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良崮的黄昏 血战后天地含悲(图)

2018-03-11 06:00 作者: 朱夜

手机版 正体 1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忘不了那马蹄声喑号角幽啼的战场,更忘不了那血战后的天地含悲、羣山失色的孟良崮的黄昏……
忘不了那马蹄声喑号角幽啼的战场,更忘不了那血战后的天地含悲、羣山失色的孟良崮的黄昏……(网络图片)

  纪念张灵甫将军 高景亮

一曲哀歌吊夕阳,将军羲魄着忠良。

九州血泪弥孤愤,万里悲笳撼大荒。

气壮风云凭赤胆,光扬长剑吐青铓。

英名永共中兴业,收复河山慰国殇。

惨烈悲壮战争史诗

在生命历程裹,惟有那一天——民国三十六年五月十六日的黄昏,成为生命中永远不能忘怀的噩梦!孟良崮在微昧夕阳下,黄沙滚滚,杀声震天。一场腥风血雨的激战后,依旧是漫天硝烟,瞬息间雷雨咆哮,冰雹凌袭。这充满了悲凄绝望的战场,遍地是马蹄声碎,号角呜咽,连天地都变色了。多少年来,把一切忧患都还给了岁月,惟有那个黄昏,同整个生命息息依坿,是回顾中最为显目的足痕。四十年来,只要在倥偬中偶尔静神,思忆裹便凸现出那个黄昏战场。老兵未死,昔年在那个战场上飞扬喋血的少年,如今都已经白头。岁月不能逆流,当年那些壮烈捐躯的伙伴,化作杜鹃,早已成为白骨荒土,他们的血留在大地上,写下一页惨烈悲壮的战争史诗。

那是三十六年的四月,国军夏季攻势正在展开。大军在驱逐了梁邱山地的共军之后,就在四月的中旬,我方第一兵团、第三兵团围击盘据在沂蒙山区的陈毅部队,第二兵团守备着大汶口同兖州,用一部分兵力警备泰安同平阴东阿间河防。拉锯战到四月下旬,共军左翼部队第二、第七、第八、第九纵队由于伤亡惨重,全线向坦埠退却,他们的右翼部队第一、第三、第五、第十纵队,强袭下占据了泰安,随着宁阳的失陷,我方左翼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五月上旬,我方第一兵团向沂水、坦埠进击,第三兵团追击新泰和徂徕山溃退的共军,第二兵团反击宁阳同泰安。由于交通遭到的破坏严重,加以后方整备和粮弹补充,整个战线进展缓慢。共军获得了较长时间的喘息机会,从事整补和机动,他们把主力部队秘密集结在沂水、坦埠一带沂山老巢,第六纵队便经北左、放城、平邑、洞石钻隙南窜到梁邱山区。我方根据情报同空中侦察,判断共军主力已经北窜到淄博一带。五月十一日,我整编第七十四师奉命进攻坦埠,友军廿五师、八十三师各用一旅兵力作我师左、右两翼侧的掩护。同时友军的整十一师、整五师、整七十五师分向新泰、莱芜、吐丝口追击。整六十四师和整二十师的一部分,对共军第六纵队施行围剿,第二兵团正搜剿津浦两侧的残余共军。

五月十三日,我师与友军整廿五师一部继续攻击坦埠,遭共军第九纵队的顽抗。激战一天,入夜后他们全面向我第一兵团攻击。他们的第二、第七纵队在河阳附近分别向我方整四十八师同整八十三师盘笼山进攻,第一纵队攻向蒙阴,第六纵队窜到白埠附近,一部分向费县、上治窜扰,主力向黑峪子窜犯。第四、第八各纵队便向我师同友军整廿五师猛扑。这一夜的激战,整廿五师固守的旧寨、黄斗顶山阵地先后被陷。我师因为阵地过于突出,在十四日开始渐次向南转移,午后全部集结在孟良崮,占据阵地。友军整廿五师的一旅,也退守桃墟北侧高地,整八十三师十九旅退守万泉山。中国战争史上著名的孟良崮战役,就这么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天下第一师张灵甫

