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作家沙叶新病逝 曾曝江泽民自称“乌龟、神经病”(图)

2018-07-28 01:00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沙叶新因为六四发声和敢于批评中共极权获得广泛尊重。
沙叶新因为六四发声和敢于批评中共极权获得广泛尊重。(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7月28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以“假如我是真的”剧本轰动华人世界的中国著名剧作家沙叶新,26日凌晨5时许病逝,终年79岁。沙叶新因为六四发声和敢于批评中共极权获得广泛尊重。他还曾曝江泽民多桩丑闻。

沙叶新病逝 因良心和勇气获尊重

沙叶新的弟弟沙落雁26日在社群平台推特上宣布了这个消息,海内外媒体陆续也报导了沙叶新过世。

沙叶新生于1939年,曾任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1979年他创作“假如我是真的”剧本,作品取材自真人真事,描述中共文革之后官僚特权、走后门等荒谬情况,是1976年“四人帮”垮台后第一出大胆揭露当局腐败的文艺作品,引起民众广大回响,也惊动了中共中央宣传部。

时任中共中宣部长的胡耀邦后来在“剧本创作座谈会”上发表长篇讲话,对作家采取保护态度,反对对文艺作品妄加罪名,保住了沙叶新,但“假如我是真的”仍被当局禁止再公开演出。

这出戏后来在王童执导下在台上映,谭咏麟夺得1981年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此外该片还得了最佳电影和最佳改编剧本奖。

沙叶新创作多元,但“政治正确”不在他的创作考虑内。他写的剧本更多只能在香港或海外演出,譬如纪念胡耀邦的“良心胡耀邦”、纪念六四事件25周年的“自由女人”、还有描绘邓丽君一生的“邓丽君”等。

许多大陆知识分子怀念沙叶新,是因为他是不畏权势,是个有良心并说真话的文化界人士。1989年5月22日,在官方镇压之前,沙叶新当时也曾上街游行,振臂高呼,代表上海文化界支持北京天安门学运。

沙叶新晚年表示自己“不为权力写作”,并开始关注大陆的民主,并对中共诸多指责,曾被中共高层点名批评。

他曾撰文称,中共官场的腐败已经使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腐败的黑帮化、部门化、市场化、集团化已经导致中国处于历史上少有的危险时期。他认为,要挽救中华民族,必须彻底反腐败。要真正反腐败,根本之法,不在于打击力度的大小,而在于改变极权体制,在于开创民主政治,实施宪政大法,三权逐步分立,保障公民权利,实行言论自由,开放报禁网禁,民主选拔官吏,“主人”监督“公仆”,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真正的反腐,也才不至于陷于这样一种权力斗争的怪圈。

沙叶新曝江泽民发急自称“乌龟、神经病”

江泽民藉1989年六四事件上位,外界据有关六四的记载认为,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机会主义者。在六四事件之前,江在上海处理学潮爆出许多丑闻。

沙叶新曾在博客中披露,江泽民1987年在上海交通大学处理学潮时,江以所谓的一个学生运动的前辈自居与学生谈话,起先很受听,当江用英语背诵美国前总统林肯(Abraham Lincoln)的《葛底斯堡演说》时,有点炫耀的意味,发音欠准,被台下一个学生“嘘”了几声,江便“尊容失色”,指着台下质问:“谁?你上来,上来!”没想到该生真的上来了。江连声问,“你叫什么名字!”该生坦然回答,反而使江下不了台。

而在1989年的六四前夕,1989年4月26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公开把学潮定性为“动乱”。江泽民把这看作方向标,连夜召开上海市委的紧急会议,作出了对《世界经济导报》进行整顿的决定,《导报》总编钦本立被停职。江泽民的这个行动激化了矛盾,引起社会各界愤怒,导致学潮迅速升级为社会各阶层广泛参与的民主运动。

赵紫阳当时刚从朝鲜回国后,认为“《导报》事件”引发的全国性抗议事件证明上海方面把事情搞糟了,搞被动了。令江泽民感到自己责任重大。在被召进北京参加中央政治局会议时,江一度向赵紫阳求救。江泽民在全体政治局和书记处成员中,见人即满脸堆笑,以哀求的目光希望平时同他表面关系还算不错的几个人替他打打圆场。但没人愿意帮他辩解。

到1989年5月2日,赵紫阳与民主党派座谈时有人报告说:“上海市委统战部来人告诉他,上海市的江泽民有意下台阶,希望中央统战部帮助做些工作。”赵随即回答说:“江泽民既然有此要求,你们统战部可以帮助想想办法。缓解矛盾。”

沙叶新撰文披露了江泽民“缓解矛盾”的这段特殊经历。文章说,《世界经济导报》事件激起轩然大波后,江泽民感到难以自拔。5月16日下午2时,江泽民在康平路市委会议室召开上海部分知识分子座谈会,曾庆红、王沪宁等三、四十人出席。

文章记载:“会议一开始,江泽民便说北京和上海的形势非常严峻,他做为市委书记,压力甚大,以致精神不济。说着说着,他突然冒出一句话,说他最近有神经病,而且说了两三遍,听得我们莫名惊诧。我想,他可能是想说他精神方面有点毛病,或者是想说他有“精神病”;而“神经病”一词在江浙沪地区意同“疯子”,他肯定是用词不当,说错了。”

文章称,更不可思议的是,江泽民说到学潮以来,他进退两难,举棋不定,就用上海话作一譬方,他说他像乌龟(上海话念“乌巨”)一样,头伸出来一刀,头缩进去一刀。这显然不伦不类,比喻失当;男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说自己是乌龟的!

沙叶新认为,江泽民之所以如此失态,想必是近日以来,疲劳过度,意乱心慌,以致慌不择言,辞不达意。否则像江这样极爱表现的人,不至于有如此语病和口误。语言是内心的外化,从中也可以看出当时江的内心纷扰,如热锅之蚁。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