江长江的四次溃口共死亡平民百姓6千多人,损失财产达500多亿元。

到了8月中旬,已有2.4亿人因洪水肆虐而撤离家园,与此同时,洪灾地区爆发了传染病,此后灾区人民一直承受着难以想像的痛苦。可是,被库恩称为“改变了中国”的江泽民,在这段时间做着什么呢?库恩的书里说9月初,江泽民邀请“15位杰出电影艺术家到中南海做客”,江泽民是要组织艺术家们为灾区难民搞赈灾义演吗?错了!照江泽民的话说,那完全是他自己“心目中的开心一刻”。书中写道,“曾庆红看到自己的领导江泽民兴致颇高,便邀请江背首诗。江从不怯场,他用俄语背了首诗。”“不出任何人的意料,江泽民主动地坐下来开始弹琴。曾庆红立即请嘉宾们一起跟着唱。”“江演奏的是俄罗斯旧日情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年轻女演员跟着唱了起来。接着,大家唱起了一首很流行的歌曲《大海啊,故乡》。“由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歌词,大家都唱了起来──尤其是江本人,更是引吭高歌。”在长江变成“汪洋大海”威胁著亿万人民的生命时,江泽民却高唱着“大海啊故乡”,一向讲究避讳的江泽民这时却又百无禁忌了,其心中何曾有一点关心人民疾苦的影子?

1998年举行的第七届河流泥沙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原水利部长、九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杨振怀在分析洪水造成重大损失原因时说:未按原规划使用分、蓄洪区,是致使洪水逼高的主要原因。

面对这一重大的决策失误,江泽民指示媒体进行全面掩盖,官员们统一口径、统一上报人员死亡及财产损失的数据,将统计数据缩小到最低限度。人员死亡与财产损失,实际情况是官方报导的五十倍以上。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对于江泽民违反自然规律、废弃水利专家荆江分洪的建议造成的惨重损失,库恩的书写道:“江赞扬了人们取得的成绩,并称他们的抗洪斗争证明了党、社会主义制度以及人民解放军的重要作用。”江泽民还不忘把中华民族扯上来为自己粉饰罪过。他说:“这一胜利还充分说明中华民族具有自强不息、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是具有强大凝聚力的伟大民族。”凝聚在哪里呢?当然只是在江“核心”的周围。

在中共的宣传机器中,在“百年一遇特大洪水”说辞下,如此惨重的人祸仿佛真的只是一场天灾,江泽民的罪责被完全掩盖过去。

这一谎言,不禁令人想起1959~1961年的那三年饥荒灾难。在那段时间里,中国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多达3000多万人,是人类历史上和平时期因饥馑死亡最多的一次,是8年抗日战争期间因战乱死亡人数的1.5倍。中共官方把这一灾难归咎于“特大自然灾害”。

但后来学者们却发现,在那三年中,中国并没有发生严重的自然灾害,只在局部地区出现过洪涝灾害和旱灾,属正常年景。发生如此惨祸的原因,是因为中共1958年所谓“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运动,把中国搞得民穷财尽,而当局为粉饰太平没有采取救灾措施。在国内人民处于极度饥饿状态下,还继续支援“社会主义小兄弟”国家,导致中国饿死那么多人。然而,一直到今天,三年饥荒的真相还被官方封闭着不敢让百姓知道,因此很多中国人把这场人类历史前所未有的人祸当成了天灾——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

面对这场惨绝人寰的世纪洪灾,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库恩的《江泽民传》里竟写道:“大洪水展现了江泽民作为工程师和诗人两方面的才华。”是的,罔顾客观规律,为了个人私利拒不分洪,可以无视数亿灾民的性命财产安危,这就是“江泽民作为工程师和诗人”的特殊才华。

5.猫哭耗子 现场做秀

这场前所未有的洪水灾难,还成了给江泽民脸上贴金、显示他“英明形象”的机会。把坏事变成“好事”,把自己造成的巨大灾难,变成为自己歌功颂德的机会,这是江泽民最擅长的本事。

8月13日,溃口堵上、洪水下落后,江泽民来到了湖北,在武警官兵铁桶般的保护下,他手拿麦克风,满面愁容地到长江大堤上发表了“精彩”的演讲,“抗洪抢险是沿江地区当前的头等大事,坚决严防死守,确保长江大堤安全”,对着摄像镜头喊出了“坚定信心,决战到底”等口号。

新华社荆州1998年8月13日发表了这样的消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总指挥温家宝等一起,今天冒着酷暑亲赴湖北长江抗洪抢险第一线,看望、慰问抗洪第一线的广大军民,指导抗洪抢险斗争。”在这样的时候,江泽民的“喉舌”们总是知趣地避开了此时最需要关注的灾民,避开了所有的“阴暗面”,把聚光灯照向带领人民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党的核心”。

