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女隐忍服役 甘为相国伸冤(图)


侍女隐忍服役  甘为相国伸冤
侍女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古人一诺千金。一旦作出承诺,无论如何千难万险,都会竭尽全力去完成使命。唐朝的一个侍女便是一例。

相国大人身感危机而托后于侍女

唐朝德宗时期,在一个夜里相国大人窦参在府中散步。此时他平日宠爱的一名叫作上清的侍女,悄声对他说:“现有要事要禀告大人,请大人来堂上。]他们来到堂上后上清说:“我见园中树上有个人影,怕惊动您,所以请您躲避一下。”

窦参听后说:“朝中陆赞一直要夺我之位,树上之人恐怕受其指使。看来我有祸事了。此事无论是否奏明圣上,我都难以幸免。甚或恐怕要死于流放之途了。你是我唯一心腹之人。我若家破人亡,你恐怕会被罚作官婢。如果有机会见到圣上,请助我说几句公道话。”上清流着泪说:“大人待婢女恩重如山,果真到了那地步,我定会以死相报的,请大人放心。”

于是窦参便走到庭中,对着树上大声说道:“树上君子,你大概是陆蛰派来的吧。如果你能保全我的性命,我一定重重报答你。”树上之人应声跳下树后说:“家有大丧之事,而家中太穷,无力拿出丧葬费用。因我素知大人宽厚待人,故特来府上求助,切莫见怪。”

窦参听后便说:“一定鼎力相助。堂上现有封存的细绢一千匹,正准备用来修家庙,那么我就以此相送吧。”那人拜谢后要求窦参将这一千匹细绢扔出墙外。窦参一口答应。

相国如期受到陷害

然而第二天上早朝时,京城巡督长官便向皇上奏明了相府夜间发生往墙外扔一千匹细绢的事情。当时窦参也马上如实禀告了皇上。不想德宗听了禀告后,厉声斥责窦参道:“你私自交结藩镇,蓄养刺客。身为相国,官职已到极点,还想打什么主意?”窦参慌忙叩头谢罪,奏道:“微臣起初不过是个文书出身,一直做到相国,这全是出于圣上的恩德,现在不幸出了这件事情,恐怕是仇家故意陷害。圣上对此震怒,为臣实在罪该万死。”德宗于是降旨,宦官下殿宣读,令窦参暂且回府,听候处理。

一个月后,窦参被贬为湖南郴州别驾。此时恰好宣武节度使刘士宁奉命巡察各道廉访使,就便奏请圣上,叙说窦参无辜。不料德宗看了奏章便说:“窦参交结藩镇,这奏章就正好是个证明。”于是德宗再降严旨,将窦参流放到更边远的雏州,并下令没收窦参的全部家产。紧接着德宗又下诏,命令窦参自杀。

侍女隐忍等待  终为相国昭雪

其后果然如窦参所说,侍女上清被收入宫中服役。上清在宫中辛勤劳作,日复一日,忍气吞声隐忍等待。由于上清机灵善于答对,又煎得一手好茶,没过几年便被遴选到皇帝身边侍候。

一天德宗问起上清的家世,上清说出了她原是前任相国窦参家的婢女这一实情。于是德宗说起窦参的罪状,上清流着泪申辩道:“窦参从御史中承,做到度支、户部、盐铁三使,直到身居相位,前后历时六年,每月傣银几十万,还经常得到圣上的赏赐,这就是在郴州抄检窦家时解回京城的银子,其实都是出于圣上恩赐。当时收点财物时,婢子也在,亲眼看到州县官员如何察承陆蛰的旨意,把银物上原来打的字样刮掉,而解押上京的银器,还重新刻成藩镇的官衔名号,伪造成赃物,对窦参横加诬陷。婢子恳求陛下派官员查验,便可知所言是实。”

德宗听候震惊不已,立刻下诏,取查抄窦参入库银器复验,结果果然如上清所禀。德宗知道后,痛骂陆蛰。其后德宗下昭给窦参平反昭雪,陆蛰被贬滴出京,不准回朝。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