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关系新趋势:信仰自由与无神论之战(图)


美国总统川普与副总统彭斯
2018年5月21日,美国总统川普与副总统彭斯参加中央情报局局长哈斯佩尔(Gina Haspel)宣誓就职典礼(图片来源:Mark Wilson /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月1日讯】(看中国记者忆文编译)宗教信仰自由是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与北京对抗升级的又一主题,而这与美国基督教领袖们的想法一致。

专门报道政治问题的美国新闻杂志《政客》(POLITICO)周日(12月30日)刊文称,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10月发表对中国政策的演说激怒了北京,彭斯警告说中国(中共)已成为美国危险的对手。虽然彭斯专注于北京的贸易政策、网络间谍活动等人们熟悉的问题,但他也谴责了中国“公认的无神论共产党”。

彭斯:中国基督徒处于“绝望时刻”

彭斯指出北京“正在拆毁十字架,烧毁圣经,囚禁信徒”,有组织地镇压宗教。中国基督徒处于“绝望时刻”。

彭斯的讲话也谈到了北京对中国佛教徒和穆斯林的镇压,说明了宗教自由是川普总统与北京对峙的主题,一些外交政策内部人士警告说,这可能会发展成为一场新的冷战。

中国当局本月抓捕中国知名的基督教牧师王怡及其100多名会众,这在美国基督教福音派媒体被广泛报道。CBN发布了王怡牧师的公开信,表达了他“对共产党政权迫害教会感到愤怒和厌恶”。

几天后,川普的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共和党人、前堪萨斯州州长布朗贝克(Sam Brownback)谴责镇压行动,并表示自彭斯的演讲以来的几周内,对于宗教信仰自由问题的关切“只会增长”。

比起大豆关税和网络间谍等问题,中国的宗教迫害较少得到媒体关注,但保守的基督教活动家和CBN等媒体密切关注这一点。

9月,从基督教角度报道美国外交政策的Providence杂志写道,2018年中国的宗教压迫达到了“自文化大革命以来前所未有的持续强度”。

历史的回声

川普政府也在这一方面一再批评中国。

在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美国国务院指出,在整个中国,都有宗教信徒在拘留期间死亡,以及政府虐待、拘留、逮捕、折磨、判处监禁、骚扰已注册和未注册宗教团体的信仰者。

宗教活动人士表示,彭斯、布朗贝克、国务卿蓬佩奥和其他川普的高级助手都是真正关心宗教自由的信仰者。他们也承认这个话题恰好是宗教保守派的一个强有力的政治信息,可能有助于支持川普的对抗中国(中共)的政策。

一些宗教领袖甚至听到了历史的回声:冷战时期的美国总统,特别是里根总统对“无神论”苏联共产主义的谴责。

川普总统任命的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保守派基督教领袖鲍尔(Gary Bauer)说,“在美国的腹地,往往有更高层次的人关心信仰,提醒人们一个政权——无论是苏联还是今天的共产主义中国——正拒绝上帝,”他表示,这个政权用官方无神论政策为其外交行动提供说辞。

里根总统在1983年给苏联贴上了“邪恶帝国”的标签,人们也许不太记得,里根正是在向全国福音派协会发表讲话时提出的这一点。

里根当时誓言,苏联人“必须明白:......我们永远不会放弃对上帝的信仰。”

信仰自由被纳入本届政府的矩阵

川普本人很少涉及宗教自由或人权问题,在谈到中国时,他主要关注北京的贸易行为。但他的政府,这个在2016年以福音派为基础的政府支持了川普,并持续踊跃地支持着他,这个政府强烈主张国际宗教自由。

例如,今年早些时候,国务院举办了首次专门讨论这一问题的外交部长级会议。中国未被邀请,并成为包括美国在内少数签署国联合声明的抨击目标。

托尼・珀金斯(Tony Perkins)是另一位在宗教自由委员会任职,并与白宫关系密切的基督教保守派人士。“这届政府正在将这一点纳入我们所有政策的矩阵中,”他说。“这不仅仅是一次性线路。”

国务卿蓬佩奥在9月举行一次活动上谴责了北京对宗教的迫害。他说,中国政府对中国基督徒进行了严厉的镇压,“包括关闭教堂、焚烧圣经,以及命令追随者签署放弃信仰的文件等令人发指的行为。”

和彭斯一样,蓬佩奥也谈到了中国穆斯林人口的困境,特别是来自中国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国务院官员最近在立法者面前作证说,现在有多达200万穆斯林被限制在中国的特殊营地。

中国政府经常将维吾尔族穆斯林视为潜在的恐怖分子,并称这些营地的目的是职业培训和提高生活技能。但美国国务院官员巴斯比(Scott Busby)表示,其真实目标似乎是“迫使被拘留者放弃伊斯兰教,并拥抱中国共产党”。

本届政府的首要任务

虽然在华盛顿活跃的福音派团体倾向于主要关注中国和其它地方对基督徒的迫害,但有些人也表示,他们关心包括穆斯林在内的所有宗教团体的宗教自由。此前,在接受《政客》的采访中,布朗巴克强调,他还希望保护人们“根本没有宗教信仰”的权利。

川普政府可能会在未来几周内针对一系列国家的官员公布一系列与人权有关的制裁措施。一些中国观察家希望这份名单中包括陈全国,这位共产党的高级官员据说策划了反穆斯林的镇压,并在压制西藏佛教徒方面发挥了作用。

“这是一个关键时刻,”美国牧师、倡导中国宗教自由的组织——中国援助组织(ChinaAid)的创始人鲍勃・副(Bob Fu)说。

布朗贝克、蓬佩奥的发言人没有立即回应《政客》的评论请求。彭斯的白宫发言人表示,“全世界的宗教自由是副总统和整个政府的首要任务。”

鲍尔预测,即使川普总统扩大与中国的贸易战,福音派和美国核心选民也将继续支持川普。川普政府也看到了其支持者的潜在痛苦,已采取一些措施来缓解这一打击,例如提供农业补贴。

通过对大豆农民等特定美国产业进行报复,中国(中共)正试图向美国政府施加压力。鲍尔说:“我认为中国将在这一努力中失败,对川普-彭斯政策的支持将保持强劲。”

川普政府愿意冒险

就宗教信仰自由,川普政府一直愿意做出一些冒险的举动。

此前,由于美国牧师安德鲁・布伦森(Andrew Brunson)被土耳其判处入狱,川普采取的外交政策令人震惊,川普对土耳其和该国两名内阁官员实施经济制裁,而土耳其是美国的重要盟友和北约成员。

随后,经济制裁让土耳其经济处于崩溃边缘,在布伦森牧师的事件上,川普总统得到了福音派的支持,布伦森最终获释,对土耳其的制裁也随之取消。

川普政府将在多大程度上推动北京实现宗教自由,这可以归结为总统本人以及中国愿意采取什么措施来缓解他对贸易的担忧。

而中国人对他们的全球形象特别敏感。正像前苏联一样,中国(中共)对美国乃至世界的威胁也不容忽视。

报导援引一名参议院民主党助手的话说,如果关税战变得非常糟糕且经济下滑,那么川普政府的官员针对北京采用“邪恶帝国”的说法,“我不会感到惊讶”,这已经有过范例。

但是,如果开始使用“邪恶帝国”的标签,将再难以美化成朋友,助手补充道。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