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女网红被男友刺死 家属曝惊人细节(组图)



22岁女网红与男友发生分手后遇害(合成图片)

【看中国2018年8月12日讯】8月1日晚,浙江慈溪市闹市区的22岁“抖音”女网红陈某被前男友吴某当众喉部、刺腰多刀后身亡。

陈鸿曾在杭州西湖游船上的一段即兴表演,发上抖音后获得百万点赞。
 
她遇害后,播发她那段舞蹈的抖音账号粉丝和点赞突然剧增,不少网友通过这种方式悼念她。截止8月8日,该账号显示“已重置”,里面所有发布的内容被清空,账号显示点赞311.6万,粉丝50.4万。

然而,这却是命案嫌疑人吴刚(化名)的抖音账号。

以下是根据双方亲友描述,还原了他们这段“错配”的感情纠葛。
 
相恋

陈鸿(化名)家境优渥,作为家中小女,陈某被父母哥嫂宠爱有加。

在制造业发达的浙江慈溪,陈家在慈溪东部靠海的新浦镇开有工厂,陈家正在新建一幢楼房,是准备给陈鸿的。

“给女儿造的房子我们已经花了90多万元了,准备等她结婚后再内部装修。我想过了,女儿找的老公家里有没有钱都无所谓,只要人品好、对女儿好、肯上进就好。”陈鸿的母亲章萍(化名)带着沙哑的嗓音对大陆媒体表示,这幢楼的一楼专门挑高到了6米,原本准备女儿成家后,家里资助小两口放一些机械设备开厂,起码过日子不成问题。

章萍说,女儿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平时家里人都很疼她,特别是她爸爸,只要女儿提出的要求,都会尽全力满足。不过女儿懂事,从小到大都非常听话,不太会让他们操心。女儿小学起就被送往寄宿制私立学校就读,小学里女儿很爱跳舞,中考后选择了幼教专业,在学校里她花了很多时间在练舞上,课余还帮忙给孩子做培训。 2015年9月,女儿进入慈溪市机关幼儿园任教,后来因喜欢舞蹈,2017年辞职去了培训学校当专职舞蹈老师。

她说,“女儿工作以后,从来没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她在机关幼儿园教书时每月工资扣除五险一金只有2000多元,但她下班后会去培训班教小朋友舞蹈,每个月还能攒下一些钱。”但家里感觉她工作了,还在外面租房住不是办法,2016年底,家里给她在幼儿园附近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后来感觉她进出不方便,又于2017年再买一辆奔驰给她代步。

就在这套房子里,章萍第一次偶遇吴刚。

“2017年8月的一天上午,我去市区医院看病时,顺道想帮女儿打扫一下房间。当时房间门是锁住的,我用钥匙打开房门发现床上躺着一个男孩子。”章萍说。

对于外界传言因为嫌弃吴某家里条件差而反对这段恋情,章萍予以否认,“其实我第一眼看到这个男孩子,感觉还不错,高高的、人长的很帅。至于男方的家庭情况、工作和名字,我当天没有问过一句。”

而在吴港位于慈溪长河镇的老家,他的邻居也表示,吴刚父母出去养蜂已有10余年,每年最多过年前后回乡待两个月。吴刚从小跟着外婆长大,后来在职高学厨师,前几年在市区开了一家服装店。后来店不开了,听说在城里做销售,但具体做什么不知道。

双方的家境落差客观存在。陈家的住房和厂房有数千平方,还有好几辆好车。吴家收入甚少,家中两层楼房在村中属中等偏下。

陈鸿的嫂子吴虹(化名)表示,他们两人是怎么认识的,家人没有问过,陈鸿也没主动提起过,只知道两人谈恋爱已经有一年半。在发现前,婆婆曾多次问陈鸿有没有男朋友,她说没有。

是同事最先发现陈鸿在谈恋爱。一次排舞换演出服时,有人看到她背上纹着一只猫和一只狗,还有两个名字,同事起哄问,是不是把男朋友纹在背上,陈鸿笑着点点头。

去年大年三十,吴刚父母从内蒙古回慈溪过年,陈鸿瞒着家人跟吴某回家见其父母。在今年传统新年期间,陈鸿多次瞒着家人前往吴家。吴刚父母见到陈鸿,很喜欢她,还给她见面礼、压岁钱,合计1万余元。

吴刚邻居描述,去年开始,吴刚经常带一个女孩回家,今年这个女孩开的奔驰车,也停在吴家门口。

纠葛

5月26日,陈鸿在杭州西湖游船上随手拍的一段即兴表演,发上抖音后点赞数达185万。

此前,刊发该视频的抖音帐号“波特卡斯·D·艾斯”,仅发过5段视频,粉丝和点赞数都非常少。其中3段为日本动漫《海贼王》,一段为《王者荣耀》游戏,另一段是陈鸿牵着一条狗的视频。

