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共产主义污垢 著名苏联演员被揭服务克格勃(图)


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的前克格勃大楼,目前是共产党迫害和苏联占领纪念馆。(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的前克格勃大楼,目前是共产党迫害和苏联占领纪念馆。(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看中国2018年2月23日讯】刚刚解密的克格勃档案显示,前苏联著名演艺界人士曾是克格勃线民。有评论认为,虽然苏联秘密警察严密控制社会各个角落,但由于苏共体制早已病入膏肓,仍然无法避免垮台命运。

演员当线民 收集侨民情报

立陶宛不久前所公布的一批克格勃解密档案说,在苏联和立陶宛广受欢迎的男演员巴尼奥尼斯,以及著名小提琴家和乐队指挥索德茨基斯曾多年为克格勃服务。

专门处理这批解密档案的立陶宛民众抵抗和民族灭绝研究中心说,男演员巴尼奥尼斯在克格勃的代号是布罗诺斯,他在1970年被招募,任务是负责收集居住在西方,特别是美国的立陶宛侨民情报。克格勃曾要求巴尼奥尼斯访问美国时了解当地一些立陶宛侨民的性格、爱好等特点,以便这些人前往苏联立陶宛访问时便于克格勃跟踪监视。

乐队指挥索德茨基斯在克格勃的代号是萨柳塔斯,他在1962年就被招募,任务是说服在加拿大定居的父亲停止反苏活动,以及策反他父亲能返回苏联立陶宛定居。克格勃为此在1986年特别安排索德茨基斯前往加拿大同他父亲会面,但解密档案并没有说明父子两人会晤后的结果。索德茨基斯的父亲曾是加拿大立陶宛移民中非常活跃的反苏人士。

公开最后一批克格勃线民

立陶宛民众抵抗和民族灭绝研究中心说,苏共垮台时,克格勃把许多在当地的档案销毁或是运到莫斯科,目前留下来的档案全被解密公开,总共大约有近1700人曾为克格勃服务,巴尼奥尼斯和索德茨基斯是最后一批被公开的克格勃线民。

这两人已分别在2014年和2016年在立陶宛去世。两人生前都曾是苏联人民演员,并多次获得苏联和独立后的立陶宛政府颁发的勋章。巴尼奥尼斯因为主演过几十部电影在前苏联地区更是家喻户晓。

主演间谍电影 影响普京加入克格勃

巴尼奥尼斯在1968年拍摄的第一部反映冷战年代东西方间谍战的苏联电影“死亡季节”中扮演主角,几名叛逃到苏联的西方间谍曾是电影顾问,电影中的一些情节也取自间谍战中的真实故事,巴尼奥尼斯扮演的是一名在英国活动的苏联特工,后来被捕拒绝英国情报机构招募,最后在东西方间谍交换时返回苏联。

巴尼奥尼斯说,立陶宛总统2001年访俄,特别专门邀请他加入访俄代表团,在克里姆林宫会晤普京时,当立陶宛总统一一介绍访问团成员轮到巴尼奥尼斯时,普京立刻表示不必介绍,因为普京把巴尼奥尼斯当作自己的“教父”。普京说,正是受巴尼奥尼斯主演的苏联间谍电影“死亡季节”影响,促成普京走上为克格勃工作的道路。

社会震惊 亲友不相信

新公开的克格勃解密档案让这个波罗的海国家和前苏联地区社会震惊。巴尼奥尼斯生前几十年一直工作过的立陶宛帕内韦日斯剧院的同事,以及他的儿子都不相信这位著名苏联演员能同克格勃合作。目前是立陶宛戏剧导演的巴尼奥尼斯的儿子说,同绝大多数立陶宛人一样,他父亲认为克格勃是犯罪组织,当时对苏联解体和立陶宛能独立非常欢欣鼓舞。

小巴尼奥尼斯说,他父亲那次访美前,克格勃确实曾找过他父亲并下达指示,但他父亲对此嗤之以鼻。他父亲说,离开美国登上飞机舷梯那一刻的感受是告别自由世界。

被迫当线民 欺骗克格勃

演员巴尼奥尼斯生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表示,他70年代访问美国同当地的立陶宛侨民接触后返回苏联,他被迫向克格勃写汇报材料,但编造了许多细节。

立陶宛民众抵抗和民族灭绝研究中心说,那些充当线民的立陶宛人都不是自愿主动上门提出为克格勃工作。在这家专门研究苏共专制政权迫害机构工作的历史学家纳尔维达斯说,苏联秘密警察的触角波及立陶宛社会的各个角落,在那个年代,许多人为了能出国,为了个人事业,以及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出于各种原因可能被迫为克格勃服务,他估计当时立陶宛的实际线民人数能达10万人,其中甚至包括了他的教父。

面对历史真相 过程痛苦不容易

立陶宛历史学家说,一方面社会需要知道真相,特别是秘密警察当年如何镇压和控制社会。另一方面,立陶宛社会也应学会如何接受历史事实,清除共产主义污垢不是一个轻松容易的过程。

俄罗斯历史学家和记者穆列钦说,90年代立陶宛刚独立时,两名当地很出名的非常反苏和反共的议员也被揭露出曾是克格勃的线民,当时酿成很大丑闻。

反共抵抗最激烈

俄罗斯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立陶宛在波罗的海国家中对共产党政权的抵抗最激烈,立陶宛也是个有非常浓厚天主教信仰传统的国家,而苏共当时对立陶宛天主教社会的镇压更特别残酷,因此在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中,立陶宛清除共产主义污垢的行动非常积极。

尼科里斯基:“立陶宛社会和民众内心深处对过去苏联共产党统治的厌恶和反感可以说是根深蒂固。”

记者穆列钦说,由于不满红色政权,二次大战后曾有大批立陶宛人被迫移民国外,造成很多立陶宛人在国外都有亲属,因此,克格勃一直非常重视在西方立陶宛侨民的活动。

体制病入膏肓 克格勃无能为力

穆列钦说,他1988年曾到三个波罗的海国家旅行,亲自感到那时苏共政权在当地已丧失民心和失去控制。戈尔巴乔夫甚至还亲自看过他所撰写的见闻和感受文章,因此所引出的问题是,有那样多线民的克格勃为什么不能预测苏共政权危机,而苏共领导人必须依靠阅读记者报道来了解社会民情。

穆列钦说,他所看到的一些克格勃解密档案提到的仅是监视对象的许多个人隐私,比如家庭关系,如何酗酒等等,但却看不到对社会动态的判断掌握,因为许多克格勃工作人员所热衷的是向上司汇报自己发展的线民数量来换取奖励和渡假机会。

评论人士说,苏共体制当时早已病入膏肓,无论控制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克格勃有多么强大,仍无法帮助苏共摆脱垮台的命运。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