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先觉 这位反共义士的思想超过许多学者(组图)

“新中国”的叛逃者──韩战反共战俘的生死逃亡路

2019-01-31 09:31 作者: 常成

手机版 正体 1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志愿军战俘营的反共义士。
志愿军战俘营的反共义士。(视频截图)

按:1951年1月,王福田在审讯中解释投降动机:以他在抗战中参加中美合作训练班时对美国人的了解,他相信美军会善待俘虏。他还要求美军送他去台湾加入蒋介石的军队。

单位与职务:第4野战军第42军124师372团2营5连4排2班战士

叛逃或被俘日期:1950年11月7日前后

多份美军审讯报告记载王福田于10月8日在长津湖西南约20公里的黄草岭被美军俘虏,而第124师早在9月15日就从辑安入朝。12该记录肯定是错误的。9月15日美军才在仁川登陆,朝鲜军队尚未溃败,金日成不可能在此时让中国军队进入朝鲜。直到联军收复汉城之后,10月1日金日成才首次向中共求援。10月7日美第八集团军跨过38度线向朝鲜西北部进击。而负责攻占朝鲜东北部的美第十军所属海军陆战队第一师从仁川上船,绕过大半个朝鲜半岛,迟至10月26日才在元山登陆,11月2日首次与志愿军第124师接触,随后在兴南通往长津湖的峡谷中激战六日,艰难缓慢地推进。第124师遭受重创后于7日撤退,与美军脱离接触。据美军史记载,第372团的Wang Fu Tien在战斗最后阶段被俘。此人就是王福田,其被俘时间大约是11月7日。

美军史称王福田为俘虏(prisoner),审讯报告称其“被俘”(captured),都未使用“逃兵”(deserter)一词。这位未来的反共战俘领袖在战场上是主动投诚还是被俘呢?由于美军很难辨别在战斗中投降的敌军士兵是出于主动还是被动,一般把所有战场俘虏都记录为“被俘”。“逃兵”一般用来描述那些脱离原部队,藏匿起来伺机投降或穿越防线前来投诚的敌军官兵。王福田虽然不是逃兵,也属主动投降。1951年1月,王福田在审讯中解释投降动机:以他在抗战中参加中美合作训练班时对美国人的了解,他相信美军会善待俘虏。他还要求美军送他去台湾加入蒋介石的军队。1953年,美国社会科学家在济州岛战俘营访问王福田,这位“身材高大、性格刚烈”的战俘领袖声称自己曾三次试图叛逃,直到1950年11月才成功。很明显,王福田一直渴望逃离,却苦于没有机会,直到黄草岭之战共军受创撤退,他终于乘机向联军投降,成为韩战最早的一百名中国战俘之一。

时年32岁的王福田于1918年出生在河北省高阳县氾水村,只读过一两年小学。按照中共的阶级理论,他应该算是工农阶级出身。不过,以中共阶级成分划分的实际经验,这个后来抵制中共思想改造的国军老兵却可能被定性为“兵痞”。1932年王福田年仅14岁,便到沈阳的日军军械部门做过七个月的学徒。抗战爆发后,1938年6月王在绥远参加傅作义的第35军新编第31师输送营,任传令兵。18后转入中央骑兵团与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成立的中美训练班受训,其后加入中美训练班别动军与日军作战。抗战胜利后,王的单位被改编为戴笠属下的交通警察部队,负责保卫包头至北平的铁路。平津会战期间,王于1948年12月11日在北平西北郊沙河被解放军第42军第124师俘虏。三个月的思想改造结束后,王随部队南下,征战保定、郑州和安阳,并于1949底西进川东达县。1950年夏第124师移师东北,在吉林通化整训,后入朝参战。

王福田于1948年底被中共俘虏的时候,已经在国军服役十年,大概是受限于教育程度,他的最高军衔只是士官长。被俘后他被降级为普通战士,主要从事搬运等体力重活。思想改造期间,性格刚烈的王福田忍不住顶撞中共干部。连指导员讲课宣称八年抗战都是八路军的功劳,国民党毫无贡献。王愤而起身质问:“共产党还有没有良心?抗战时期的八大战区,有哪一个战区的司令长官是共产党?”于是王被定为“反革命”,被关禁闭一周。王认为中共“颠倒黑白”,遂产生了逃跑的念头。此后一年中,他两次逃跑,皆告失败。其中一次王被地方政府抓获送回团部,在斗争大会上被批斗。

1950年7月,部队开始抗美援朝的动员。排长告诉大家美军是纸老虎,并不可怕,王反问道:“那怎么说我们解放不了台湾就是因为美国第七舰队的阻挠呢?”结果王被定为特务嫌疑,被关押27天,直到部队要开拔入朝才获释。在朝鲜,中共干部为了提高士气,宣称国民党派了33,000人来韩参战,而这些中共过去的手下败兵是不堪一击的。王福田心中窃喜,盼望已久的机会终于来了。

尽管王福田的教育程度很低,但他善于观察,长于表达,因此美军对他多次审查,调查他的个人及部队历史,并记录他对各地政治、经济、社会、交通以及民生等各方面的观察。在审查中王多次表达强烈的反苏反共思想:他谴责苏军强暴中国妇女,劫掠东北资源;他抨击中共在八年抗战后破坏得来不易的和平,挑起内战。在美国社会学家面前,王福田对共军生活的描述颇具哲思:“我们都和木偶一样:有眼睛,却看不见;有耳朵,却听不到;有嘴巴,却不能说。”中共对王福田的思想改造显然失败了,反而使他成为更坚定、更善辩的反共分子。

反共义士
反共义士(视频截图)

在战俘营,王福田迅速成为反共战俘领袖,任大队长等职,还曾短期担任第86战俘营联队长。1954年1月到台湾后王被核为少校;4月被授予六等云麾勋章,表彰其“捍卫国家或镇慑内乱建有战功”。蒋经国领导的反共义士就业辅导处编写《反共义士请勋奖建议册》,列举王福田“功绩事实”:

一、最早投奔联军,誓决不返匪区,并在联军广播(劝)匪军投诚。二、发起反共组织,打死匪特分子多人,使大家安全。三、诚心待人、处事公平、廉洁领导、达成回国志愿。

1954年9月,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泰勒(Maxwell Taylor)将军访台,王福田等30位“反共义士”代表前往拜谒。1955年王应美国新闻处之邀赴泰国作巡回演讲,为期三个月,听众累计十万人之众。美新处致函台湾外交部,称赞“王少校以其个人经历,对共产主义作深刻真实之剖析,使人无懈可击,……已使泰人对共产主义之恐怖生活留下深刻印象。”在反共宣传价值甚高的1950年代,只读过一两年小学却口才辨给的王福田成为演说家。后王被调往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第六组,从事大陆情报研究与心战工作。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