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事件引爆内忧 舆论冲击体制 习近平三天两发声(图)

2018-04-25 06:16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3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习近平称“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
习近平称“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4月25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当前震撼中国朝野的头条新闻莫过于中兴事件,一场“大国博弈”因为中兴一环而让中南海动荡不安。而中国国内舆论的争议和外界的关注同步,让诸多涉及中共体制问题甚至贪腐黑幕曝光天下,这让北京当局始料未及。

中兴事件曝光内忧外患 习近平三天两发声

据中共官媒新华社报导,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3日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指出,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要完成今年各项目标任务须“付出艰苦努力”,强调要“及时跟进监督”信贷、股市、债市、汇市、楼市的发展,“消除隐患”。美国制裁中兴通讯事件,暴露了中国先进制造业受制于人的弱点,会议要求“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积极支持新产业。

该次政治局会议特别强调,“制约经济持续向好的结构性、深层次问题仍然突出,加上世界经济政治形势更加错综复杂,要增强忧患意识”。要“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积极支持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发展”。

此前,习近平也于4月21日在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提出“要下定决心、保持恒心、找准重心,加速推动信息领域核心技术突破”。

海外独立观察人士郑经纬对《新唐人》表示,中共官方媒体发表习近平敦促中国发展核心技术的讲话,显然是有针对性的有感而发。

他分析说:至于习近平强调“保护知识产权”以及“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等语,则是为避免迫在眉睫的贸易战爆发而释放出的政策导向。这些提法看起来都很符合国际社会对自由贸易和公平贸易的要求,但在中共业已严重扭曲而且千疮百孔的体制下,习近平的这些愿望或意志究竟能够实现几分,实在是一件不容乐观的事。

中兴的“罪与罚”前后因由

中兴事件并不复杂。起源是美国禁止将含有本国零部件的产品卖到朝鲜、伊朗等受到联合国制裁的国家。中兴将产品卖给了伊朗,却不承认。但美国出示了证据,中兴只好认罚,于2017年同意缴纳8.92亿美元罚金,其余3亿美元暂缓7年缴付。

同时,中兴承诺中兴承诺解雇4名高管,并通过减少奖金等方式处罚35名员工。但中兴没有减少35名员工的奖金,并再次对美国政府调查人员提供虚假陈述。这在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看来,“这种令人震惊的行为不容忽视。”

因此,处罚迅速加码,2018年4月,美国商务部向中兴开出了长达7年出口禁令。中兴将不能采用任何来自美国的零件和技术来生产产品。

由于中兴通讯约有20%至30%元器件,包括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等从美国采购,这些核心元器件几乎找不到替代品。《福布斯》认为,中兴可能在未来几周内申请破产。

官媒称不计成本加大芯片投资 吴敬琏认为危险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在17日曾发表文章,称“将不计成本地加大芯片投资”。

在中国国内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吴敬琏,4月22日在清华大学CIDEG主办的2018学术年会就中兴问题表示,他不赞成这种提法,他说从网上的反映看似乎有一种危险,这种危险就是由于这个争论使得国家主义更加取得了优势,就是用更强大的行政力量去支持我们的有关产业。

吴敬琏认为,此事牵扯到对外开放是不是要继续,国内改革怎么能够更加深入,要解决一些制度上的重大问题。

吴敬琏说,他曾经在信息咨询机构里面工作过,芯片问题并不在于给没给钱,三年前建立的半导体芯片基金规模是4000亿,现在是有许多深层问题需要进行讨论:“我们作为一个研究者应该冷静、科学、客观的观察,去找到问题的根本,提出确实有利于我们这个国家、有利于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些正确的对应策略。”

事实上,自中兴危机一盆凉水浇头,已让国内各层面意识到中国在芯片等核心技术上与美国的差距。一时间,“无‘芯’恋战”、“中国‘芯’痛”等双关语进入媒体头条。

在这场内部反思中,已经触及内部体制问题。

比如陆媒《新财富》4月21日一篇报导批评,并非尖端科技鲜有投资,实际上,中国在半导体领域早就砸下了血本资金,规模数以万亿计。问题在于钱花到不该花的地方去了。

据称,中共的投资基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为大基金)股东们实力强大,包括中央财政、国开金融、亦庄国投、华芯投资、武岳峰等资方,还包括中国移动、上海国盛、中国电子、中国电科等电子信息公司。大基金于2014年9月24日成立,初期规模1200亿元,截止2017年6月规模已达到1387亿元。现“二期”正在酝酿中,规模或达1500-2000亿元。大基金撬动了地方政府层面的产业基金,截止至2017年6月,规模达5145亿元。大基金撬动的资金即将直逼一万亿元。