整编七十四师拥有辉煌历史,抗战戡乱中由于战绩卓着,纪律严明,被誉为“铁军”及“天下第一师”。张灵甫师长更是一位杰出的将领,他出身西安世家,曾经肄业北大,监于时局纷乱中才投笔从军,入胡景翼部军官训练团,旋又考入军校四期步科,毕业后分发国民革命军第廿一师,由见习官升任排、连、营、团长,北伐抗日各役,屡建奇功,并曾几度负伤。淞沪抗日之役调任陆军七十四军,自团、旅、师长到军长,每参与战役都身先士卒,在马廻岭、淞沪抗日、常德会战、常衡会战都著有战功,获得过多种勋章。张将军治军作战的余暇,熟读典籍,尤其精工书法,被誉为一代儒将。我师自从三十五年八月,奉命从南京开赴苏北剿共,不久便克复了淮阴、淮安、宝应、涟水,随又收复了沛阳、新安、郊城各要点,并直取临沂与蒙阴。一路兵威浩荡,使共军望风披靡。自从固守孟良崮之后,遭遇共军十几倍的兵力围袭,全师官兵发挥了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不退不降,誓死抵抗。

“施水”少女对我一笑

一塲惨烈血战,经过四昼夜的搏杀之后,弹尽援绝,几乎伤亡殆尽。少数轻伤的官兵,仍然坚守阵地,纷纷用刺刀、拳足齿牙和共军展开肉搏。四天以来,这个北地战场,眼见它堆积着无数尸骸,硝烟弥漫号角悲泣裹,仍然有零星的枪声,也还有三五名战士,同冲到山头的共军作殊死斗争。经过了四昼夜激烈战斗,官兵们没有吃一口饭饮一滴水。北地​​的烈日和浓重风沙硝烟灸烤,除了唇绽肤裂之外,饥渴得使人难支。当时我躺在两座岩石之间,望着高照的火伞,极思有一捧清泉入口。眼见伙伴们以自己的小便解渴,在几度犹豫之后​​,也只有不得已了,一经入口不知其味,确实感到有了精力。不远的一位女政工队员,她不肯喝自己的便溺,却也不愿把它浪费,她把那一捧黄汤从小盆倒进一个磁碗,对着伙伴们扬了一扬,立刻就有人争着把它接过喝了。看在眼裹,使我忘记了疲惫同饥渴,远远地对她唤一声“施水少女”,她对我挥手一笑罢了。

孟良崮上依然沸腾着怒吼喝杀声,夕阳似醉汉的脸,红勃勃地斜挂在西边的崦嵫上。

辟灵甫县建灵甫舰

民国三十六年五月十六日的黄昏,张灵甫将军站在石洞指挥所裹,他目视着洞外不远的厮杀,终于向天掷出长长的苦喟!他集合了在石洞裹的副师长蔡仁杰将军、五十八旅的旅长卢醒将军、五十七旅的副旅长明灿将军、团长周少宾上校、参谋处长刘立梓上校,对他们晓示守土卫国的军人天职,眼看阵地将失守,惟有杀身以表白一个军人的志气。将领们都表示了不能成功只有成仁的决心。张将军频频颔首,随着从容地写下了他的诀别书。

——“十余万之匪向我猛扑,今日战况更趋恶化,弹尽援绝,水粮俱无。我与仁杰决战至最后一弹,饮诀成仁,上报国家与领袖,下答人民与部属。老父来京未见,痛极!望善待之。幼子望养育之。玉玲吾妻,今永诀矣!”

孟良崮的黄昏,日头仍在崦嵫。这北国的战场仍笼罩着一片硝烟。厮杀沉寂了,枪声零落,再也听不到那呜咽的号角。共军已经冲到指挥所的石洞外,一名共干高举着话筒向石洞中的将领们喊话。在石洞里的张将军,他整肃衣冠,率领几名将领,用亢扬悲绝的声音,呼出了一阵口号。

——“中华民国万岁!”

——“三民主义万岁!”

——“七十四军精神不死!”

张将军呼完口号,率先举枪自尽,其余的将领也都追随着相继杀身殉职。这时,孟良崮上空倏然几声霹雳,天地昏暗了,从天上降下一阵冰雹,跟着大雷雨侵袭着这劫后的战场。

孟良崮的黄昏,转瞬间被罩进了一片黑幕,遍地是天地呜咽,山河咆哮!

