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索里尼利用媒体愚弄群众的骗术(图)

2018-08-16 06:04 作者: 郭老学徒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意大利法西斯头目墨索里尼发现,群众是很容易上当受骗的。(网络图片)

提要:意大利法西斯头目墨索里尼是干媒体的,关于宣传的功能,他有深入的研究。他兴奋地发现:群众是很容易上当受骗、很愿意受人支配的。他总结宣传工作的经验是:“不必使群众知情”。他的文章没有真实可言、没有理性可言、没有事件的过程、没有缜密的逻辑推理,只有不容置疑的结论和煽情。他规定所有的新闻都通过国家通讯社一个口径发出。终于,墨索里尼和他的法西斯党把意大利拖进了深渊,给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他自己也走上了耻辱的绝路。

1922年10月29日,米兰《意大利人民报》的总编把他亲手创办的报纸移交给了他的兄弟掌管,然后穿上一套借来的不合身的晨礼服,匆匆赶往火车站,登上了开往罗马的火车。这位39岁的报纸总编当天早些时候接到了国王的副官的电话,告诉他国王已经任命他为意大利首相。他此去罗马是要接管政府,掌权执政了。

这位报纸总编就是墨索里尼。

《意大利人民报》是墨索里尼在八年前的1914年11月15日创办的。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已经打响,但意大利尚未参战。墨索里尼办报伊始就鼓吹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宣扬祖国的荣誉,鼓动意大利参战,因此既受到军火商的支持,也受到爱国者的追捧。

半年后,也就是1915年5月,在爱国主义狂潮的裹挟下,意大利政府终于宣布参战了,墨索里尼纵情欢呼“这一光荣的、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认为“这是意大利成为一个大国所受的洗礼。”

随后,墨索里尼投笔从戎,入伍参战,1917年6月因伤退伍,又回到报社继续当他的总编。

一战结束后,1919年3月,墨索里尼召集了150多个志同道合的爱国者和从军时的战友,在米兰创办了“战斗的法西斯党”。

法西斯在意大利语中是指捆在一起的一束棒子,用这样一个含有强烈暴力信号的象征做为政党的名称,在正常人看来绝对是不可思议的。然而,对于爱国者来说,法西斯很刺激,很过瘾,很好汉。在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号召下,在实现社会平等的承诺诱惑下,底层劳动者和退伍士兵纷纷入党,法西斯党迅速壮大,仅用了三年的时间就汇聚了百万党员。法西斯党徒到处示暴施暴,并进军罗马制造动乱,迫使国王不得不任命墨索里尼组阁,来稳住社会局势。

墨索里尼从自己独立办报到夺取政权,仅用了8年时间;从建立法西斯党到夺取政权,仅用了3年时间。法西斯党在议会里的席位仅仅占7%,却靠鼓动群众施暴获得了权力,一个地方报纸的总编一步登天跃升为一个欧洲大国的首脑,他靠的是什么?

反智主义的宣传。

墨索里尼是干媒体的,关于宣传的功能,他有深入的研究。他兴奋地发现:群众是很容易上当受骗、很愿意受人支配的,这帮“家伙们”──他喜欢这样称呼群众──对平等和自由换成不平等和纪律并不反感,群众认为自己无法作主,于是就乐意受命与人,不必讨论和辩论。所以,他总结宣传工作的经验是:“不必使群众知情,只需使他们相信,使他们就范。”也就是说,宣传不是要让群众知道真相,而是要让群众相信结论,不是要让群众做出自己的判断选择,而是要使他们听从领袖的指挥。法西斯党的口号就是“信仰、服从、战斗”。

信仰什么呢?信仰法西斯主义。法西斯主义是什么呢?墨索里尼私下里说,“法西斯主义就是权力主义。”但在对群众宣传时则根据群众需要的口味去说,基本的调子是社会公平,看起来像社会主义,而贯穿始终的主旋律则是意大利人无比伟大的民族沙文主义。

