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双生缘(九)(图)

2018-03-14 12:10 作者: 齐嵋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说连载】双生缘(九)。(图片来源:pixabay)

(接前文)

第九章

接下来的一年里,桢儿日日来洞里随陵道人修习,道术渐长,身轻如燕,上下悬崖轻松自如,气针有所小成,定力也越来越深。

这一日,陵道人传完功后对桢儿说:“随我来。”一瞬间,两人已站在悬崖顶,陵道人问桢儿:“你可看出这山脉的走向?”

桢儿放眼望去,这大山原来由西北麓,西麓,北麓三条大山脉汇聚而来,北麓是主脉,绵延几千里,一直延伸到北方的草原,脚下这个悬崖正是三条山脉的汇聚点。陵道人说:“昔日大禹王治水,定下天下九州龙脉的走向,这里便是其中三脉的聚点,这龙脉布局至今未改。大禹王造九鼎为王器以辖九州,近千年来没人具足才德能够驾驭那九鼎,是以几个朝代以来都不能平定九州。”

转瞬之间,两人到了悬崖下的潭边,陵道人一抬手,三座青铜大鼎从潭水中浮出,悬在水面上方的空中,鼎上刻着古时的铭文和山河图,陵道人取出一个半尺见方的布袋,念了几句咒语,说道:“收。”那三座鼎便缩小至棋子大小飞入布袋中,陵道人将布袋交给桢儿,“这便是当年九鼎中的三座,天象即将大变,你要尽快找到其它六鼎,熔了它们铸成新王器,辅助圣主,天下才能有真正的太平盛世。”

桢儿问道:“我该去往何处寻找?还请道长指点迷津。”

陵道人却没有直接回答,“我已将能传授于你的东西都传给你了,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去修习了。你要找的人在昆仑,你现在所学应该可以帮你找到他了。事不宜迟,你今天就上路吧。”

桢儿不知今日一别还能否再见到陵道人,心中不由怅然若失,“道长,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陵道人笑道:“痴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时机一到自会相见。”说着,身形渐渐隐去。桢儿看着手中的布袋,沉甸甸的压在心上。陵道人说自己要找的人,莫非便是自己命中的师父?思及此,桢儿迫不及待的想尽快赶到昆仑山。桢儿回山洞和小鼠松猫儿道别,此一去不知多久才能回来,也不知是否自己能顺利集齐九鼎,松猫儿也仿佛知道离别在即,怏怏的趴在桢儿肩上,桢儿正要离开山洞,却见洞口墙上提了一首偈子,想来是陵道人所留:

缘结双生花
今生复来世
都道轮回苦
谁解其中意
道性心中存
迷中有归日

桢儿想起了遇到陵道人那日做的奇怪的梦,那僧人临走正是在自己脑中映出“缘结双生花”,这双生花究竟指的是什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带着许多疑问,桢儿回到山庄,向爹娘和秦书奇道明原委,秦书奇说:“但凡改朝换代,新王必须毁旧王器,立新王器,否则若德行不够不能驾驭旧王器,江山便不能长久,那高人将此事托付于你,可能这也是你必需的历练。”

齐元英点点头,“桢儿,你去吧,不要担心我们,我们相信你,你也要相信你自己。”

独孤凤取来一套男装,“桢儿换上吧,在外面行走还是男装比较方便。”又递给桢儿她的箫,”一路保重,若是遇上咱们的商行,你就捎个平安信回来。如意在她房里,你去跟她告个别吧。”

桢儿点点头,拜别了父母和秦书奇,来到如意的房间,如意正端坐在窗前看兵书,见到桢儿进来,高兴的叫道:“姐姐!”

桢儿笑着点点头,“如意,姐姐要出趟远门,今日便要出发。”

如意问道:“姐姐去哪里?何时回来?”

“如意可曾听说过天下曾有九鼎?得九鼎者能安定天下。姐姐要去集齐那九鼎,以助圣主平定天下,天下百姓才能有个太平盛世。”

“那九鼎只在传说中听过,从未有人见过,姐姐你去哪里找啊?”

“我也不知道,我会先去昆仑。姐姐不在的时候,如意也要好好练功学习,照顾好自己和爹娘。”

如意有点担心也非常舍不得姐姐,但是正如秦先生所说,世事如棋局,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承担的责任,“姐姐,放心吧!我会好好的,爹娘也会好好的。蒋叔说外面越来越乱了,你一个人上路要小心行事!”

桢儿应了一声,摸摸如意的头,转身走了。如意看着姐姐远去的背影,心中难过,姐姐要做的事那么难,一定也有很多危险,自己却不能帮上一点,真希望自己可以快点长大,那时就可以帮姐姐分担了。

独孤凤走过来,正看到如意怔怔地看着桢儿离去的方向,“如意,回去吧,别担心,你姐姐有了这样的能力,所以也就有了这样的使命和责任,你要相信她。”如意点点头,在心里暗暗下决心,今后学习练功要加倍努力,早日学成就可以帮到姐姐了!

