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一尘不染的精神贵族(图)

悼念老友孟浪

2018-12-17 01:41 作者: 唐柏桥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唐柏桥先生
唐柏桥先生(图片来源:唐柏桥提供)

【看中国2018年12月17日讯】对不起,孟浪!今天才得知你已经离开了我们。我顿时一片茫然。你不该在这个时候离去,我知道你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情;但我又似乎感觉到,这也许对你是一种解脱。这个丑陋不堪的世界不配有你。你绝尘而去,顿时化为永恒,令人悲痛莫名,感慨万千!

你是一个真正的诗人,一个从里到外散发出贵族气息的文人,一个真正的精神贵族。你就像一颗没有任何杂质的顶级钻石,在当今中国可谓稀世瑰宝。可是,在你生前人们没有足够重视你,给予你应有的尊敬。你一个人独自在黑暗中艰难前行,几十年如一日,可你无怨无悔。你的淡然令那些名利之徒顿显丑陋,你的豁达令那些宵小之辈自惭形秽。我无法用文字描写你的精神境界。我只记得,在与你交往的漫长岁月中,我从未看到过你有一丝一毫的私心杂念。如果要用一个形容词形容你,那就是一尘不染;如果要用一个名词描绘你,那就是圣徒。你的一生完美地注释了什么叫诗人。我从不讳言,我几乎看不起所有的中国当代文人,而我不仅看得起你,而且只配仰望你!我从不恭维一个人,在你生前我也没有说过一句恭维你的话。但是今天我要在天下人面前赞美你,你不仅值得我的赞美,也值得所有华夏儿女赞美,因为你的诗歌,更因为你的为人!你为我们所有的人做出了榜样。

亲爱的同胞们,如果你不了解孟浪,请你现在就翻开他的诗集,用心去读他。我相信,你一定会被他的精神所感染,让自己在瞬间得以升华。

说着说着,又有点不舍了。我的老朋友,你为什么走得如此匆忙,连一句道别都没有?我们最后一次充满战友情怀的书信竟成了最后的绝笔,令人无限感怀!

“我和我太太已于一年半多以前从香港搬到台湾,在花莲居住。你住旧金山湾区,我在台湾东海岸,隔太平洋相望呢。祝一切都好!——孟浪2017年5月26日

我不知道你在台湾。我去年去了台湾,如果我知道就去看你们了。隔海相望。会有聚首的一天!也请你们多保重!——唐柏桥2017年5月26日”

我的好友,你走好!天堂有你!

无限思念无以言表,谨以此文悼念我的好友孟浪!

唐柏桥

2018年12月15日于美国硅谷

 

附注:孟浪简介

孟浪(1961-2018),原名孟俊良,1961年8月生于上海吴淞,祖籍浙江绍兴。大学期间开始写作并参与地下诗歌运动,系《MN》《海上》《大陆》《北回归线》《现代汉诗》等多份民刊的主要创办人之一,1980年代“海上”诗群的代表性诗人。1995年应美国布朗大学之邀任驻校诗人(1995-1998)。1993-1995年担任《倾向》文学人文杂志编辑协调人,1995-2000年担任执行主编。著有诗集《本世纪的一个生者》《连朝霞也是陈腐的》《一个孩子在天上》《南京路上,两匹奔马》。编有《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观1986-1988》(徐敬亚、孟浪、曹长青、吕贵品编,1988)。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