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代的疯狂 人们这样批斗“破鞋”(组图)


文革期间,批斗“破鞋”
文革期间,批斗“破鞋”。(网络图片)

文革那个疯狂的年代,在批斗“地富反坏右”的同时,还有一类与政治不搭边的女人成为批斗对象,那就是所谓的“破鞋”。“破鞋”一词据说来源于北京著名的八大胡同。那些没有字号的出卖肉体者,在住宅的大门外,挑挂一只绣花鞋,做为幌子。日久天长,风吹日晒,那只绣花鞋就成了“破鞋”。于是“破鞋”就成为乱搞男女关系的代称,即当时所说的男女关系或生活作风不检点。而江泽民宋祖英这只“破鞋”淫乱,周永康、徐才厚等人搞“破鞋”,早已经成为中国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料谈资。

文革批斗会开多了,某地的人发现,该地区批斗会批斗最多的竟是“破鞋”。批斗会一般批斗的有地主、资本家、走资派、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等“黑五类”,但在这些人后面总会有两个“破鞋”。所谓的“破鞋”都是成对的,而且是一男一女,标志就是脖子上挂个“破鞋”。

批判前面那些人其实都是走过场,认罪喊口号,人们都不是太认真。唯独到了斗争“破鞋”的时候全场都兴奋起来,主席台上的领导也不严肃了,也跟着群众兴奋起来。斗争“破鞋”是不需要认罪和喊口号的,因为“破鞋”是人民内部矛盾,是可以教育好的,大家并不知道领导怎么教育好他们不再搞“破鞋”。有时有些人前几天还是领导,过几天也成了“破鞋”叫人批判,新来的领导还要教育他的老领导不要搞“破鞋”。

那时人们不但斗“破鞋”,还有些人热衷于抓“破鞋”,一个再有资格的领导,无论你是老红军还是老八路、老革命,只要叫人抓了“破鞋”,立即下台接受批判。

其实文革被批斗的“破鞋”们,用现在的眼光来看,根本算不上什么,她们大多数其实并没有宽衣入巷,也许就是性格开朗了一点,活泼了一点,对美的追求多了一点,按当时的说法也就是生活太“小资产阶级”化了一点,甚至也就是比大多数人长得好看了一点,这些都成为“罪状”。让她们身边的革命群众不高兴了,群起而攻之,必先搞臭羞辱而后快。

文革期间,对“破鞋”们的羞辱除了戴高帽,挂“破鞋”,敲铜锣,搞批斗。繁重的体力劳动也是必不可少的,曾经轰动一时谢晋导演的电影《芙蓉镇》中刘晓庆就有一段挂着“破鞋”倍受欺辱的片段,真实的折射了当时人性的扭曲与对妇女的羞辱。

当今中国大陆,世风日下,笑贫不笑娼,“破鞋”一词少被提及和使用,而“二奶”“小蜜”“小三”、“N奶”之风盛行,大有登堂入室,与原配一决高下之势。

江泽民搞宋祖英这只“破鞋”淫乱,是中国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料谈资。
江泽民搞宋祖英这只“破鞋”淫乱,是中国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料谈资。(网络图片)

这股歪风邪气起于中共高层,曾几何时,中共高层搞“破鞋”淫乱,江泽民搞宋祖英这只“破鞋”,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等人搞“破鞋”淫乱,都是中国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料谈资。

若论共产党最早搞“破鞋”淫乱的,当属其鼻祖、“无产阶级的导师”马克思。根据研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专家程映红教授考证,马克思结婚时,娶的是一位出身资产阶级的漂亮小姐燕妮。作为陪嫁,燕妮带来一个女佣,名叫海伦・德穆特。马克思“无偿剥削无产者”海伦・德穆特的劳动,不断奸污,使她怀孕生子。为了自己清白,让共产党的二祖师爷恩格斯替背黑锅,恩格斯收养了孩子,却寄养在工人家里。

若说起中共高层搞“破鞋”淫乱,江泽民并不是第一人。中共总书记向忠发与妻子分居后,住洋房,用大把党费买妓女作小老婆。1931年,向忠发被捕后变节,被耻笑为“连妓女都不如”。

上梁不正下梁歪,此言非虚。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