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大学教授抱怨:中国学生真的太多了!(组图)



中国留学生(示意图/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8年12月31日讯】据海外中文媒体报道,去年,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艺术系教授Kip Fulbeck以客座讲师的身份上课,他发现有许多同学上课睡觉、玩手机以及示意去洗手间却再也没回来,也注意到似乎犯这些错误的学生大都是中国学生

于是,今年秋季学期开学时,他用英文和中文双语的课堂规则PPT作为开场:Turn your phones off.Go to the bathroom now.(立即关闭手机。现在就去洗手间。)


幻灯片内容(图片来源:留学爆米花)

PPT被打开后,有的学生倒抽了一口气,有的学生耸耸肩不在意,有些学生拍下了PPT,并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出去。

很快就有中国学生团体提出这是种族歧视,并发起了请愿,要求给出官方解释,一时喧哗一片。

随后,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副校长David Marshall表示,学校已了解情况,并要求双方都坐下来讨论此事,最后由教授在课堂上就此事道歉,并发布声明,才算告一段落。

据报道,在过去十年里,加州大学国际生数量增加了两倍多,而中国留学生则增长了八倍多。留学生所支付的高昂学费帮助加州大学抵消了2008年金融危机引发的资金大幅削减。仅2017年,UCSB就招收了2173名中国学生,是最大国际生比例。

除了Kip Fulbeck,也有其他老师表示:大学根本没有为迅速增长的中国学生潮做好充分准备。近年来他们一直敦促校方严格筛选国际生的语言技能,并且为国际生提供更多的语言辅导、生活帮助,同时指导国际生了解大学相关规范,包括学术诚信、尊重课堂等。

一位纽约大学的中国史教授也曾提出过类似问题。当时,她在《华尔街日报》中“毫不留情”地指出,中国学生对她上课构成负担,因为她不得不为了他们调整上课形式。许多中国学生“极度准备不足”,“他们几乎不知道对一段文本进行分析是什么意思。对于他们,做到分析性思考和写作(analyticalthinking&writing)非常困难。”

这样的言论在“人文学科”的课堂上体现的尤为明显。在这位教授“中国历史”的美国老师看来,中国学生存在着一些较为普遍的不足之处:

第一,中国学生在批判性阅读和“分析”能力上的确有所欠缺。

例如:面对两三份来自不同视角或立场的有关同一个事件或主题的材料,中国学生在分析时往往是:选择一种跟他们的理解更相投,让他们看起来更舒服的解读。

这不仅反映了人文学科思维方式和技能上的短板,还体现出某种“国家主义倾向”——“有时中国学生相信他们应该选择一种对中国最有利的解读,然后忽略材料的其他部分。”

正是中国学生在当今中国的教育体系中培养出的应试能力,使得他们希望回避美国博雅教育所要求的更加灵活的学习方式,使得他们去选择自以为对授课内容已经有所了解、有一定基础的课程,因为他们觉得在这些课程上,凭借自己的“应试”策略,更容易取得好成绩。

于是他们将自己从小到大所记忆的能够应对中国历史考试的内容,搬用到美国的中国历史课上,以为这就够了。但这些为学生往后的学术研究打下基础的课程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确认中国学生以为他们所掌握的、从以前受到的教育中得到的对中国的既定看法。

第二,中国学生想要“正确的”答案。

他们太害怕失败,这就意味着——适得其反。这正意味着他们在人文学科的课堂上很难取得成功。

人文学科的课程要求阐释的能力,而中国学生并不相信他们自己的阐释能力,而试着去敲定一个标准答案,因此他们“仅仅是把我(教授)说过的话重复给我”,相信那大概就是“正确的”,就是“我想要听到的话”。

“优秀的标准不是客观的对与错,真和假,而是分析性的,而且更加主观。中国学生不太容易理解这一点”,而更严重的情况,是他们“不知道什么叫抄袭”,尽管这在学生手册、教学大纲与课堂上被反复重申,仍然时有发生,而且中国学生比其他地方的学生更容易犯这个错误。

前几年,《华尔街日报》曾对美国50所国际生占比较高的公立大学进行学术诚信分析,从数据来看,相较于本土学生,国际生作弊比例确实较高,并且高得多。并且,在采访过程中,很多大学特地指出中国留学生作弊情况普遍。

对此,就有中国学生表示,学费压力实在太大了,有些父母以及学生本人希望能拿个漂亮分数提前毕业,于是选择最糟糕的方法——作弊。

报道称,中国学生在多年来为美国大学提供充足的经费来源的同时,还是要认真考虑一下留学是为了什么,以及怎样达到这些目标的问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