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女人沟通盛情难却 那年红楼扯到的大老虎(图)

2018-12-14 10:29 作者: 者行孙

手机版 正体 1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远华集团的总部是一幢七层小楼,它的外墙是红色的,当地人都管它叫红楼。
远华集团的总部是一幢七层小楼,它的外墙是红色的,当地人都管它叫红楼。(网络图片)

一起华为孟晚舟即将面临的“引渡”案,让人再次想起了赖昌星红楼、当年的特大走私远华案。尽管多年过去,事实上,这起案件远没有结案。

七层红楼

远华集团的总部是一幢七层小楼,它的外墙是红色的,当地人都管它叫红楼。当年,这里曾经是车水马龙,非常热闹。在红楼进进出出的人大多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领导干部。

1996年,赖昌星投入上亿元兴建了红楼。这幢外表土气的七层小楼,里面富丽堂皇。

一楼是接待大厅,进入红楼的每个楼层都有专人引导。最显眼处是“红运当头”四个大字。


最显眼处是“红运当头”四个大字。(网络图片)

二楼是餐厅。为了招待客人,赖昌星不但四处蒐罗好酒,还从香港高薪聘请厨艺精湛的厨师亲自掌勺。

三楼是桑拿浴房。酒足饭饱后,客人可以到这里来“放松放松”,数十名年轻貌美的小姐在这里提供“服务”。

四楼是歌舞厅。所有设备都采用国际名牌,制造出一流的音响和灯光效果,舞池供人尽情欢娱。

五楼是客房。如果在楼下按摩桑拿、兴歌起舞后仍然意犹未尽的客人,可以在这装修豪华的客房里享受下一步的服务。

六楼是总统套房。这里装修得更加豪华。这是为那些更重要的客人准备的。对于不方便抛头露面的客人,赖昌星会直接把小姐安排到套房里。

七楼是赖昌星的办公室。赖昌星与很多人的权钱交易都在这里完成。一个人如果经历了从一楼到七楼,享受完了服务,就不可避免的要为赖昌星的走私活动提供服务了。

住酒店不太方便

杨前线,1995年任厦门海关关长,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正厅级关长。1993年,杨前线与赖昌星结识,在杨当上厦门海关关长之后,理所当然地成为红楼的贵宾。

杨前线说,他跟赖昌星应该是比较好的朋友关系,只要进了红楼,全部的费用都是赖昌星支付。赖昌星为客人支付的费用名目数量繁多,仅红楼小姐的小费一项每天就以万计。

1995年,一个名叫周兵的女人在赖昌星的精心安排之下出现在杨前线的生活里。

杨前线说:“最早〔两人幽会〕的时候是在酒店,在酒店有时候熟人也多,被人看见不太合适,我就问赖昌星有没有房子,住酒店不太方便。”

为了方便两人恣情纵欲,赖昌星给他们提供了价值130多万元的花园别墅,并出巨资进行装修。

用女人沟通 盛情难却

原厦门市分管城建的副市长赵克明,早已习惯了众多开发商的巴结和贿赂,很长一段时间里,根本没把赖昌星放在眼里。

赵克明说:“第一次我进红楼,好多人在那儿吃饭,吃完饭他就单独跟我在一块儿坐,一下子拿出一袋子钱给我,我觉得这种人格调很低,手段那么……实在是令人不能接受。”

当赖昌星得知赵克明十分“好色”后,把赵克明约到红楼。红楼的小姐让赵克明乐不思蜀。从此,他频繁出入红楼,成了红楼的常客。

赵克明说:“他只是没有办法,用女人来跟我做一种沟通,我是因为盛情难却。”

罗干暗示董文华

远华案案发后,赖昌星请求董文华走后门去给罗干送申诉材料。罗干暗示董文华与他上床作为回报,董文华未从。后来,罗干借赖昌星案对董打击报复。

作为曾红极一时的“军旅歌手”,董文华在2000年从人们的视野中突然消失。

由于远华案的特殊性和赖昌星的外逃,董文华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小道消息铺天盖地,其中以黄色和绯闻为主。

