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双生缘(四)(图)

2018-02-11 07:00 作者: 齐嵋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说连载】双生缘(四)。(图片来源:pixabay)

(接前文)

第四章

接下去的十日都是忙碌,秋收,晒谷,分粮,收仓。事情一了,郭信便把消息传了出去,整个庄子顿时沸腾了。齐元英定下规矩,除农忙和围猎外,庄上的成年男子每日都有半日要训练,由齐元英带兵,其实用不着规定,大家恨不得整天都训练;妇人们有意参军的由独孤凤领兵;孩子们半日跟着郭信夫妇训练,半日跟着秦书奇念书。一时间,庄上热闹非常,晒场不够用,又平了一块地做训练场。

伍家的屋子在众人的帮助下,很快就建好了,待黄泥干透了就可以入住,伍夫人与刘氏忙着收拾,准备着搬家事宜,庄上各家都送了些新的餐具,器皿,日常用具,都是平日自家没舍得用的,让婆媳二人很感动。黑子爹会些木工活,给他们打了些简单的家具,很不好意思,就怕他们嫌弃手艺简陋,庄上的人就是这么淳朴实在,伍家人也逐渐融入这个环境中。当孙氏有些忐忑的对伍夫人说想参军的时候,伍夫人笑咪咪的说:“去吧,齐将军夫妇领的兵必是好的。我和你们爹商量过了,吉轩也去。”于是伍吉轩和孙氏都加入了齐家军。

可是有一个人却不那么高兴,郭信原本想着能和兄弟们一起操练,哪知道竟被派着当了孩儿王,心里老大不情愿,就去找秦书奇。秦书奇却问他:“郭信,你今年多大了?”

郭信想这有什么关系吗?“三十五了。可我身体比牛还棒!莫非你见我少了一条腿便觉得我上不了战场了?”

秦书奇又问:“十年后,你多大?”

郭信气呼呼的说:“我就是五十了,照样能打仗!”

“那再过十年呢?不说你,咱们齐家军的兄弟们呢?”

郭信沉默了,秦书奇说道:“想想齐家军的未来,将军和我可是把它交到了你的手上。要知道我们现在人少,这些孩子将来个个都必须是能掌一方的能将,我们之中就数你们夫妇的武艺好,这个担子得你们来挑啊。”

郭信心里沉甸甸的,是啊,现在他们是孩子,十几年后他们就是齐家军的主力了,自己怎么就没想明白呢?!他赶忙说:“明白了!你放心,我一定把他们教好!”说着就急急忙忙的去了。秦书奇不禁笑了,心道那些娃子们要吃些苦头咯,就郭信这急脾气碰上那些娃子的淘气劲,两边都要磨一磨了。转过头,继续在纸上写写画画,还有好多计划要做,很多事现在就得准备了,粮饷,兵器,装备,骑兵训练,就这么点人,这么点资源,有些麻烦呀!

快入冬前,庄上来了一个商队,郭信正带着孩子们练习下盘功夫,打头的大汉见着郭信,将长袍下摆往腰间一系就扑了过来,两人你来我往的过起招来,小山一开始吃了一惊,但见商队里的人和其他孩子都嘻嘻笑着,时不时还叫声好,便知那也是个熟人,两人想来是打惯了的。

两人过了四,五十招,郭信终于占了上风,将那人逼退几步,“好个蒋油子,平时没少练啊!”

那人嘿嘿一笑,“我今儿是累了,要不还能过上几十招!”

郭信大笑,“吹牛的功夫更见涨,别急,等你明日歇好了,再打过便是。一定让你心服口服!”忽然想起什么,拉过那人,悄悄的说,“我让你带的东西你没忘吧?”

那人眨眨眼,从怀里掏出个小盒,“就知道一进庄你就会追着我要,这不昨晚就拿出来揣着了。”

郭信大喜,赶忙接过来,“得,晚上上我那儿,我让慧娘给你做烤兔肉。”说着把东西揣到怀里,又觉的不妥,身上都是汗,就让孩子们先练着,跑回家先把那盒子放了。

云雀儿跑到那人身边,问:“蒋叔,你这回带头绳了吗?就像上次给桢儿姐姐带的那种。”

蒋游做出惊慌失措的样子,“云雀儿,蒋叔忘了,怎么办?”

云雀儿失望极了,都盼了几个月了,如意却说:“蒋叔又逗云雀儿了,以前就是这样骗我的,云雀儿,你就问他给你带了什么。”云雀儿一听,赶忙期盼的看着蒋游,蒋游被她看的招架不住,伸手拽了拽如意的辫子,“如意大了没趣了!”说着从牵着的驴子身上卸下一个箱子,对着孩子们说,“都过来,看蒋叔给你们带了啥!”

顿时孩子们把郭信走时的交待抛到九霄云外,把蒋游团团围在中间,大家都伸长脖子想看看箱子里面装了些什么,蒋游先掏出几朵头花,给几个女孩分了一分,又掏出一堆各式玩艺儿,什么泥人,九连环,弹弓,还有一包包糖块,按人头分给了各个孩子。孩子们顿时又叫又跳的耍了起来,郭信回来便见着他们这不守规矩的样,顿时黑了脸,收了所有的玩具,所有人加练一个时辰,孩子们顿时愁眉苦脸,而且回家迟了,到时候被爹娘问起来是因为不守规矩被加练,搞不好还要吃顿板子!

