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新五马进京” 已经折了两马(图)


到目前为止,这所谓的习的“新五马”是死的死、伤的伤,折了两马,还有一马尚难平安。
到目前为止,这所谓的习的“新五马”是死的死、伤的伤,折了两马,还有一马尚难平安。(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2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江泽民原靠军中左右手徐才厚、郭伯雄培植军中势力,现徐才厚已死,郭伯雄也成了“笼中虎”。此前曾有媒体曝光习近平2012年十八大前曾隐身13天的真正原因,其实是提前秘密布局军队中重要人事,包括所谓的“新五马进京”。不过,到目前为止,这“新五马”是死的死、伤的伤,折了两马,还有一马尚难平安。

习近平上台前曾曝“新五马进京

综合媒体12月13日报导,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于2015年3月被官方宣布未审已死,另一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则于2016年7月25日被判终身监禁。外界当时有报导指,打击徐才厚和郭伯雄,是习近平控稳军权的重要一步,早在习上台前就已部署。

有海外中文媒体于2015年3月19日曾刊发报导称,习近平上台前,就已秘密在军中进行重新布局,打乱了原来由郭伯雄和徐才厚在军中作出的人事安排。报导并指这与习近平2012年13天诡异隐身有关。

据报,2012年8月北戴河会议结束,习近平9月1日出席中共中央党校2012-2013学年的开学典礼后,从9月2日至14日,习近平曾隐身13天。

报导援引北京消息来源透露,习近平在隐身期间,秘密确定了从外地召5名高级将领进京候任新的中央军委高层名单,即所谓新“五马进京”,包括时任济南军区司令员的范长龙、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时任广州军区政委张阳、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赵克石和时任沈阳军区司令员张又侠。

当时的派系划分,认为这五人之所以在习的名单内,是因为都已对习效忠。其中房峰辉,是习近平陕西同乡,曾被视为胡锦涛的嫡系;张阳和张又侠同是军中太子党;赵克石是与习近平渊源深厚的南京军区司令,又曾任31军军长;范长龙据称原属东北军,但后已转向效忠习。

其后,果不其然,2012年10月25日,中共国防部网站宣布军方四总部重大人事调整:房峰辉出任总参谋部部长;张阳出任总政治部主任;赵克石出任总后勤部部长;张又侠出任总装备部部长。

这五人的上位,被称为“新五马进京”。

据悉,中共历史上,1952年曾有所谓旧“五马进京”之说,当时中共为巩固建政后的中央集权,曾将5位地方局书记调入北京,其中包括习近平的父亲,时任西北局负责人习仲勋;还有东北局的高岗,华东局的饶漱石,中南局的邓子恢和西南局的邓小平。

前述报导还引述北京军方消息人士分析指,“习近平当时的这些做法,曾被解读为与胡锦涛联手,巩固自己的军权。但其真实目的应该是对付郭伯雄和徐才厚在军中的人事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被认为挺习军中太子党的总后政委刘源在中共两会期间也首次爆料,指拿下徐才厚和谷俊山,是习近平部署的,自己出了点小力。而当局拿下谷俊山的时间,是2012年上半年,证实习近平在任中共总书记之前,早已提前进入控军布局。

所谓“新五马”已折了两马 还有一马命运难测

港媒有评论文章指出,郭伯雄、徐才厚掌军长达十年,军中大凡师级以上官员都是他们提拔,党羽密布全军重要岗位。习近平接掌军委主席时大幅换将,换上一批他信得过的人,但仍有一大批将领跟郭、徐有关系。

随着时局的变化,所谓的“新五马进京”说法,在现实面前已不堪一击,在徐才厚郭伯雄一死一废之后,当局一直在军中频频清徐、郭“余毒”。

“新五马”中的房峰辉和张阳在中共十八大后晋身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在习近平2016年1月执行军改后,房、张两人分别担任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及政治工作部主任。但2017年8月两人被曝出先后卸任参谋长及政治工作部主任,去处却只字未提,并双双落选中共十九大军方代表。

张阳于2017年11月23日上午在家中自缢死亡。5天后,官方公布张阳在接受调查期间自杀的消息。张阳是中共40年来,首名自杀身亡的上将和军委委员。他被指涉入郭伯雄和徐才厚的案件,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张阳自杀后,陆媒起底了张阳与徐才厚的关系。报导称,张阳在徐才厚主管的军队政工系统中任职多年,张只用七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副军职到正大军区职的快速升官。中共十八大期间,徐才厚与郭伯雄达成默契,安排张阳任总政治部主任,2012年10月20日晚,张阳陪时任中共军委副主席的徐才厚观看话剧演出。四天后,张阳就升为总政治部主任,开始掌管全军人事,同时他也是政治部系统内的最高人事主管。