但尽管科研投入不存在资金缺少的问题,真正的挡路石其实是科研经费的分配问题,是花钱体系有问题,造成资源配置效率低、浪费大。

报导披露每年万亿的科研经费去向:一是每年开不完的会,出去玩的差。过去数年间,全国科研经费大概只有40%是真正用在科技研发,60%用于开会、出差。

二是买不完的设备。三是包装概念攒项目,套取课题经费。经费被滥用的情况在科研体制内部非常严重,有些重大课题动辄上百上千万,资本的诱惑大过踏踏实实搞科研。

中兴遭国资委狠批愚蠢 鲍彤指中兴所为其实是国家行为

据中国网络上流传的一份标题为《中兴通讯遭遇美国制裁事件的分析和反思》的文章提及,中国国务院国外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对中兴事件狠批称,“中兴通讯公司一系列应对都十分愚蠢和被动”,甚至影响“外交布局和国家形象”。

《新浪网》4月21日披露该文件,称由国资委研究中心发布,由国资委研究中心专项工作处处长、高级经济师王绛撰写。

文章称,“中兴通讯公司法务形同虚设。”中兴通讯公司高层赴美考察,董事长秘书电脑里关于向伊朗出口设备会议的全部会议记录,高层做的决策等等被美国海关检查时拦下来了,按照规定像这样机密的资料是绝对不容许带出国的。

文件列举,中兴不但未能处分涉事员工还配发全额奖金,却向美商务部指称已处分,被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 Jr.)指责“被抓住时说谎,在缓刑时说谎,在观察期时又说谎”。

不过,赵紫阳秘书鲍彤日前也在《自由亚洲电台》就中兴事件发声,指中兴作为中国网络安全和信息技术的一个要害企业,其问题是国家行为,只有中国共产党讲的清楚。

鲍彤说,中兴破坏禁运等种种劣行,压根儿不是该企业的“部分员工”力所能及的作为。也许,它是举国体制下正宗的国家行为?恐怕唯有领导一切的中国共产党有本领有资格有责任说得清楚。

中兴事件国内反思意外挖出“中国第一贪”

十多年前发生于上海的一场“汉芯1号”骗局,再次被曝光内幕。

来自陆媒“百家号”的一篇文章披露,时任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2002年从美国买来了10样摩托罗拉的56800芯片,然后找民工,将芯片表面的MOTO等字样全部用砂纸磨掉,将芯片打上“汉芯一号”字样,并加上汉芯的LOGO,接着通过层层关系,搞到了各种权威机构的证明材料,宣称是中国首个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端DSP芯片。

陈进一口气申请了数十个科研项目,甚至蒙骗国家总装备部申报了“武器装备技术创新项目”,前前后后没有一个机构发现问题,骗取了高达上亿元的科研基金。这一事件举国轰动。但最后竟然无人担责,无人受到法律制裁。

文章指出,汉芯造假丑闻给整个行业的发展环境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但真正受害的往往是真想踏踏实实做事的科研工作者,不少相关领域自主研发项目的立项审批和争取经费都受到了影响,有的进程严重停滞,有的推广遇到了困难,甚至胎死腹中。这一切恶果,延至今日,就成为中兴的困局。

据《希望之声》报导分析认为,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与“汉芯1号”骗局应有莫大的关系。上海正是江泽民家族的势力地盘,上海交大也正是江的母校。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有“中国第一贪”之称,其在中科院担任副院长和上海分院院长多年,长期把持中国科技领域地盘,其在中科院分管的正是全国高技术研究以及科研成果产业化。江泽民早在1999年就将“芯片自主开发”事宜交给自己的儿子江绵恒主导,同时让其大搞腐败。而江家权势极大,也就是整个事件无人受到法律追究、也无主管官员担责的主要原因。

江绵恒于1999年11月出任中科院副院长,以此身份,直接指挥了中科院、国防科工委、科技部、工信部、上海市科委等众多部门参与所谓“芯片自主开发”。而陈进2001年从美国回来,马上被委以承担“自主芯片”开发重任,正是江泽民主政时期。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