“你这蒋油子,尽给我捣乱!快走吧,庄主他们还等着你呢,记得晚上来吃饭。”

蒋游对孩子们挤挤眼,拉着驴队走了。一路上不断遇到人,打着招呼,来到了齐家门前,领着商队的几个人走了进去,齐元英和秦书奇已经等在院里。蒋游见了他俩便要行礼,被齐元英叫住进了屋。入了座,蒋游便取出随身的一本账册,上面记着这次的货物,和行商的出入账目。秦书奇接过去看了起来。

蒋游另掏出一本册子,“这是我找到的旧日简兵时被遣散的兄弟们的名册,大家听说将军还在,都高兴的不得了,要举家来投奔,我告诉他们山里地方小,我得先与将军,军师请示了才行。今日来,见到兄弟们开始训练了,将军可是定了主意?”

齐元英点点头,“有备无患,恐怕你更要辛苦了,当下之急需要一些兵器,可有主意?”

蒋游一思量,“朝廷对兵器管制很严,有这个手艺的铁匠都被管了起来,有一个地方倒是可以试试。”说着嘿嘿一笑,“这里往南两百多里有个小山寨,大概有几十号人,那日要劫我们商队,那些人手里倒是都拿着些兵器,看上去还不错。那个山寨名声颇坏,不光劫财,还害了许多过往商旅和行人的性命,我们劫了他们也算除了一害。”

齐元英哈哈笑道:“你总是有些歪点子!行,等你下山时就点些兵去吧,到时候让他们把东西运回来便是。正好这次秋猎又套了十几头驴子,训的差不多了,应该能用上。”

这边秦书奇已经看完账册,还给蒋游,“这次秋猎的毛皮还不错,已经硝好了。你明日去点算一下。当下只怕还要寻些开源的办法,你们行商的利润虽厚,恐怕也难支撑这么大一个摊子。刚才你说寻到旧日的兄弟们,都在哪里,做何营生?”

蒋游道:“当年被遣散的兄弟们大概有两,三万人,我找到了约有一万多人,分散在各处都有,大多回乡耕种,也有做了工匠的,有的行镖,也有在官府里做了小吏的。多数互相之间有些联系,有些没和大伙儿联系上的便不知去向了。”

秦书奇一转念,“你手下有没有得力的可以自己领个商队?那些兄弟们若愿意的可以跟着你行商,或是开个镖局。”

蒋游答道:“他们跟着我行商多年,大多可以独挡一面,待我和他们商量,带上昔日的兄弟们多组几个商队,应该可行。”

秦书奇又问齐元英:“将军,您看这次劫山寨,只是劫兵器还是剿灭?”

齐元英略一沉吟,“变数太多,还是由蒋游当场定夺吧,我们齐家军不会滥杀无辜,但除恶也不必犹豫。”

蒋游肃然站立,抱拳道:“末将领命!”

齐元英笑道:“快去歇歇吧,货物交给书奇就好。”

蒋游行了礼,与秦书奇走出齐家,交接了货物,就往郭家走去。刚一进院子,便看到院里大大小小的竹匾子上晾晒着各种草药,见着郭信,笑道:“几个月不见,你连草药都能炮制了!”

郭信捶他一拳,“挤兑我?还记得太医院的伍院正吗?他们一家也到了这里。他们的院子小,就晒些草药在这里。”

蒋游大喜:“将军中的毒有治了?!快带我去拜见伍院正。”

郭信领他到了伍家屋后,那里搭了个小棚子带个灶台,专门炮制草药。伍存殷正在检查一批蒸好的制首乌的成色。蒋游上前拜见,他的变化不算太大,伍存殷略略一想,便认出了他,“蒋参将!”双方一番叙旧。蒋游看着那制首乌,虽然对药材不甚精通,但他也看得出这制首乌成色很好,便问道:“这首乌,先生自用吗?”

伍存殷道:“哪用的了这许多。原想着炮制一些出来换些家用,哪知去山下的药店问过,价却极低,实在不忍将这好药如此贱卖,索性炮制出来送与庄上的各家各户。”

蒋游喜道:“军师问我可有开源的法子,眼前不就是一个!草药在这附近不好卖,可在城里和远一些的地方价却极高。先生可能帮着炮制一批?人手方面我来安排,到了关键处先生叫他们避开便是。”

“哪有什么可避嫌的?有想学的尽可以来学,只是出师前还得由我和吉闵把着关。这山中首乌甚多,就先学着制首乌吧。”

蒋游大喜过望,当下与伍存殷详谈采药,制药的流程和注意事项,准备明日就去禀明将军和军师,安排人手,上山采药。这样一来,原来的行程计划只怕也要有所改变,商队的一部分人得留下来等着这批药制好才出发。

晚上慧娘进屋,总感觉郭信和平日里有点不同,只见他有点扭捏的掏出一个小匣子,递给她,打开一看,里面是盒防冻的手油,“我见你去年冬天裂了手,便托蒋油子带了手油。”慧娘心里一暖,涂了些在手上,“放心,今年不会再裂了。”类似的一幕这晚在庄上许多人家上演着,星星点点的灯光衬的山庄格外温馨。

(未完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