服从谁呢?服从救世主──法西斯党的伟大领袖墨索里尼。

如何战斗呢?领袖指向哪里就冲向哪里。“信仰、服从、战斗”,其实就是要群众盲信盲从,但不能盲动,一切行动要听指挥。

墨索里尼写文章非常快,二十分钟的时间就能写完一篇社论,而且从来不用修改。他的文章没有真实可言、没有理性可言、没有事件的过程、没有缜密的逻辑推理,只有不容置疑的结论和煽情。

墨索里尼还特别善于用标题煽情。

例如,意大利政府与法国政府进行一战后瓜分利益的谈判,墨索里尼对本国政府认可的条款不满,他的煽情的社论的题目就是“不幸”,一下子抓住了爱国者的心,爱国者们为了避免“不幸”,纷纷上街游行抗议政府。

再比如,他攻击某个对手,断章取义掐头去尾地引出了这个对手的言论,然后把文章的题目写成“蜗牛先生×××的惊人言语”。民众一看题目就先有惊人的反应了,群情激奋。蜗牛先生有口难辩,越辩越辩不清楚,大多数群众根本不会去看蜗牛先生的原文了,即使去看,已经形成的心理定势也改不过来了。

墨索里尼知道年轻人对血性崇拜,故意宣扬“在近代史上,没有一个党一种运动能比得上法西斯,没有一种理想能及得上法西斯,因为它是年轻人的血所供奉的。”

墨索里尼为了让群众盲信盲从,极力贬斥民主,鼓吹革命救国论。他说:“欧洲再要向民治的方向走,会愈走愈糟,只有革命可以救国。”而只有“少数贤明的人才能治国”。可以领导革命、救国治国的贤明的人就是法西斯党魁,就是他自己。

墨索里尼在夺取政权之前拚命争取自由的权利。他在夺权3年前的1919年写道:“我们首先是自由意志论者。我们热爱每个人的自由,甚至热爱敌人的自由。”保护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是必须的,因为这些都是“人类文明的最高表现”。墨索里尼特别反对新闻检查制度,谴责新闻检查是可耻的危险的行为。

可是到了他大权在握的时候,自由就不是人类文明的最高表现了。他形容自由是一具腐烂的尸体,文明与个人的自由两不相容,“个人只有在服从国家利益的前提下才能存在,随着文明不断发展,越来越复杂,个人自由也必须日益受到限制。”“只有知识份子要自由,普通老百姓并不要求自由,他们觉得自由太多会影响社会的安定团结。”

在限制新闻自由方面,他的做法比他以前强烈抨击的新闻检查制度还要可耻和危险,因为他用各种办法把反法西斯主义和非法西斯主义的报纸都禁了,反对的声音都不存在了,全国只有法西斯的喉舌存在,再也不需要新闻检查了,下达法西斯党的宣传指令就可以了。墨索里尼还规定所有的新闻都通过国家通讯社一个口径发出。

在法西斯党的统一宣传下,墨索里尼被赞颂成总是正确的领袖,全世界都笑传“墨索里尼,总是有理。”意大利也被宣传成没有任何瑕疵的美好社会,所有的问题和矛盾都被掩饰甚至被美化。在意大利,不仅不存在批评,连质疑和怀疑也不允许存在。这种自欺欺人的宣传和空前一致的舆论把墨索里尼自己忽悠晕了,他越发以为民众总会盲信盲从,越发以为国家在他的治理下莺歌燕舞,也越发狂妄。终于,他和他的法西斯党把意大利拖进了战争,拖进了深渊,给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他自己也走上了耻辱的绝路。

1945年4月28日,墨索里尼被他认为可以靠宣传愚弄的“家伙们”──人民──推翻并抓获,当即处死,他和他的情妇以及几个心腹的尸体被倒挂在米兰的中心广场上,任由“家伙们”唾骂。

愚弄人民的宣传可能取得一时的成效,但绝对不会获得真正的成功,墨索里尼确实赢得了一呼万应的追崇,但最终的结局却是毁灭和耻辱。他误以为宣传的作用威力无穷,他也靠宣传起家和维持统治,但他不清楚,没有真实和真理的支撑,愚民者必被民弃,最终都会耻辱地垮台。这是历史反复证明了的铁律,无一幸免。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