桢儿离开一两个月时,还有平安信陆续从各地的商行捎来,看的出她在一路西行,后来渐渐出了商行的范围,便断了音讯。而山庄这边也无暇派出人手去追寻桢儿的下落,因为燕地出了状况,天灾重税之下,一群流民造反了,最初只是占领了一个乡,谁料迅速扩张成上万人的队伍,攻下当地县城,接着又连连攻克了附近的几个县,最后占据了燕地大半的郡县,朝廷调动驻守山海关的边防军前去镇压,哪知名义上有五万之众的边防军多达半数是吃空饷虚报的人数,剩下的两万多人也因常年不操练战斗力极弱,居然久攻不下那几个被流民占据的县城,双方僵持着。

山庄陆续收到商行捎来的燕地的消息,蒋游回到庄上,询问齐家军是否应有所行动。郭信道:“这些流民不过是乌合之众,多半不能成事,只要山海关防军围城一久,或降或杀,只是早晚的事。”

蒋游摇摇头,“如果只是流民,自然是如此,可是那里面却有个不能小看的人物。”原来那群流民占领当地县城后,原本只想抢了粮食便散了的,可是那县衙里管粮的小吏不但没有反抗,反而组织手下主动献粮给那些流民,并为他们出谋划策,才有了后来队伍的扩大,并攻陷了附近的几个县城,到了后来,这个名叫黎甫的小吏俨然成了这群人的领袖。

齐元英问道:“可打听到黎甫的出身来历?”

蒋游应道:“关于这个黎甫,还颇有些传奇,据说他原本出身一个农户,一日一位道人据说颇懂些风水,来到他家对他父亲说他家所在是一块风水宝地,这孩子以后必定会大有作为,甚至可能贵为天子。他父亲听道人一说,便倾力将他送入学堂,后来在当地县衙谋了个位置。”

郭信道:“这多半只是这黎甫为自己造势编出来的。”

蒋游却道,“这传说不足为信,后来发生的事,我才觉得此人绝不能小看。当时他们正攻打临县的县城,那县丞家的奴仆杀了县丞,带着他的首级投降黎甫,黎甫却下令斩杀那个奴仆,并将县丞的首级送了回去。那县里的百姓都传此人对敌人尚且如此,何况对自己的子民呢?于是当天便降了。这件事传开后,附近的几个县都归顺了黎甫,就连远一些的地方都有百姓投奔过来。依现在的形势看来,燕地很快就会尽入其手。朝廷的军队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郭信道:“这黎甫若不是大善之人,便是大奸大恶之人,十之八九是后者,就像莫思成一样。”

齐元英转向秦书奇,“书奇,你怎么看?”

秦书奇说道:“昨夜观天象,出现一颗将星,冲犯紫薇,这黎甫确实不可小看。不过我更担心的是天象显示北方会有大乱,恐怕北戎会有所动作。”

蒋游的神情顿时凝重了起来,“最近一直关注燕地的事,没有留心北戎,确实前一阵子去那里的商队回来报告说他们三个部落的首领聚到了一起,往年他们的年会却不是这个时候。”

齐元英问秦书奇:“我们大概还有多少时间?”

秦书奇道:“少则几周,多则一个多月。此时山海关边防空虚,他们很可能会从那里入关。”

几人一听竟如此紧迫,齐元英当机立断的说:“郭信,通知大伙儿,明日出发。蒋游,马上通知商行准备粮草和行军事项,传信给牧场,准备马匹。安排完来这里,我们一起确定行军路线和计划。”

按秦书奇的推测,北戎主力应该已经成军,说不定已在去山海关的路上,而从这里到山海关,就算是日夜兼程,至少也得二十多日,即使山海关的防军能守到那个时候,齐家军长途奔袭,作战能力也会大打折扣,更何况没有粮草跟上,路途上还有可能被朝廷的军队拦袭,直奔山海关并不可行。最后齐元英决定,由蒋游派人先向朝廷和山海关预警,由齐元英领先锋军经北麓山脉先到牧场,组成骑兵,直取北戎的后方,郭信和蒋游召集兵器营和各地的齐家军组成左右主力军,随其后进攻北戎。

这一战齐家军几乎全军出动,伍吉闵随军做军医,独孤凤也领着她的骑射团加入先锋军,庄上只剩孩子,老人,一些妇人和如意这帮少年。如意他们很想偷偷的跟上大人们去攻打北戎,但齐元英出发前特意嘱咐他们留守,以防有人偷袭山庄,看到齐元英郑重的把这个重任交给他们,这帮少年承诺一定守好山庄,每日都巡山放哨,操练不坠。

(未完待续)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