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兵轰炸东京 中国百姓鼎力相助(组图)


B-25米切尔型轰炸机从大黄蜂号起飞。
B-25米切尔型轰炸机从大黄蜂号起飞。(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1942年4月18日,美国陆军航空队中校杜立特,率16架B—25轰炸机,从“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发动了对东京的空袭。轰炸结束后,由于美军在空袭行动前并没有与中国方面沟通,以至当他们按计划飞到中国沿海时,飞机燃料耗尽,除1架迫降苏联、3架迫降中国海岸外,其余12架飞机的机组人员都在浙赣上空弃机跳伞。在中方的帮助下,美军轰炸东京的任务得以完成。

然而,空袭一个月后的5月18日,日军出动五万人向浙赣线发起全面进攻,占领并彻底摧毁了曾经准备给杜立特降落的衢州机场,并对掩护救助过美军飞行员的当地百姓进行了残酷的屠杀和报复。中国为杜立特的这次成功的空袭行动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

灵光乍现的奇想

1942年1月10日,美国弗吉尼亚州诺福克海军航空兵的机场上,弗朗西斯・洛海军上校目不转睛地盯着机场跑道上的一道横线,那是海军航空兵的舰载机飞行员在岸上机场训练起飞和降落时为了标明航母甲板长度而画的,对于舰载机飞行员来说,这条横线早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但却让潜艇军官出身的洛上校的脑子里灵光乍现,一个大胆而极具创造性的想法出现了!

自从一个月前的珍珠港事变后,盟军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败退,现在日军已经打到了印度尼西亚,美国的民众和舆论对军方特别是对海军压力很大,“海军在哪里?”他们迫切需要军方迅速对日军进行反击,打掉日本的嚣张气焰,振奋盟国的民心士气。毫无疑问,最好的反击就是轰炸日本本土,但此时虽然美国海军在太平洋上还有3艘航母,但是其他水面舰艇所剩不多,再加上舰载战斗机无论是性能还是飞行员素质都远远不及日本海军,要是派航母舰队去轰炸日本本土,那就是把航母舰队往虎口里送了。而陆军航空兵——此时美国还没建立起独立的空军,陆军航空兵就是日后空军的前身——手上虽然有一些轰炸机,但现在盟军控制的机场距离日本本土太远,没有一种轰炸机能飞到日本。

所以海军一直在苦苦思考该如何去轰炸日本本土,洛上校正是从这条横线上大受启示,想出了派陆军的轰炸机从航母上起飞去轰炸日本的妙招,立即赶去华盛顿向海军作战部长欧内斯特・金上将汇报。金上将听后也很感兴趣,马上找来了自己的航空参谋伦纳德・邓肯上校,邓肯可是个航空专家,他听后立即表示陆军的轰炸机从航母上起飞问题不大,但却绝不可能在航母上降落,因为陆军轰炸机要比海军的舰载轰炸机大,降落速度更快,更重要的是没有尾钩无法钩住航母甲板上的拦阻钢索,所以没法在航母甲板上降落。但是他也对这个大胆的设想极为赞赏,没有彻底否定,而是对这一设想进行更细致更全面的可行性研究。

五天后,雷厉风行的邓肯上校就将一份完整的计划交给了金,金看了以后沉思片刻,说道:“去找阿诺德将军吧,如果他同意,就让他和我联系,但要注意保密。”金所说的阿诺德就是当时美国陆军航空兵的司令,后来第一任美国空军参谋长阿诺德上将。

吉米・杜立特中校
吉米・杜立特中校(网络图片)

阿诺德听完邓肯的计划,给予了热情而积极的响应,他请邓肯继续规划海军在这个计划中的任务,而自己则立即开始着手安排能够完成这次任务的人选,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吉米・杜立特中校,当时陆军航空兵中公认的最出色的飞行高手,他曾组织过美国第一支飞行表演队,多次在公开场合进行特技飞行表演,引起了巨大轰动。但杜立特绝不是只靠直觉玩特技的鲁莽英雄,他拥有加利福尼亚大学文学学士学位和麻省理工学院工程学博士学位,理论知识根底很深,加上对飞行技术的研究有着浓厚的兴趣,常常一连几小时在书桌上钻研分析各种飞行动作,研究如何将飞机的性能发挥到极致,并非常注意发动机、螺旋桨和燃料及润滑剂等因素对飞行的影响研究,是个学者型的飞行员。在20年代曾创造过横跨美国的最快飞行记录;在著名的施奈德航空速度锦标赛中利用学到的知识,通过精确计算在转弯时采取小幅度俯冲来保持直线飞行时的速度,并且改变螺旋桨的螺距来提高速度,两次刷新施奈德航空赛的速度记录。另外他还是完成航空史上首次外滚翻动作和仪表飞行的飞行员。阿诺德选中他并不仅仅是因为他过人的飞行技艺,而重要的是认为他具有能够带领手下去完成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任务的人格魅力。

