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驻古巴外交官遭声波攻击 凶手是它?(图)


聲波
有多名美国驻古巴外交官反映听到了持续、高频率的噪音,而后引发头痛、恶心和晕眩等症状。(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1月6日讯】2016年9月,有多名美国古巴外交官反映听到了持续、高频率的噪音,而后引发头痛、恶心和晕眩等症状。经检查结果发现,他们有脑震荡或脑损伤的迹象,而被传为声波武器所攻击,也因此致使两国交恶。4日,据美国与英国两位学者第一次证实,在研究美国外交官自行录制的噪音音档之后,发现此种噪音是来自于求偶中的“印度短尾蟋蟀”(Indies short-tailed cricket)。

根据外媒报导指出,当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整合生物学学者史塔布(Alexander Stubbs),于初次听到噪音音档之后,就记忆起他在加勒比海地区进行田野调查时的某一种昆虫。之后他和英国林肯大学生命科学学者蒙特亚莱格雷(Fernando Montealegre-Z)共同进行研究,发觉此种噪音脉冲率及最强频率等声波模式,它和雄性昆虫在求偶时所发出的鸣叫声音,可说非常相似。

为了能够找出可匹配的昆虫,他们两人逐一地分析所取得的田野调查音档,其中包括了佛罗里达大学线上数据库中关于北美洲昆虫的纪录,最后发现“印度短尾蟋蟀”叫声最接近。不过,此种蟋蟀的叫声频率高,速度也快,但美国外交官录下的噪音却没有规律性,这种种差异可能与昆虫声音是在野外录制有关,因为外交官是在室内录下的噪音音档。所以,史塔布就改于室内播放野外音档,此时当鸣叫声从墙壁反弹的时候,就呈现出相似的不规则脉冲。

他们两人在分析报告中称,印度短尾蟋蟀的鸣叫声,在持续时间、脉冲频率的稳定性、脉冲重复率、个别脉冲震动及功率谱等方面,皆与外交官录制之噪音互相贴合。

加拿大麦基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专门研究昆虫声音沟通的学者波拉克(Gerald Pollack)表示,他对此项分析赞誉有加,更直称此乃有充分证据的假设,让一切似乎都说得通。

已知印度短尾蟋蟀存活在大开曼岛、佛罗里达礁岛群及牙买加等地,而另一种与它血缘非常相近的蟋蟀,则生活于古巴一带。而史塔布就是在哥斯达黎加录到印度短尾蟋蟀的鸣叫声,他形容此种蟋蟀的叫声大得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甚至以时速65公里驾驶柴油卡车,也都可以听得到。

1957年,有一位多明尼加昆虫学家曾经指出,雄性印度短尾蟋蟀能够发出持续性的嗡嗡声,它的其音量及穿透力,足以使房内充满了吵杂声。

史塔布与蒙特亚莱格雷已经在美国“综合与比较生物学学会(SICB)”年度大会上,提出了这个结论,且计划在数日之内,就会把研究成果投稿到学术期刊。另一方面,史塔布强调,此项结论并未完全排除美国外交官遭受攻击的可能性,他们仍然有可能是因为和声波完全不相干的因素而受伤的。

声波武器攻击事件

近两年美国驻古巴的外交人员和家属,先后也有26个人被声波攻击,以致出现类似脑震荡及轻度创伤性脑损伤症状。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报告显示,这些被声波攻击的人员,皆称他们听到了奇怪的声音之后,就开始出现头痛、恶心、听力下降、认知问题及其它健康方面的问题。此声波攻击事件曾经一度致使美国和古巴关系恶化,更引致美国驱逐古巴外交官的事件。

2018年5月23日,美国国务院对身处中国的美国公民发出警告称,因为美国政府发现派驻在广州市的驻外人员,也出现了轻度创伤性脑部损伤的“声波攻击”(Sonic Attack)类似症状。因此,希望身在中国的美国公民要小心。

2018年11月29日,一位加拿大高级官员在记者会上证实,该国有一名驻古巴的外交人员,在今年夏天出现神秘症状,后经医疗团队进行检测之后,研判是遭受高科技声波攻击所致,目前受害者已获外交部同意返国。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