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连载】曾山教儿子恐怖手段 曾庆红阴森森一点就透(图)

中共大太监曾庆红家史(十)

2018-12-30 00:15 作者: 屠龙、梦圆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曾庆红天生长着一副鹰勾鼻子,瘪嘴一咧皮笑肉不笑的阴森森的劲儿,孩子们都怕他。
曾庆红天生长着一副鹰勾鼻子,瘪嘴一咧皮笑肉不笑的阴森森的劲儿,孩子们都怕他。(HECTOR MATA/AFP/Getty Images)

接上文:【独家连载】太监结婚 曾庆淮为啥原名曾庆坏?

华东保育院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间就到了1948年4月,熟悉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这是中国内战三大战役快开始的时候。中共这个时候忙着调兵遣将,扩张地盘。

延安突然发来一个命令,为了让华东解放军的将士们能够轻装上阵,成立华东保育院,把所有的军队将领的孩子们都送到那里抚养。

这个似乎是“党的关怀”的命令其实很没道理。中共的高官都是有特权的,即便是在战争年代,他们的太太们留守安全的地方,抚养孩子是完全做的到的。况且她们根本用不着不上战场。

更没有道理的是这次的保育院的负责人,没有从懂得养育孩子的能干的家庭主妇中、或熟悉这些孩子的当地的高官太太中挑选,而是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刚从大连来的黄海明、李静一,还有“男人婆”邓六金。

男人要上前线打仗,儿女们又要送给一群“男人婆”管制,实为当人质,这帮高官太太们不免都眼泪汪汪,可是没有办法。他们把孩子们送去的时候都嘱咐他们千万别得罪了那些“阿姨”,要不就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

抗战中中共的官员们没抗日,一直在忙于阶级斗争和人民内部矛盾,大家关系一直不好,要团结起来打仗很难配合,有儿子们在“保育院”做人质,在这样强大的后盾的支持下,这些中共的将领们空前的团结起来,为了这帮儿子孙子,不得不服从命令,好好打仗。

高官们为了让孩子们少受苦,对这个保育院投入很大,在当时打仗的时候,条件那么艰苦,保育院里从来没有缺了食物供应,什么猪肉、大米、白面都还平常,华东局还向保育院拨了5头奶牛、4只奶羊,给孩子们供鲜奶。大太监曾山不用上战场,但邓六金把曾家两个孙子也都招进去沾光。

保育院的孩子们

即便如此,似乎这帮儿孙们生活还是不宽裕,比如只有小鱼吃,要用醋炖烂了连骨头一起吃,说是为了“补充钙质”。只有骨头汤喝,肉哪里去了不知道。当然这些“艰苦条件”无疑是对“革命接班人”们最好的“锻练”。

这个任务对曾山来讲并不轻松,这帮孙子都是受“党的教育”长大的,天不怕地不怕,个个脾气还都挺拧,不好伺候。虽然是人质,但那些老爹都不简单,哪天随便哪个孙子要是告一状,自己这个脑袋可是保不住。他嘱咐老婆,一定不能得罪这帮孙子。

在小太子爷中混,曾山对曾家孙子们的教育很严,他逼着丁丁把《辨奸论》背下来,并教他如何辨别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不好。不过搞阶级斗争的曾山教曾庆红的绝不是辨明之后,化敌为友,而是怎么挑逗孩子们互相斗争,用恐怖手段把敌人制服了。这个丁丁也是天生阴险狡诈,对这东西一学就会,一点就透,连大人都蒙不了他。加上他天生长着一副鹰勾鼻子,瘪嘴一咧皮笑肉不笑的阴森森的劲儿,孩子们都怕他。

可以说所有这些都是曾庆红后来当上江泽民的大内总管的基础。

在孩子群里,丁丁年龄比较大,加上老妈就是院长,所以特别牛,人家喝汤,他吃肉,他觉得谁好,跟老妈说说,那个孩子就能多块肉吃,他觉得谁不好,那孩子连汤都喝不上,丁丁还会带着一群孩子对他进行“斗争”。孩子们打架,大人们也就不好说什么,所以,丁丁是爸爸妈妈的好帮手。不久,邓六金就升职成了“保育院”院长。

经过这种马戏团驯兽式的训练,时间长了,这些高官的孩子们都形成了条件反射,习惯于拍这个小太监的马屁,丁丁和阿瘤的妈妈也成了所有孩子的“邓妈妈”。后来中共的电影中感叹:“啊,摇篮!”

1949年,上海被中共占领,这个华东保育院被搬到上海。

斑斑劣迹

对曾山来讲,日本鬼子并不可怕,老百姓的死活也不重要,但自己人总是最危险的。因为他的专业不是打仗,而是搞阶级斗争。中共的阶级斗争从来就没有停过,即便在抗日战争时期。

据说1943年初,华中局派曾山到新四军七师指导工作。曾山刚到芜湖七师师部时,就遭到袭击,并遭到机枪疯狂扫射。他从马背上滚下山沟,才躲了过去。这新四军的师部也不是普通的地方,哪里会说被包围就被包围。在这个故事中,似乎日本鬼子在打游击。

其实,我们不妨这样想想,1941年新四军刚被灭了,曾山奉老毛的命令负责对剩下的新四军进行清洗,这事情和当年杀AB团一样。在新四军干部们的眼睛里,曾山这个名字和黑白无常没有什么区别。

要是曾山去哪里“指导工作”,那肯定是要大开杀戒。这帮原来的干部为了保命,对这个来“指导阶级斗争”的领导开机枪,也在情理之中。此后,1943~1944年,华中局通过党校举办了几期县团级干部整风学习班。认真贯彻了毛泽东“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跟着共产党干不出好事来,共产党懂得如何利用所有的人干坏事。老实人,比如张思德,跟着共产党就是看鸦片窑,后来被砸死了。坏人,比如任弼时,就派他去卖鸦片。糊涂人,比如雷锋就能被树成典型,利用他乐于助人的本性为障眼法,让全国人都变成中共杀人机器上“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反正你有什么优点缺点,只要是党用的着,都能让你为党发挥作用。

在抗日战争中,曾山跟着老毛当汉奸,设立了华中印钞厂,还成立了中共在华中地区的第一个伪银行──华中银行。这个银行印制伪钞,加剧了当时因为战争造成的通货膨胀,让本已在战争中痛苦不堪的中国老百姓的生活雪上加霜。

曾山是个龌龊人,所以党利用他的地方就很多。从抢劫吉安开始,曾山就一直在帮着共产党搜刮老百姓。1979年7月15日《人民日报》发表的《无产阶级的忠诚战士──曾山》一文中这样写到:“自1947年国民党军队向山东解放区发动所谓重点进攻,到华东全境获得解放,在将近三年多的时间里,他(指曾山──作者注)负责指挥华东各省,特别是山东省的广大农民,每年贡献出20亿斤公粮和其他大量物质。”

中共最得意的就是所谓的“三大战役”,尤其是淮海战役,在缺乏现代运动工具的情况下,军粮和军用物质全靠数十万数百万的人民群众,主要是农民群众,用肩挑、手推车和牲口驮运等方法运送前线。

我们从这些数据上可以想见当时的情况,就每年20亿斤公粮来看,当时在战乱中,华东地区老百姓的生活决会不比59年到61年那三年人祸中的生活好。

(未完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