果然阿诺德没有看错人,杜立特听完这个计划,就立即确定只有B—25符合这次任务的条件,而且还得进行一些改装。阿诺德当下拍板,让杜立特全权负责飞机改装和挑选训练参战飞行员。

至于轰炸机完成轰炸之后不能在航母上降落的问题,既然无法在技术上解决,干脆就换个思路,让B—25在完成轰炸后飞往中国降落,然后加入陈纳德指挥的由原来著名的美国志愿航空队改编的第10航空队第23大队。而这样航母舰队也只需要将B—25送到日本近海,不必等待B—25返回就可以立即返航,大大减少了航母与强大的日军舰队遭遇的可能,要知道当时这样一支航母舰队就已经是美国海军的全部家底了,可经不起再有什么损失了。

杜立特的改装全部围绕着减轻重量和增加载油量来进行,他拆除了机腹和机尾的机炮,只保留机头的12.7毫米机枪,这样在机组成员里还能减少一个炮手。凡是没有必要的设备全部拆除,甚至考虑到全程要实行无线电静默,那么干脆连无线电台都拆掉。然后增加三个副油箱,再要带十个可以装五加仑航空汽油的小桶,在飞行途中由炮手把桶里的汽油倒进油箱。这样一来,就可以使B—25在携带2000磅炸弹的情况下还能拥有3500千米的航程,勉强可以满足执行这次任务的要求。

接下来杜立特挑选了140名空勤人员开始在佛罗里达州彭萨科拉市的埃格林基地进行战前训练,训练的重点就是如何驾驶足足有15吨重的B—25在150米距离上完成起飞,为此海军也派舰载机飞行教官亨利・米勒中尉来进行技术指导,在杜立特和米勒的联手训练下,到3月底所有的飞行员都能完成在150米距离起飞,个别技术高超的人起飞距离甚至只需要90米!在航母上起飞完全不成问题了。

提前起飞 加剧困难

4月1日,16架B—25在旧金山装上“大黄蜂”号航母,杜立特和他的飞行员也一起登上了航母。第二天,“大黄蜂”号特混编队离港起航。

4月8日,“企业”号航母特混编队从珍珠港起航,于4月13日在东经180度海域与“大黄蜂”号会合,组成由哈尔西海军中将指挥的第64特混舰队,直扑日本。

杜立特轰炸机队从“大黄蜂”号航空母舰起飞时,“企业”号航空母舰上的战斗机已提前起飞担任空中警戒和掩护。

4月18日早上7点44分,“大黄蜂”号发现约9000米外有一艘日本的小船,几分钟后,就收到这艘日军小船发出的报警电报,尽管航母编队里的“纳什维尔”号巡洋舰很快击沉了这艘警戒船,但美军舰队行踪已经暴露了,日军舰队很快就会赶来。这里距日本本土还有约1200千米,比原来计划起飞的海域要足足远了450千米,现在摆在杜立特面前是非常艰难的选择了,是提前起飞,还是放弃行动?如果提前起飞,本来就紧巴巴的燃料就不够用了,很可能到不了中国沿海就会燃料用尽。杜立特思考片刻还是决定提前起飞,他向全体飞行人员宣布了这一决定,而且声明这次行动完全是自愿的,谁如果不想去尽管可以提出,由候补机组来顶班。大家都知道提前起飞意味着什么,但是没有一个人退缩,甚至候补机组里有人愿意出500美元来换取正选名额,都没有人换,要知道当时的500美元可是笔大数目啊。

航母上的地勤人员迅速给B—25油箱里加满油,补充因为汽油挥发而下降的油量,同时拼命晃动机翼,以便晃碎油箱里可能的气泡,尽可能给油箱多加一点油,因为他们深知提前起飞,增加了450千米的航程,燃料就更加紧张了,现在哪怕多加一滴都是好的。