自洪水退后,宣传部接到指示,要借“江主席”领导“抗洪斗争胜利的丰功伟绩”之势,为“江核心”造舆论,新一轮造神运动悄悄进行。于是中共的宣传口径和江泽民讲话的底气都有明显的提升。

中共报刊更是假借外国报刊之口,继续吹捧江泽民。甚至选用一些肉麻又可笑的语句为标题、副标题,赤裸裸地将江泽民捧上与毛、邓平起平坐的“伟人”之列。

6.蹊跷的洪水

1998年这场大水来得实在蹊跷。

在发大水的时候,北京流传着一种说法:江泽民,江泽民,江水淹死人,就是说江泽民上台会带来水灾。

此说法并非完全空穴来风。1996年,江泽民去南方路过一著名寺院。在大殿上香后,江泽民便来到钟楼。不料方丈以善言百般相劝:“施主万不可在此撞钟。”江泽民大为不悦,毫不理会,撞响了古钟。老方丈当场半晌无语,只是默默垂泪不已。后来有人得知,老方丈曾言道,江泽民本蟾王转世,钟声一响,必定引发中原水族作怪,从此中原大水连年,再难平安。

在那之后,中国大陆水灾似乎确实比过去来得猛了。在98年这一江泽民的本命年,中国出现了前所未见的洪灾。在后来几年,中国洪灾仍然频繁。

蟾王钟声一说,或许有点难以考证。但江泽民的确嗜水出名,一生不能离水,出访时亦不忘随时到水里泡泡,媒体上流传很广的就有他在夏威夷和死海游泳的照片,他入住的酒店也多选养有水生尤物。江的突出的蛤蟆眼及大嘴薄唇外貌特征酷似蛤蟆,五指张开的爪式鼓掌方式乃江的独家专利。

国外近年来人们从研究圣经《启示录》、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唐朝《推背图》等古今中外的著名预言中,发现江泽民在现在扮演着一个非常特殊的角色,给中国以至全世界都带来灾难。

江的出身和水有密切关系。法国著名预言家诺查丹玛斯曾预言“一个虎年出生的三水之人将给东方带来巨大灾难”。江泽民1926虎年出生在江苏(一水),发迹于上海(二水),到北京后当上“三位一体”后居于中南海(三水)。提拔他发迹的几个人也带水性,例如江冒认江上青为养父而得到张爱萍的提拔,萍有水字;在上海得到汪道涵的提拔,汪有水字。江的政治恩人薄一波,帮他搞掉北京帮,波带水字。大家知道蛤蟆平生喜水忌土厌火,所以紫阳、乔石等必犯其忌。

浙江余姚县(现在改为市)有个“河姆渡遗址博物馆”,1982年,河姆渡遗址经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河姆渡遗址博物馆”的招牌题词是由乔石写的。江泽民得势后1992年9月去参观,看到题词是乔石写的,脸沉得很厉害。乔石名字的土石就是克江泽民的水,江容不下乔石,看见他的题词就生气。于是1993年5月,终于借口博物馆整理后重新对外开放,把乔石的题词拿下来,挂上了江泽民的题词。

令人惊叹的是唐朝《推背图》第五十象直接预言了这场和江有关的洪灾,第五十象的图示画的是一只很凶的虎在草丛中寻食,成攻袭之势,其谶语中一句“兽贵人贱”寓意深刻。

第五十象颂曰:“虎头人遇虎头年,白米盈仓不值钱,豺狼结队街中走,拨尽风云始见天。”

“虎头人遇虎头年,白米盈仓不值钱”指属虎的当权者江泽民(“虎头人”)在1998寅虎之年(“虎头年”),出于私利不正常处理洪水导致严重洪灾。众人为了挡住大堤缺口,把许多的粮食当杂物抛入河中浪费掉,滚滚而来的洪水,更冲毁了无数“白米盈仓”,这些平日最值钱的东西瞬间就成为一钱不值的废物了。

后两句“豺狼结队街中走,拨尽风云始见天”暗示了一场正邪较量大风暴的来临与结局,形象比喻出江执政期间的军警司法等国家机器的行为表现。

五十象中金圣叹批注说:“此象遇寅年遭大乱,君昏臣暴,下民无生,息之日,又一乱也。”

前两句读者自明,后面“息之日,又一乱也。”喻98年大洪灾之乱刚过,未及喘息,1999年江对法轮功的镇压接踵而来,这“又一乱也”,将在下章详细讲述。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