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人远天涯近》(二十九)(图)

2018-07-14 06:00 作者: 宋唯唯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说连载:《人远天涯近》(二十九)
小说连载:《人远天涯近》(二十九)(图片来源:Pexels)

荷荷呢,她没机会打扮得像雀雀这么好。雀雀只做一份工,她则做两份工作。白天在一家面包里做学徒;夜晚另一份工则是在香蜜湖一间24小时书店里值夜班。她和雀雀的相逢,都是在夜里,雀雀下班回来,正逢荷荷出门去上工。在鞋柜前,一个脱鞋回家,一个换鞋出门,彼此打个照面。眼睛里,叮嘱里,都是相依为命,唇齿相依的温情与凄惶。客厅的餐桌上,为雀雀留好了简单的饭菜。她们在这个城市,有了这么一个小小的窝,可靠的三餐一宿——这光景,是她们自己挣来的,看起来挺不错的,让人振奋,然而,一个月交不上房租,就什么都没了。尤其是荷荷,除了缴房租,她还要寄钱回家,两个哥哥都是需要钱的时候,有如青苗需要雨水。荷荷是义不容辞的及时雨,一份工是不够的,得两份。

荷荷夜晚做事的地方是一间24小时书店,她做午夜更夫,这时候买书的人稀少,也没人管她,她和另一个收银员看店,守夜,看看书,打个盹,其实很惬意。

海边的夜晚,一律风很大。从玻璃幕墙望出去,看得见密集的楼宇灯火,上方的天空,白棉花一样的云朵,在风里疾走。有月亮的夜晚,明亮的月亮在云絮间,飞快地出没、滑行、游弋。书店内呢,则是另一种庄肃和安静,云走风走,为由它是这城市的定海神针。书架顶端的射灯照出的圆形光柱,落在沙发上,书架间。这一束束幽静的光,令店内的氛围,格外确凿地,更漏深深。收银员坐在柜台内,惬意地低头瞌睡。荷荷坐在对着店门的一张沙发上,捧着一本书。有客人进来,自动门打开时,门铃会慇勤地响起,她就会抬起头,看一眼客人,打一声招呼。

令她满意的是,午夜的书店像一个私人的客厅,优雅、宁静、氛围清寂。满壁的书,温情的读书灯、软沙发,空无一人,午夜里唯一的动静是茶水间里琐屑的动响,热宵夜时,微波炉叮叮转过的细碎音乐,热水壶重新加热时,小小的沸声,沸水注入茶杯时的噗噗声,还有,午夜的柠檬茶包泡开时,明艳的茶色,牛奶融入茶水,似乎都是有声音的,这些静好的小细节,慰藉着荷荷。犹如老鼠掉进米缸里,每三天她都会囫囵吞下一本书的字。这么多这么多书啊,浩瀚的字海,她读了大半年,才读完右边书架“诗词古韵”中的一层。

她值班的时间是午夜十点至早上六点,和人交了班,走路回到晨光里安静的城中村,只来得及掏钥匙进门,和衣卧倒在床头,将身体摊平了,瞬间入睡。这睡眠是一点水分都不掺的,一合眼就浸入了黑甜乡。

另一份工,则是午后一点上班,八点下班。面包房有橙红的墙壁,安静的木头桌椅,洋气的茶水吧台,排列着咖啡机、果汁机,豆浆机,静静的奶油,果酱,很是具备童话色泽。荷荷系上一条白底绿条纹荷花边的围裙,带上一顶白帽子,转眼就成了童话里烤面包的女佣。然后,隔着一道玻璃墙,透明厨房里,烤面包的香味浓郁起来了,黑铁烤架上排列着菠萝包,甜甜圈,蛋挞,紫薯土司,葡萄土司,等等。玻璃柜台里,一只只托盘里,排着绿茶糯米糍,老婆饼,红豆草饼。还有糖水:百合莲子羹,银耳红枣羹,温良地盛在白磁盅里,这些都是供应给前来买下午茶点的街坊的。木头柜台上的一只粉色小盒里,整齐地摆放着一行一行的麦管、小叉、小杓,和鲜榨橙汁,新鲜豆浆杯放在一起.是一份居家街坊式的周到。

起初,荷荷是照顾店堂的小伙计,端着一只卡通的木托盘,跟随客人的脚步,按照吩咐,用卫生镊子取下肉松面包,奶油水果蛋糕,香蒜土司片……因为她乖巧清秀,好使唤,隔了几个月,被挑到玻璃墙里的厨房里,在大师傅身边打下手,她负责打鸡蛋,蒙着口罩,戴着手套,碗沿上轻轻磕开一只一只新鲜的鸡蛋,柔滑的蛋黄滑落在大缸一样的大碗里,手握着打蛋器,机械地将蛋黄搅得蓬松,打成蛋泡泡,送到炉前,交给配料的师傅。后来,又被分配去切水果,菠萝、芒果、西瓜、凤梨削皮、切片、雕花,融化巧克力,黑甜的液体倒进模子里,经过高温烘焙,做成各式各样的卡通小动物。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