8点18分,杜立特驾驶1号机第一个起飞。航母在汹涌的波浪里一上一下地颠簸,所有人都注视着杜立特迎着狂风开始滑行,航母以30节航速逆风航行,在甲板上可以获得50节的风速,为飞机起飞助上一臂之力,杜立特将发动机开到底,然后一拉机头,便腾空而起,而他所用的起飞距离还不到120米!本来阿诺德是只让杜立特负责飞机改装和人员训练,并不想让这样一位飞行高手去参加这样危险的行动,是在杜立特的一再坚持下才批准他率队参战。尽管这些陆军飞行员在陆地机场能在150米距离起飞,但航母到底是和陆地上不同,风浪的颠簸,一旦失手就是坠海的心理压力,让这些都是第一次上航母的飞行员忐忑不安,但现在杜立特的成功起飞无疑是大大鼓舞了其他飞行员的信心,于是一架接一架依次起飞,只用了一小时16架B—25就全部顺利起飞。飞机起飞一完成,航母舰队就立即转向返航。

美军本来是计划在距离日本本土750千米处起飞,在19日夜间飞到东京上空进行轰炸,20日白天飞到中国浙江的衢州机场降落,阿诺德已经通知中国方面在20日前做好迎接B—25降落的准备。但是美国人担心中国方面可能会泄密,所以没有告诉中国方面具体的行动计划,只是含糊地说有一批B—25是来增援陈纳德的航空队的。现在由于提前起飞将是在18日白天飞到东京上空,18日晚上飞到衢州,这个时间的变化已经来不及通知中国方面了。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美军飞机提前起飞也完全出乎日军的意料。日军一直以为美军航母上是海军的舰载轰炸机,航程只有1000千米,必须要到距离日本本土500千米处才会起飞,所以日军的所有防空部署都是按照这个判断来进行,认为空袭要来的话也是在18日晚上,所以18日白天可以说毫无戒备,这也是杜立特的飞机在轰炸时没有遭到任何日军飞机拦截的原因。

没有战斗机护航,没有无线电通讯,没有足够的油料,所以杜立特决定不进行编队飞行,而是让16架轰炸机各自为战分散行动。这些飞行员没有人知道自己在日本上空会遇到什么,没有人知道自己是否能飞到中国,甚至没有人知道衢州机场究竟在哪里,更没有人知道是否还能活着回家。但是他们依然义无反顾地飞向了日本,在经过5个小时的超低空飞行后,杜立特的1号机首先飞到东京上空投下了炸弹,其余15架飞机也都顺利飞到预定目标上空投下炸弹,没有任何损失。

区区16架飞机,投下的炸弹总共才不过14.4吨,给日本造成的物质损失微乎其微,但是对于日本的精神打击却是异常沉重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使日本海军立即确定进攻中途岛,以杜绝今后可能再有的对本土的空袭。而正是在中途岛海战中,日军损失了4艘主力航母和300多名最优秀的飞行员,成为太平洋战场的重要转折点。

中国百姓是救命恩人

16架飞机在轰炸时异常顺利,但返航时提前起飞的恶果就全部暴露出来了。除了8号机因为油箱漏油眼看肯定飞不到中国,就临时飞到苏联海参崴之外,其他15架都飞到了中国浙江沿海地区,应该说运气还不错,当时正好有一股向西的强风,借助这股风力,使B—25大大减少了油耗。当然这批飞行员的技术也是很过硬的,经过长达13个小时的飞行,还是从没飞过的陌生航线,基本上都能够飞到大致的预定地区。但到了浙江之后,已经是深夜时分,又有风雨,根本看不清地面情况,加上燃料耗尽,又联系不上机场,就只有迫降或弃机跳伞了。

在飞到中国的15架飞机中,2架是在日军占领区迫降或跳伞,机上10名机组人员有2人在迫降中死亡,其他8人被俘,其中3人后来被日军处死,1人死在日军监狱中,最后只有4人活了下来。

另外13架飞机上的65名机组人员中,除1人跳伞时意外死亡外,64人都得到了中国军民的救护,最后都辗转回到了大后方。

就以杜立特的1号机来说,20点10分飞过了中国的海岸线,由于夜色沉沉,又有大雨,根本找不到可以迫降的地方,到21点30分眼看燃料就要用完,杜立特只好下令跳伞,1号机最后是撞上了安徽宁国市云梯乡毛坦村的一处山头,5名机组人员都在浙江临安县西天目山一带落了地。

