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轶飞随笔】大千谁同道 溪山可独行(组图)

2018-11-20 11:57 作者: 轶飞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范宽早年学画,模仿李成手笔。李成之画轻岚淡雾,秀色可掬,连石峰都如飞动的云头。图乃李成的《茂林远岫图》。

继五代之后,山水画在北宋时期成为主流题材。且宋人不类唐人好为华丽的金碧山水,而是更为崇尚以水墨为主的高韵古意。其中宋初诸名家又以李成范宽之作为最高。可惜的是,李成的真迹在当时就不易得到,所谓的不易非是真作太少,而是伪作更多,流通于市,以至乱真。所幸的是范宽的作品在人间历劫千年,到了今天犹有真迹留存。

范宽,字仲立,本名范中正,其人性情温厚大度,时人遂以“宽”称之。


范宽擅长山水画,初与李成、关仝被称为北方山水画派三大主流,并列“北宋三大家”。图是李成的《读碑窠石图》。

范宽早年学画,模仿李成手笔。李成之画轻岚淡雾,秀色可掬,连石峰都如飞动的云头,这故然是一种妙想,亦是对大千世界的观照。范宽学李成,盖由天赋所在,一学既得精妙,然而终究是学步他人,不及原作的神韵。后来范宽大悟“师于人者,未若师诸造化”,于是他避开前人旧迹另辟蹊径,去了终南与太华,付此一生参悟画道真机。

惜哉并无更多记载可以令我辈与范宽同行,好在他留下了一幅《溪山行旅图》,记录了他这一生中不知是哪一次的游历。薄绢轻柔,不足盈握,其上作千仞之峰倚天壁立,使人望之骇心动目。而峰顶之上,茂密的丛生着不知是终南之表的老树或是太华之巅的奇松,总之山头好作密树,这几乎是范宽一贯的风格。


《溪山行旅图》记录了范宽的某次游历。画中的飞瀑鸣泉,自是生机的所在。

与山峰同在的是水。所谓飞瀑鸣泉,自是生机的所在。水色明白,石隙窅黑,徘徊其处,瀑布之水气,山骨之寒气,万木之清气逼面而来。飞瀑之下烟霭如雾,弥漫山谷,而方才硕大的巨峰,到了这里竟忽然淡作海上蓬瀛般的缥缈,此一番大开大合也真是范宽才有的大家手笔。

一段空的境界之后,跳跃而出的是一片山溪,于春光之下,乱流明灭,曲曲折折,斜出旁溢,令人有种意想不到的欣喜,颇有“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意思。

山溪之旁仍作大石突兀,依然密树丛生,而我似乎可以听到与溪水喧豗相应的山鸟或灵猿的啼叫。


范宽《溪山行旅图》的放大局部图。(以上图片来源皆为维基百科)

如此顺流而下,得一河,过河而得其岸,登岸而得一山间小径,从通向不知何处的那一端悠悠然走来一队商旅。旅人画的很小,几乎不能看清。这大概是因为天地之伟大,所以人要画得渺小,但却不可缺少。毕竟在那些摹写天地的绝美的境界中,总希望留一个角色属于自己--行于范宽的溪山,风尘仆仆却也心无旁骛。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