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跑路被抓自杀:谁在让董事长们“无路可走”?

2019-01-05 08:30 作者: 陈武亮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9年1月5日讯】2018年1-10月,有460多名董事长辞职,19名上市公司董事长跑路,30多名董事长被抓或立案调查,还有3名董事长自杀。

中国上市公司仅2900多家,董事长离职、跑路、出事的公司就超过500家,超过上市公司总量的1/4。特别是3名董事长自杀,足以让上市公司的同行们心惊胆战。

董事长的日子为何如此“不爽”,究竟谁逼得这些人“无路可走”?

探究这个问题前,先看一组数据。据中泰证券研究,在董事长、高管离职的上市公司中,经营现金流为负的超过50%,资产负债率较一季度恶化了70%。而房地产行业,有近一半企业资产负债率超过70%,其中有20家公司负债率超过了85%。

一言以蔽之,自2016年底中央开始实行“去杠杆、防风险”的宏观政策以来,整个社会都处于一种对钱的“饥渴”状态。据央行统计,从2017年5月自2018年5月,整个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一直在个位上徘徊,社会融资规模由以往的10%以上降至个位数,“缺钱”几乎成为所有企业的共同“症候”。

董事长因何而坠楼——2.1亿借款,利息5.9亿!

从2017年开始,“找钱”成为几乎所有企业董事长的共同任务,在全民“找钱”的情况下,融资成本越推越高。据中国社科院2018年2月1日发布的中国社会融资成本指数,2017年中国社会融资(企业)平均成本为7.6%,其中除银行贷款(6.6%)、承兑汇票(5.19%)、企业发债(6.68%)、上市公司股权质押(7.24%),融资成本低于平均值外,其他方式融资成本远高于平均值,其中保理平均融资成本为12.1%,小贷公司平均融资成本为21.9%,互联网金融(网贷)平均融资成本为21.0%。

银行贷款、承兑汇票、企业发债的融资成本虽然较低,但是“门槛高”,一般倾向于国有企业和大型民营企业,一般民营企业是可望而不可即。一些上市民营企业,还可通过股权质押融资,于是从2018年年初开始,民营上市企业竞相提出股权质押。专业机构Wind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0月23日,沪深两市整体质押股数6427.95亿股, 占市场总股本的10.01%,市场质押市值为42987.04亿元。其中,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在70%以上的上市公司有858家,相较于2014年初的261家,增长2.29倍。

由于股市疲软,股价一跌再跌,不少企业质押的股票触及平仓线。据《红周刊》统计,2017年10月24日—2018年10月23日,低于平仓线的上市公司约557家,涉及1807笔股权质押,股权质押规模2689.11亿。为此,一些企业董事长(大股东)不得不一再补充质押,以获得足够融资。10月8日至23日,上证指数罕见深跌,跌幅达7.6%,136家上市公司的股东需要进行补充质押,大股东疑似触及平仓市值或高达1.07万亿。

补充质押进一步加重了股价下行。整个10月,补充质押的300余家上市公司股价平均下跌幅度达20%,远高于市场指数下跌幅度(5%~9%)。

尽管股价下跌会一时影响投资者兴趣,但通过股权质押获得的融资的确帮不少企业解决了“燃眉之急”。对于未上市的中小民营企业来说,以上融资渠道十分狭窄甚至被完全堵死,剩下的渠道唯有找小贷公司、互联网金融公司甚至民间高利贷。

高额的融资成本对生产经营困难的中小民营企业来说,可谓不能承受之重。1月30日坠楼的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坠楼与高额的民间借贷密切相关。据媒体报道,为了维持公司运转,周建灿曾从民间机构借了一笔2.1亿元的借款,仅利息就偿还了5.9亿元。近两年,周建灿从民间筹资及担保的金额约29.11亿元,支付利息多达17亿元。为了解决资金困难,周建灿去世前曾谈妥了一笔1亿元的借款,但在坠楼前一天借款人变卦,因为周建灿上了当地民间借贷圈的“黑名单”。绝望之中,周建灿不幸走上了绝路。

P2P遭遇集体寒冬——21岁企业家绝望自杀

21岁的“丽江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张启伟自杀。据坊间传闻,极可能与涉嫌非法集资有关。就在张启伟自杀的第二天(8月1日),丽江市公安局古城分局就对其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进行立案侦查。

“出事”的金融平台公司的董事长与实际控制人列表如下:

时间//涉事董事长(实控人/法人代表)//事由

2月1日//钱宝网实际控制人、总裁张小雷//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4月10日//善林金融董事长周伯云//涉嫌非法借贷、虚假宣传,公司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查封,本人向警方自首

5月8日//广东云联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明//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犯罪,被广州市公安局逮捕

5月15日//CNCBK集团董事长俞润东//涉嫌金融传销罪,被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公安局逮捕

5月17日//杭州浙优理财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傅音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逮捕

7月11日//“钱爸爸”董事长袁涛//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深圳市福田公安分局立案侦查

7月15日//雅堂控股集团董事长杨定平//涉嫌金融犯罪,向成都市公安局天府新区分局投案自首

8月27日//上海联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顾国平//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逮捕

9月12日//广州中青金服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元涛//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逮捕

9月18日//“掌悦理财”实际控制人王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逮捕

9月19日//上海P2P平台“钱妈妈”实际控制人刘某//涉嫌非法吸取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逮捕

9月29日//深圳合时代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前法人马文亮//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刑拘

其实,云南丽江祥利投资有限公司被查只是2018年6~7月,全国44家被查的P2P平台之一。从2018年6月开始,上海、广州、南京等多地对P2P网贷平台进行了集中清查,此是全国整顿互联网金融平台乱象的举措之一。

实际上,互联网金融平台“爆雷”从2017年年底就开始了,至2018年6、7、8月,“爆雷”的P2P平台此起彼伏:如钱宝网、钱爸爸、唐小僧、云惠联、永利宝、善林金融、雅堂控股等。据统计,截至9月4日,全国有网贷平台6406家,目其中能正常运营的平台有1593家,其他4813家平台因违规贷款风险失控、资金链断裂等问题“半死不活”。为补充资金,维持平台运转,一些企业铤而走险,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最终受到国家的严厉打击。

从曝光出来的案例看,一些P2P平台非法集资的金额已达数百亿元,涉及的用户多达千万人。2018年2月1日,钱宝网董事长张小雷被捕时,其公司非法集资未兑付的本金高达300亿元。4月10日,善林金融董事长周伯云被查时,其管理的资金规模已超100亿元,待还余额逾30亿元,该公司在全国的分支机构(门店)多达658家,涉及用户逾千万人。另一家城城理财董事长傅音杰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捕时,其涉及资金规模已达114亿元。如果不予打击,将严重影响金融秩序和社会安定,因此一旦被发觉,这些公司的董事长或控制人将在劫难逃。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