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员嫖娼奇闻大曝光(图)

2017-12-09 11:03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1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无神论“引领”下,中共官场淫乱已成风气。图为江泽民在会场紧盯女服务员。
在无神论“引领”下,中共官场淫乱已成风气。图为江泽民在会场紧盯女服务员。(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12月9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近日,西安落马官员赵红专成为被当局通报在境外接受有偿性服务的第一人。而中共官员淫乱成性近年不断刷新人们眼球,进京嫖娼,进修嫖娼,各类官员嫖娼奇闻频发。

赵红专成首个被通报“境外嫖娼”官员

中共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最新一期在公布西安腐败窝案的一篇特稿中,首次披露了2017年8月31日被双开的陕西省西安市原政协副书记、原副主席赵红专,曾在境外接受有偿性服务。

据微信公号“政事儿”12月7日报导,上述文章指赵红专“违反生活纪律,在境外接受有偿性服务;涉嫌受贿人民币320万元、美元90万元、欧元20万元、港币20万元”。

报导称,这也是官方首次指明,落马党员领导干部在境外接受有偿性服务。

据公开信息显示,赵红专在西安任职期间,曾多次出国访问。包括2011年与西安市政府代表团赴南非、摩洛哥、希腊等国考察访问。同年12月为某个商业项目落地西安访问韩国。

综合媒体报导,中共官员不仅包养情妇、搞权色钱色交易成风,外出嫖娼也成为恶习之一。

官员热衷“培训嫖娼”

2016年8月,中共云南省云龙县关坪乡纪委书记徐应龙在上海同济大学学习培训期间因嫖娼被抓。据陆媒《澎湃新闻》报导,该次培训内容涵盖所谓“增强法治思维提高法治能力”等等。

2016年5月,重庆市水利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冀春楼到北京参加国家行政学院第24期厅局级副职公务员进修班期间,在北京某洗浴中心集体“嫖娼”时被警方抓获,之后落马。据悉,该进修班学员开展了所谓“发扬革命精神,争做‘五好干部’”的中共党性分析活动。

2015年5月,扬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杨军在北京培训期间因嫖娼被抓。

上将张阳让人代付数十万嫖资

2017年11月28日,官方证实中央军委原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23日上吊自杀。这是中共40年中第一个证实自杀的“军老虎”。

香港《亚洲周刊》报导,据知情人透露,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曾交代,张阳送郭2500万元人民币;张在友人处藏匿1700万元人民币;张在深圳、东莞、北京多地嫖娼,由他友人支付数十万元。

纪委官员和警察嫖娼被当场抓获

2017年6月,一份中共广西河池纪委的通报在网上流传。据报,当地大化县一名纪委官员及警察在一酒店嫖娼被当场抓获。

该通报称,5月11日,在南宁北湖路万怡酒店,3男3女因卖淫嫖娼被抓。其中参与嫖娼的两名男子是大化县纪委干部覃某、大化县公安局警察韦某。

大化县一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向《南国早报》证实,网络热传的这份通报内容属实。知情人透露,覃某和韦某是到南宁玩耍,酒后相约一起到酒店嫖娼。

2016年12月9日凌晨,中共四川省纪委网站发布消息:德阳纪委书记刘锐因嫖娼违纪,立案审查。据称当月7日,刘在成都武侯区一家酒店嫖娼,被警察当场抓获,行政拘留十天。

中共浙江省委纪委书记王华元,2009年被“双开”,罪名之一即嫖娼。有趣的是,王华元此前对下属的嫖娼等“不正之风”,盛怒痛斥,数摔手机,骂得下属当场心脏不适。

此外,属于纪检监察系统官员嫖娼的还有,中共海淀区纪委监察局官员卢延庆2010年在海淀区某发廊内嫖娼被抓。

另据《澎湃新闻》2016年7月30日报导,陕西延安市志丹县公安局旦八派出所所长赵一国,被曝在酒店嫖娼时被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民警抓获。

2014年7月,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李书跃在京涉嫌嫖娼被查获。

重庆官员在本地小店嫖娼被抓

据《澎湃新闻》2017年4月15日报导称,4月6日,重庆市荣昌区委副书记、区长程晓阳在重庆市渝北区黄泥磅一小店嫖娼被抓。“派出所人员抓他现行时,他开始报了假名,后通过手机才查到他的真实身份。”一知情者说。

官员嫖娼要私企老板买单遭举报

有官员要私企老板为嫖娼买单,因次数太多,老板不堪其烦,实名举报。如深圳陈老板因一宗纠纷,经人介绍认识深圳政法委原巡视员王合意,王表示可以帮忙搞定,但要80万“好处费”。

2007至2011年,王合意前往东莞等地嫖娼四十余次,每次都由陈老板当皮夹子,可纠纷一直没解决。2011年5月,当王合意再次打电话表示去东莞“冲凉”,陈老板带上秘拍设备,录下证据及被勒索80万的录音。随后,陈老板把证据寄给纪检部门,2014年12月,深圳南山区法院判处王合意11年徒刑,没收财产50万。

陕西官员当着二奶的面嫖娼

今年2月12日,当事人刘姓女子在自己的微博帐号“你若盛开蝴蝶自来之”中称,举报陕西榆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就业促进科负责人徐某包养“二奶”,称二人还拍了婚纱照。

据称,为断绝二奶“离婚娶自己”的想法,徐某竟在酒店开房叫小姐,更当着“二奶”面淫乱。

法官集体嫖娼

2013年8月2日,有网友曝光上海市高级法院法官陈雪明、赵明华等5官员在夜总会集体嫖妓视频,官方确认后,事件令外界哗然。

2013年12月,网上热传短片,指湖北省高级法院一合名叫张军的法官嫖娼,据传与法官开房者女子是律师。法院最初藉文字游戏否认,后改口承认,并指已免去涉事人的庭长职务。

中共或毁于淫乱

在中共无神论“引领”之下,世风日下,中共官场淫乱已成风气。特别是江泽民上台后色情治国,带头淫乱,整个中共官场被外界认为“不是一般的烂”。

不过,近年官场性病盛行,党官淫乱已经自尝苦果。但高级别的官员患上性病,往往是秘而不宣。

外媒曾报导,2004年9月,中纪委、中组部曾下达文件,明确规定:凡属个人行为患上性病、淋病,患上爱滋病毒感染,经查核,一律撤销中共党内外职务。但由于调查发现中共党政官员患性病人数大幅上升。中纪委和中组部又转而采取姑息政策,结果是官员性病以更大规模蔓延。

据香港《争鸣》杂志2017年2月号披露,在秦城监狱、燕城监狱服刑的570多名地厅司局级或以上省部级高官,有460多名患性病接受治疗,包括副国级郭伯雄、令计划,省部级万庆良、苏树林、朱明国、周本顺等。患性病官员占在押者的八成。

《争鸣》2017年5月号报导,4月17日被查的原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涉及在负责巡视的5年中,涉嫌利用职务向涉嫌违纪、违法的高官、高管索贿泄密,频繁出入欢场,并因此得性病。

海外中文网站披露,落马后未审先死的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也长期患有性病。

2014年7月12日病亡的云南省副省长孔垂柱被指早于2009年就染上艾滋。港媒透露,孔垂柱、沈培平和云南省另一个现职高官有三个共同情人。当孔垂柱被查出感染艾滋病,他的情妇们因此要悄悄地去检查。并引发云南官场官员人人自危。

淫乱堕落是一个政权灭亡的前兆。史上有载,古罗马毁于淫乱。大陆前媒体人朱欣欣表示,淫乱和腐败将导致中共专制体制的自我毁灭。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