2007年,周永康接替罗干的位置,当上政法委书记。此时有单位邀请6年没有发声的董文华出来演唱,但政法委发话“不许董文华出来招摇”,董因此又被封杀。

消灭证据

“远华案”的主角赖昌星,于1994年成立远华集团,后来从事走私活动。到案发时,走私货物总值人民币530亿元,偷逃税额人民币300亿元。

尽管这起走私案当年在港澳炒翻了天,但中共媒体仅在1999年11月《北京晚报》的一个角落披露。2000年《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等媒体开始大篇幅报导,这起案件开始受到国际关注。

1999年3月,当时的中国总理朱镕基接到一封匿名信,举报厦门市远华集团大规模走私详情,其中含有详细的人证物证。朱镕基当时表示:“不管清查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对不讲情面。”江泽民也表示:“不论是谁,都决不手软。”但不久,专案组发现,案件跟江泽民身边的贾廷安、贾庆林有关联密切,江泽民立场马上改变。

2000年,纪检、海关、公、检、法、金融、税务等部门协同办案,共有600多名涉案人员被审查,其中有近300人被追究了刑事责任。2001年7月还没有结案时,就已有几人被判处死刑,并执行。

一个世纪大案,在没有完全查明的情况下就枪毙十几个从犯,事实上是杀人灭口,把证据消灭,让“远华案”成为结不了的悬案。

红楼牵扯到的大老虎

赖昌星透露,他和江泽民5个秘书中的3个都很熟,包括“大秘”贾廷安。贾廷安是江当总书记时的办公厅主任。从江在电子工业部时,他就担任江的秘书。1985年,跟随江从北京到上海。1989年,又随江到北京。

2004年,江把贾廷安调升军委办主任,将贾廷安从上校直接擢升为中将。军委委员们提出,贾的行政级别也就是司局级,军衔是上校,这样做底下会造反。江不死心,再次提出,在中央军委讨论时又被搁置。可见贾是江的心腹。

赖昌星对《远华案黑幕》的作者盛雪说,“他(江泽民)本来也知道我是他秘书的好朋友。”

远华案中牵涉到的另一个主角是江的亲信贾庆林。

贾庆林生于1940年,因为与江泽民同具第一机械部工作经历,后来随着江泽民当上中共总书记,仕途水涨船高。

江泽民斗垮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后,1996年时任福建省委书记的贾庆林,被江提拔到北京当市长。2003年,国务院审计署爆出了贾庆林在福建主政期间的特大经济丑闻。

该报告披露,1993年由福建省委决定,投资20亿元,建设福州长乐国际机场。至1997年初,已超支12亿元。而1993年至1997年,贾庆林在福建省长、省委书记任期内,挪用和侵吞建造长乐机场建设费用。经查证,其中12.8亿元,被福建省委、省政府挪用侵吞了,大多消耗在给高干搞福利或下落不明。

审计署查证:借建机场挪用、侵吞的资金,部分是兴建和购买了570多幢豪华别墅,分布在福州,厦门,珠海、大连、青岛、无锡、杭州、北京等地,被230多名高官匿名侵吞。

当时,这一报告送江泽民审阅时,江泽民批示:类似长乐机场情况,比较普遍。之后便退回给国务院了。

贾庆林当福建省委书记时,他的妻子林幼芳在中国外贸集团福建省总公司任党委书记。林与远华撇不清关系,有严重贪腐行为。

为此,2000年江泽民让贾庆林与她离婚,用来表明贾跟林幼芳“划清界线”。林幼芳澄清指出,她“从来没有听说过那家在香港注册的华远公司”。当然林幼芳是在装傻,福建人都说,林幼芳负责福建的外贸,不认识福建的第一大进出口大富户,只有傻瓜才相信。

2003年十届人大、政协“两会”召开前夕,被江泽民内定为十届政协主席的贾庆林,以健康为由,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请辞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的职务,但被江泽民严词拒绝。江说:你要下台了,我就完了。可见江泽民有不可告人的经济犯罪没有披露出来。江利用贾,贾保护江,他们之间的利害关系可见一斑。

尽管江泽民把贾庆林塞进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但远华案始终是贾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

2011年7月23日,赖昌星被加拿大政府遣返回中国,当时正值中共高层聚集北戴河召开会议,商讨十八大人事权力分配。赖昌星回国,对贾庆林打击最大,贾因此放弃了十八大人事安排的发言权。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