杜立特落在浙江临安县西天目乡盛村的一块稻田,后来找到了山间的一处小磨房,他在那里避雨,但四面透风的磨房根本抵御不了雨夜的寒意,使得杜立特被冻得够呛。天亮后他在山路上遇到了一个当地农民,杜立特事先还特意学过一句中文:“我是美国人!”可惜他的语言能力太差,农民肯定没听懂这句话,连手势带比画,也没法交流,最后农民把他带到了2公里外的白滩溪浙西行署所辖的青年营驻地,青年营营长李守谦会点英语,但并不相信杜立特说的轰炸东京飞到这里跳伞,直到找到了降落伞,李守谦的态度立刻改变了,马上和他热烈握手,又派人去寻找其他的机组成员,并把杜立特护送到当地乡长家里,热情款待。很快副驾驶理查德・科尔也在附近被村民发现,他和杜立特一起在19日上午由李守谦带人护送到浙西行署所在地潘庄。

1号机领航员亨利・波特、投弹手弗雷德・布雷默、枪炮手里保罗・伦纳德则降落在离浙西行署三十里地的青云桥地区。波特和布雷默被当地的农民自卫队发现,被当作日本间谍捆绑起来,所幸遇到了略懂英文的小学教员朱学山,这才解除了误会,并一起去找到了伦纳德。中午三人在青云桥区区长李关安和朱学山陪同下前往浙西行署。当天下午,杜立特1号机组的全体成员在浙西行署主任贺扬灵的官邸里重逢。

7号机机组的经历更是曲折,他们是在浙江三门县鹤浦镇大沙村的海滩上迫降,飞机在海浪的冲击下整个头朝上倾覆在海里,五个人全都受了伤,而且其中四个人都伤得很重,五个人挣扎着爬上岸,大沙村的村民立即赶来救援,保长许昌冲安排人把飞行员接回村里。这里属于半沦陷区,日军经常前来,如果不能在天亮前把这五位飞行员转移出去的话,天亮后很可能会被日军发现。保长许昌冲马上联系了南田岛的抗日游击队,在游击队的护送下连夜将五位飞行员送到了三门县海游镇卫生院,说是卫生院,实际只有院长任超民和女护士洪漪两人,什么药品和设备都没有,只能给伤员进行了最简单的包扎。20日,台州临海恩泽医院的陈省几、陈慎言父子两位医生赶到海游镇帮助医治。但很快得到日军正向海游镇逼近的消息,陈省几、陈慎言和游击队一起抬着伤员转移到50千米之外的临海。虽然临海恩泽医院规模比卫生院大,但医疗条件也好不了多少,好在两位医生医术高明,除了机长特德・劳森以外,其他伤员的伤势都稳定了下来。22日,15号机组的托马斯・怀特是杜立特飞行队里唯一的军医,他闻讯后也赶到了临海,但是劳森左腿伤口已经感染,不得已进行了截肢。劳森手术后在临海一直休养了半个月,才在陈慎言一路护理下到达昆明。

64名飞行员分几批被送往大后方,他们一路上从飞机、火车、汽车、马车,直到毛驴、轿子、滑竿,几乎所有的交通工具都用上了,而给这些飞行员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沿途中国人民的热情接待,在当时物资极其匮乏的情况下,中国人民都是把最好的食品、衣服和住宿提供给他们。50年后的1992年4月18日,时任美国总统的乔治・布什在美军空袭东京五十周年纪念仪式上对此进行了高度评价:“在轰炸以后,那些善良的中国人不顾自己的安危,为我们的飞行员提供掩护,并为他们疗伤。在具有特殊意义的时刻,我们也向他们表示崇高的敬意,感谢他们作出的人道主义努力,是他们的帮助才使我们的飞行员能够安全返回。杜立特行动虽然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但这些英雄们一直受到美国人民的敬仰和尊重。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作出的伟大功勋,也永远不会忘记为自由和正义事业作出贡献的中国人。”

中国人民付出的远远不止这些,空袭一个月后的5月18日,日军出动五万人向浙赣线发起全面进攻,占领并彻底摧毁了曾经准备给杜立特降落的衢州机场,并对掩护救助过美军飞行员的当地百姓进行了残酷的屠杀和报复。浙赣一役衢州军民被杀25万人,另外日军还在衢州实施了细菌战,致使衢州鼠疫、霍乱横行,染病者超过30万,病死超过5万人。可以说,中国为杜立特的这次成功的空袭行动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但是中国人并没有被日军的血腥屠杀所吓倒,在这之后,几乎所有跳伞在沦陷区或半沦陷区的飞行员不管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都无一例外受到掩护和救助,可以说这些救助飞行员的普通百姓,和战场上英勇战斗的战士们一样勇敢,一样是民族的嵴梁!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