战役结束之后,将军同成仁的各将领都受到明令褒扬,把鲁南山区一部勘划为“灵甫县”,并将巡洋舰一艘命名为“灵甫号”,颁发旌忠状,可谓“荣典优异,矜式羣伦”了。

阵中得子淡然微笑

笔者追溯往事,感喟裹倍觉苍凉!短暂的军旅生涯,每以能成为七十四师的一名士卒而感到骄傲。时在我师自南京出发之前,我因为随学校流亡到芜湖,一羣年幼的同学获得七十四师学兵队收容。不久随军出发,被分发到师部特务连,任二等兵​​,克复两淮之后,自二等兵晋升到下士,涟水战役后升任上士。进驻新安镇时,奉命调升司令部少尉侍从官。从此追随张灵甫将军,受到他的教诲与薰陶。深知作为一名成功的军人,非但要具备高深学养,还需要异于常人的胆识,以及以天下为己任,置生死于度外的革命节操。

灵甫将军治军严谨,尤其重视军风纪,军务倥偬,依旧手不释卷。将军擅长书法,字体近似于右任先生,那种于体字在他的钢笔书写下,别有一种遒劲洒脱之美,生平所见的好字,他的手迹应当算得是其中之一。此外,将军雅好摄影,记得在进攻蒙阴前,驻地民家庭园中有两盆鲜花开得正盛,他流连在花间徘徊,打开相机把它们——猎入镜头。将军不嗜酒,但好吟诗,还格外偏喜李杜,常在无意间琅琅上口。岳武穆的“满江红”词,被他用浓重的陕西乡音念出来,悲壮中还有一份亲切。

将军在上海保卫战时受到重伤,以致一脚微跛,不良于行。但跃马挥剑,依然英姿风发。他临事镇定从容,曾给予我极大的启示。每天在不同的战况中,他处置冷静。犹记奉命进攻涟水,将军召集各旅长,宴前把一柄短剑放置在五十八旅卢醒旅长的座次前。进餐时他宣布了涟水的进攻计划,短小精悍的卢旅长立刻手抚着那柄短剑,肃立请命。涟水一役,五十八旅苦战两昼夜,伤亡惨重。将军在枪炮声中踯躅远望,掩不了眉宇间的焦灼神色。直到捷报传来,他在长长的笑喟裹泫然欲泣。谁说战争无情呢?

最使我难忘的,是在攻下临沂不久,行军途中我把一份电报递呈给他,将军阅过之后淡然微笑,仓促间跃身上马。那原是一封报喜的电报,将军得子。我从他手上接过电报看完,抬头时只见他马上的身影已经驰远。战争往往使我们遗忘了自己,作为一位将领,他当时的心情不是外人所能领会的!

青史常留永垂不朽

蒙阴战役之前,有一位青年来到阵地,自称是将军的堂侄,远从陕西家乡来采望未谋一面的叔父。灵甫将军含笑接见,一番话敍后,将军声色依旧。不久那名青年被下令枪决,原来他既是共方的情报人员,又顽抗不肯归顺。每想到这桩事,便对灵甫将军的凡事镇定谈笑自如,十分钦佩。即使在孟良崮最后成仁的一刻,也是那么从容自若,不仅是英雄壮烈而已!

孟良崮战役,我师以孤军面对十几倍兵力战到最后的弹尽援绝,经过四昼夜的激战,每一名官兵都不曾有过一口饭同一杯白水的饮食下,仍然奋勇苦战,几至伤亡殆尽。虽不曾创造战争奇迹,但在戡乱战争史上,却留下可歌可泣的一页。

这一场战役十四年以后——民国五十年六月——中共曾经拍摄了一部影片“红日”,原意无非是想藉这部电影把孟良崮一役作为教材,没想到出现在观众面前的却是共军素质低劣和指挥官的愚昧,同时也把我七十四师官兵们坚强不屈,英勇壮烈的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共批判了“红日”这部影片,是“大毒草”同“毒箭”,这部电影的编导被指为“反动阶级复辟道路的先锋”。

岁月不会逆流,但凡是成功的人以及他们的事迹必然会站进历史。整编七十四师将士们凭头颅鲜血写下的诗篇,必定垂留不朽。四十年来,每逢五月十六日,我都用悲凄的心情悼念孟良崮牺牲的袍泽,这一天成为我生命中的梦魇。忘不了那马蹄声喑号角幽啼的战场,更忘不了那血战后的天地含悲、羣山失色的孟良崮的黄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