陈鸿的嫂子吴虹表示,今年6月,她知道陈某在抖音上传视频后,就偷偷关注了“波特卡斯·D·艾斯”这个账号,后来她婆婆也在关注。

不过,在之后的一个多月里,该抖音账号共发布50多条视频,绝大多数是拍摄陈鸿的视频。


(网络图片)

“我们感觉账号不是她(陈鸿)的,因为有几次帐号上发视频的时候陈鸿手机不在身边,或者在睡觉。不过我们感觉她反正拍着玩玩的,因此没有多问,婆婆有时候还会匿名点评。”吴虹说。

陈鸿遇害后,家人解锁她的手机后发现,“波特卡斯·D·艾斯”并不是陈鸿,创建者是吴刚,这个名字也是吴刚的微信名。她手机登陆的是另一个抖音账号,只发了6条抖音,4条是拍摄她所教的学生,另两条是自己搞怪的视频。

在陈鸿和吴刚的聊天记录中,有不少关于抖音的内容。字里行间反映出在陈鸿抖音走红后,两人间产生的矛盾、争吵和分歧。

吴虹说:“吴某以前卖过衣服,但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处于无业状态。陈某在抖音上意外走红后,他觉得这是一个商机,以此作为自己的工作,想利用抖音让陈某接拍衣服广告赚钱。这以后,他不停地找新素材,逼迫陈某拍新视频保持热度。但陈某不愿意,她只是拍着玩的,并不想以此博点击赚钱,但碍于吴某的请求和逼迫,只好一直更新视频。从妹妹与吴某、妹妹与闺微信的聊天中可以发现,妹妹后来不愿意再拍抖音的,但吴某却将抖音当做工作,为了经济利益威逼妹妹继续拍摄。”

陈鸿和吴某的聊天记录显示,陈鸿曾多次对吴刚提出的拍摄意见表示反对,并称不想拍,但吴刚通过甜言蜜语,甚至威逼让陈鸿继续拍摄。

两人7月份某一天的对话是,吴刚让陈鸿拍一段视频,陈鸿一直没回复,后来吴某说“非要我去培训班喊你是吧”、“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

陈鸿遇害后,其闺蜜透露,生前陈鸿曾向她抱怨,不愿意拍摄抖音视频,陈鸿曾对吴刚说别玩抖音了,又不能当饭吃,但吴刚称发抖音是在工作。陈鸿闺蜜对此直指:“他这是在利用你赚钱。”

分手

陈鸿与吴刚恋情曝光后,在她家人眼里,两人的矛盾冲突时不时会发生,有时需要家人出面调解,有时甚至会闹到派出所。对于他们的恋情,家人一直不看好。

“我嫁进陈家8年了,陈某从来没有跟我红过一次脸、吵过一次架,我们关系非常好。很多时候她跟父母不敢说的话,都会偷偷跟我说。”陈鸿嫂子吴虹表示。

陈鸿的母亲章萍说,家里人第一次出面调解他们之间的矛盾,是在今年2月。那天陈鸿很急地打电话说,车被吴刚拦了,钥匙也被他拿走了,她扔下车先去上舞蹈课,让爸爸帮忙拿回钥匙。

陈鸿父亲和哥哥感到现场后 ,吴刚说陈鸿也把他的车钥匙拿走了。 “后来女儿培训班结束过去,把车钥匙还给了吴某,他也还回了车钥匙。他还说过年时他父母给了女儿1万多元的红包,也要还回来,我要女儿马上还给他。女儿说红包的钱被吴某花了很多,再说要还也要还给他爸妈。后来女儿说还了一次,他父母不肯收。”章萍说,家人拿回奔驰车后发现,为女儿购买不到3个月的车,车载显示屏被砸碎,前保险杠也破了。

陈鸿家属成,他们二人第二次冲突发生在今年4月的一天凌晨。陈鸿哭着给哥哥打电话说,家里的门被吴刚踢破了,后来又说人逃走了,让哥哥不要过来了。

没过多久,陈鸿与吴刚和好了。 5月,他们还一同前往杭州玩,在西湖船上拍了上述说的那段网络走红的抖音视频,并在接下去的一个月里拍摄了多个视频。

吴虹说,尽管如此,家人还是担心陈鸿与吴刚在一起会出事,就说想卖掉市区那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换一个更大的,让陈鸿搬回家住。不过,让家人意外的是,这次陈鸿没有任何反对,6月底,陈鸿从市区的房子搬回老家居住,家人随即将该处房子的门锁全部更换。