中共军报曾批张阳是“畏罪自杀”、“典型的两面人”、“台上台下两种表现、人前人后两副面孔,嘴上喊忠诚、背后搞贪腐”等。

港媒披露,张阳为了当上总政治部主任,曾分别向郭伯雄、徐才厚行贿两千多万元。其本人也是“出了名的大贪官”,早在广州军区时,就因为要向其行贿得用麻袋装,因此被戏称为“麻袋政委”、“张麻袋”。

另外,张阳也被指生活糜烂。香港《亚洲周刊》去年12月披露张阳曾在深圳、东莞、北京多地嫖娼,数十万元人民币的嫖资由其友人支付。

房峰辉则被指是郭伯雄的亲信,当局今年1月9日宣布,房峰辉因涉嫌“行贿、受贿”已落马,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中共官媒指出,房峰辉的问题重点在行贿、受贿犯罪,房峰辉落马被指是“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的重要组成部分”。

房峰辉落马后,他与郭伯雄过往关系也被陆媒起底,据报房峰辉为上位,不惜当着外人的面,突然直呼郭伯雄姐夫。房峰辉与郭伯雄的祖籍同为陕西咸阳,且房担任第21集团军军长时,郭伯雄正担任兰州军区司令员,两人是上下级关系。

消息人士说,房峰辉在2007年6月至2009年10月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期间,狂卖军产地皮,大发横财,其中292医院的地皮就卖出47亿元人民币。

还有消息说,房峰辉表面上的罪名是贪腐,实际上是与前政治部主任张阳共同策划政变,事情败露遭逮捕。张阳于去年11月在家中自缢身亡,让外界感觉另有背后的势力在操作,疑点重重。

香港《前哨》杂志文章称,房峰辉、张阳二人抵制习近平“肃清郭伯雄、徐才厚遗毒”,暗中保护亲信;习军改时强调军政权和军令权分开,房和张对习近平军改削权心怀不满,于是二人策划在十九大前发动军事政变,没想到机密被泄露,习近平果断下手抓捕两人,粉碎了这场军事阴谋。

中共当局今年10月16日通报,决定给予房峰辉和张阳开除党籍处分,两人的军籍和上将军衔也被剥夺。通报还称,将房峰辉涉嫌严重违法犯罪案移送审查起诉。

至此,这当年进京的“新五马”已经折了两马,一人死亡,一人落马待审。

五人当中,赵克石和范长龙均已退休,只有1950年生的张又侠在去年中共十九大上继续留在中央委员会,并晋身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2018年3月18日,当选为国家军委副主席。

不过,已退休的范长龙,仍然有不少负面传闻。

2016年3月,曾有海外中文媒体透露,时任中共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已退役的前中央军委委员兼总后勤部长廖锡龙,都分别向军纪委退赃,前者涉及金额是300万元,后者涉及金额是4000万元,以图获得宽免。

2016年5月25日下午,在网上相当活跃的中共“军二代”蔡小心曾发布一条微博,内容为“看来,军中某条龙是顶不住了,掉下来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条微博引发了众多网友的猜测,多数人认为蔡小心说的“军中某条龙”是军队中一位名字中带“龙”字的高级将领,“掉下来”则是即将落马之意。

在蔡小心这条微博的评论中,不少网友认为“军中某条龙”是指已经退休的原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兼总后勤部长廖锡龙。但也有网友猜测“军中某条龙”是时任中共军委副主席范长龙。

今年1月,原中央军委委员房峰辉落马后,香港媒体《星岛日报》1月14日报导称,范长龙已被立案审查,并称是由已落马的房峰辉供出的。不久,有媒体借其战友刘文善消息称,范长龙当时在海南与妻子刘岩疗养,否认其接受调查。

2018年2月8日,有媒体报导称,范长龙暂时已过关,但有关当局对范的暗中调查仍未停止。

至此,中共十八大以来,落马上将已有徐才厚、郭伯雄、田修思、王建平、王喜斌、张阳和房峰辉。中共军队高层被揭出来群体性腐烂令外界震惊。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