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教育投资仅次军费 现在幼儿园学费高于大学(图)

原标题:粒粒辛苦,幼儿园比高校学费高还成好事了?

2018-03-14 08:15 作者: 墨黑纸白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Getty Image)

【看中国2018年3月14日讯】有人说:“《锄禾》这首诗的作者李绅,其为官发达后,一天吃300个鸡舌,和以前写《锄禾》时那种杜绝浪费的心态,更不会有《悯农》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这就是古代做官就变坏的实例。”

高校竟然要和幼儿园比费用高低?追求呢?

真的是这样吗?纸白君并非考究派不做结论。但从新闻学对新近发生事件的观察角度来看,这种可能性并非没有,譬如说,某大学教授兼表这两天发表言论说:“高校学费比幼儿园还低,建议上调。”

不少网友可能是从粒粒皆辛苦和四海无闲田的双重角度,以及吸收了去世的赵丽蓉某晚言论,对着这位大放厥词的某教授某表进行了最朴实的问候:“上调你奶奶个嘴儿……”

这位教授兼表肯定没办法和古代名人李绅一个档次的,纸白君也不打算用李绅可能存在的奢望来讽刺我们现在社会中的一些荒诞,只是从现实的角度出发,这位教授兼表的逻辑肯定是出现了问题的。

幼儿园作为一个国家教育的最前沿阶段,去年帝都最为昂贵的一所幼儿园,都发生了骇人听闻的虐童事件,虽然伴随着诸多谣言,但对孩子造成了一定的伤害,这是毋庸置疑的。

是交给幼儿园的钱不够多?还是这所幼儿园所拥有的背景不够?还是其他什么?以至于孩子们在高价之下换来的不是良好的教育,而是让人们闻之涕零的遭遇?

价钱上去了,服务却下来了,这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某教授竟然以大学的姿态低贱的去与幼儿园的收费比高下,而不是从公民的角度出发,痛斥某些幼儿园的服务态度可憎、收费高昂,这真的对得起某表的身份吗?

按照正常的,符合人类思维的逻辑来说,某教授兼某表应该这么说,才符合人类的基本属性,即:“幼儿园的学费竟然比大学的还贵,让每一位大学生都上得起学都已经是大策略了,难道让每一位孩子上不起幼儿园是合理的吗?”

纸白君对某表这个兼职的要求其实并不高的,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要动不动就想坑自己表的公民们就可以了。

但从实际结果来看,似乎这种可能性也是不大的,正如他的这番言论,不是让幼儿园回归正常,而是要让高校在收费问题上也赶紧再飞起来,学去年的房地产的无耻呢这是?

说什么都可以,就是别说咱们国家穷

我们来看这位教授另一番奇葩言论:“中国在有限的财力下,对教育的投入已经超过4%,有人提出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但是我们国家有大量贫困、失业人口需要救济,有农业、医疗、养老等多领域需要国家财政补助,国家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太多。”

这段话的意思更明显,旨在表明“应该暂缓考虑扩展义务教育的年限,还是维持九年义务教育为好。”延伸一下就是说,无论是幼儿园纳入义务教育,还是高中纳入义务教育,对于这位教授来说,都是扯淡的事,咱们太穷了。

纸白君想对这位教授说的就三个字,穷你妹。我们去年在世界上震惊了多少国家?这位足不出户的二杆子教授估计是不了解的,连“美帝国”都被我们的世界性援助策略吓得吃了好几条鲸鱼,你个破教授竟敢说我们中国太穷了?作死呢?

换个角度来理解,为什么我们的农业、医疗、养老会出问题?为什么需要补助?因为我们的教育出现了问题,不能更好的培养出解决这些问题的人才,这些问题不是几个李绅这种所谓的悲天悯人高官可以解决的。

所依靠的只能是新一代的少年们,用他们的才学,用他们的智慧,用他们的创新去营造更多的社会效益,去弥补所谓的各种社会漏洞。这位教授却不这么想,想的是怎样让教育止步不前,怎样让孩子上学为家庭创造更多负担……

在他无耻的言论结束之后,紧跟着的结论也是很无耻的,他说:“在高等教育方面,大部分高校的学费在每年4000元至6000元之间,低于许多幼儿园一年的学费标准。”

无耻理论搞定之后,就是无耻执行力了,他接着说:“随着对于高等教育的投入已经非常巨大,而随着物价的上升,大学的办学成本也在逐年提高,因此他建议国家应该建立合理上调大学学费的机制。”

那么调到多少合适呢?一年10万好不好?说是学生们一年四千到六千只是学费,吃喝呢?学习恋爱技巧呢?再多学一个其他技能呢?或者再培养一个兴趣爱好呢?

把学生当高校的赚钱工具可以,但你不能把学生当成一个不吃不喝、不恋爱毕业后直接被逼婚,专业可能毕业后不符合社会发展,只用钱眼去看待每一位学生这很坑学生的。

学生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唯一依靠,别都给祸害坏了

坑学生是要有底线的,搞教育的甭总想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不是尔等宵小之徒该思虑的事。如果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学生,被你们坑得不像人样,毕业后面对残酷的社会,又无所适从,家庭陷入危机的时候,岂不就是社会陷入危机了?

还有就是别总想着跟幼儿园比高低,我们的孩子们为什么会被一些幼师欺凌?其根源在于,幼儿园收取高昂费用,用在幼师身上的寥寥。

纸白君所了解的,即便是在二线城市的郑州,幼儿园的学费一个月可能都3000了,但幼师的工资可能也才2000多。

带孩子有多辛苦,每一位为人父母的不言而喻,这些幼师们的辛勤付出,最后换来的回报却少得可怜,也就难免会有些幼师产出暴虐的情绪。

纸白君希望骂某些幼师素质低下的朋友们,请从另一个角度思考一下,你为孩子花的钱,是否被幼儿园用到了离孩子最近的幼师身上?如果用到了,那些幼师们为了自己的优质生活,哪里会像某教授某表这样去折腾自己的“衣食父母”?

而这位教授兼表可以说,在工资对比上一定是远远甩这些幼师几条大马路的,说是抱怨高校收费低了,其实无非是想也为自己多弄几块铜板而已,肥胖油腻老男人德行跃然纸上。

那么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出来了,幼儿园收取的高昂费用到底花到了什么地方?这可能不是某教授某表关心的问题,但应该是每一位初为人父母的普通公民们关注的问题。

教育的本真,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难道一个国家会因为公民们支付教育的钱少了,就停止办教育吗?我们所知道的是更多的国家会不惜余力的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教育上,回报才是会国家性的、未来性的。

结语:

即便是战乱中的民国时代,所投入到教育中的钱,也是仅仅略低于军费的,我们在家国摇摇欲坠的时候,仍然不忘记教育的重要性,这才多少年,立刻把教育当成无限制的摇钱树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