7月12日,陈鸿向吴刚提出分手。

“我们当初也没多问为什么这次妹妹下定决心要分手,等事后看了她的微信聊天记录才发现,有那么多的委屈她一个人承受着不愿意告诉家人。她应该是真的很爱这个男的,一次次给他机会,他却一次次伤害她,妹妹觉得可能真的忍够了。”吴虹说,吴刚每次跟妹妹吵架后,都会用各种手段来复合。比如下跪、拍声泪俱下的视频等方式。

多条视频显示,吴某双膝跪地,哭着对陈鸿说“你是我一生的最爱”、“我不能没有你”等内容。

根据家属提供的陈鸿与吴刚在分手当天的聊天记录,两人恋爱时一起饲养了一条宠物狗,分手后吴刚多次将虐待该宠物狗的视频发给陈鸿,并配有“我要你看着它死”、“是你亲手害死它的”。看到视频后,陈鸿与吴刚见面,并以2800元的价格,向吴刚买回了那条宠物狗。这条狗后来一直在陈家养着。

分手后,陈鸿将吴刚父母今年新年给她的1.1万元见面礼和红包,转给了吴刚的表姐,让她转交吴刚的父母。陈鸿与吴刚表姐的聊天内容显示,吴刚的母亲生病时,陈鸿还去医院照顾,晚上还打地铺睡在病床边。

即使分手后,吴刚仍不时给陈鸿发短信、打电话,并在7月25日将陈鸿的私家车车标折断、车身刮花,经鉴定车损上万元,陈家人为此向辖区派出所报警。

陈家门口的监控显示,7月份,吴刚不时会出现在陈家附近,且大多在凌晨时分。

“他们分手后,我每天送女儿去培训班教舞蹈,下班再去接她,就怕出事。7月26日,我还陪女儿拿回了她成人高考的本科证书。”章萍说,就在7月26日晚,女儿与一名异性朋友在某公园散步聊天,吴刚突然冲出来与那个男孩打了起来,后来吴刚拿出刀来,那名男孩找了一根棍子防卫并报警,吴刚见状离开现场。

刺杀

陈鸿还是出事了。

在慈溪市区最繁华的地段,吴刚以暴虐的方式杀害了前女友陈鸿。

8月1日晚,慈溪警方发布警情通报:8月1日晚8时58分许,犯罪嫌疑人吴某(男,27岁,浙江慈溪人)携刀窜至浒山街道新都汇52号附近,用刀将陈某(女,22岁,浙江慈溪人)刺伤,后陈某因抢救无效死亡。目前,吴某已被警方控制。

据陈鸿家人描述,陈鸿身上一共被刺7刀,其中5刀刺在脖子,另外2刀刺在腰上。 8月1日早晨,吴刚发信息约陈鸿见面,但陈鸿一直没有回复,当天下午吴刚发信息称“要死一起死”。

案发8分钟后,陈鸿所在培训学校的负责人收到了吴刚发来的2条短信“快去通知XX的父母”、“XX出事了”。不久后,吴刚前往就去派出所报案,并被警方控制。

吴刚杀人的信息很快在其老家的村庄传开。吴刚的邻居表示,吴刚与他们接触不多,平时见人还算客气,会点个头、笑一下。事发后,听说吴刚的父母回来了,但家门一直关着。

一位与吴刚关系较好的亲戚表示,从小带吴刚长大的外婆平时比较宠他,吴刚脾气不是很好。陈鸿还是不错的,吴家人都很喜欢她。陈鸿在分手后还联系过她,说吴刚一直缠着她不放,但不曾料到结局会是这样。

8月3日,吴刚的父母委讬亲戚前往陈家悼念,并按当地习俗送去了3万3千元,但陈家并未接受。 “我知道事发后吴某的父母已经从内蒙古赶回慈溪了,按道理应该他们上门来跟我们道歉的。现在我们不要他们什么赔偿,只求法院尽快依法判决,给女儿一个交代。”陈鸿的母亲章萍说。

章萍与女儿的微信,记录了他们最后时段的聊天记录。 8月1日傍晚5时31分,陈鸿给母亲发了一条“今天晚上去看电影,看完回家,不用来接我了。”母亲回:“不要去浒山、不要跟男人一起去,知道吗?”陈鸿回复“知道。”

8月1日21点39分,从培训班负责人处听到女儿出事的消息后,章萍发了一个视频请求给女儿想询问情况,但她女儿已经永远无法回应她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