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溪百年首位女木匠师 黄裕凰走出自己的路(图)

2019-02-06 22:57 作者: 吴睿骐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桃园市70年次女生黄裕凰是大溪百年来首位女木匠师。
桃园市70年次女生黄裕凰是大溪百年来首位女木匠师​​​​​​​。(摄影:吴睿骐/中央社)

【看中国2019年2月6日讯】桃园市70年次女生黄裕凰,20多年前继承家业在桃园市经营神桌制作,透过女性细腻特质,在木制神桌上保留榫接技艺,成功打响名号,不但是大溪百年来首位女木匠师,更为木制神桌创造一条活路。

桃园市大溪区,是台湾闻名的木艺之都,这个向来被视为男人工作的传统工艺,却出现了百年来,首位女木匠师“黄裕凰”。

7年级的黄裕凰说,自己从小就不爱读书,国中毕业后,在父亲的半强迫下,开始了晚上念夜校、白天在自家店里与木工厂打杂的生活,但好胜的自己什么都不懂,也答不出客人问题,才会主动接触了解,耳濡目染下,也开始捡些师父的工作来做。

黄裕凰表示,一开始,师父们只让自己扫地打杂,但不服输的她总觉得“怎么只有你们男生才可以”,记得一次想要协助打磨重约3、40斤的神桌脚,“你不行啦,扛不起来的”,师父们贴心的叮咛提醒,听在好胜的自己耳里很不是滋味,她说,那是自己第一次扛起神桌脚独立作业,也跌破师父的眼镜。

“其实当学徒时最辛苦了”,黄裕凰回想那时的生活,父亲常用手指头关节敲人头,完全没基础,理解力又较差的自己,常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学习,父亲的责骂声连左邻右舍都看不下去,“当时总以为爸妈不疼我”,才会让女儿做这粗重的工作。

黄裕凰表示,传统的木匠学习没有正规课程,只能靠“好眼色”偷师,自己摸索,不懂再去问老木匠师们,当时的父亲每天都在外奔波招揽生意,但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验收自己的学习成果,因为“想要成为好的木匠师,只能靠自己多练习”。

“刚做的时候真的很丢脸,根本不敢跟同学承认自己是木匠师”,黄裕凰坦白的说出当时的感受,总佯称自己只是在家具店帮忙,“那时不念书的女生,不是走餐饮就是美容美发业,哪有人像我做男生的工作,很丢脸”,毕竟只是青少年,一点都不心甘情愿,这样的心情直到成为木匠师后才释怀。

黄裕凰表示,还记得小时候父亲遭雇用的木匠师为难,甚至刻意罢工,那时爸爸只能白天忙完外头业务,晚上回家继续做神桌,年纪小小的自己总想着,自己能帮爸爸什么忙。承接家业的决定背后,除了父亲的半强迫,其实更多的是身为大女儿的贴心。

“做我们这行的,没有几个手脚皮肉是完好的”,黄裕凰展开了满是伤痕的双手说,一次在工作时,不慎削下侧手掌的一块肉须植皮,但那时刚怀孕40天,医师说植皮需全身麻醉,小孩恐怕不保,初为人母的自己说什么也不愿意,因此只在手掌及下半身进行麻醉,医生在缝皮时自己“清清楚楚”,不放弃木艺也要兼顾家人的个性,在此时表露无遗。

历经20年的努力,黄裕凰早就独当一面继承神桌制作的家业,不承认彼此个性相似的父女,一起工作就注定有吵不完的架。

黄裕凰说,老一辈的人总认为神桌脚要大只,才会派头好看,但年轻人追求流畅度及线条细致,两人从材质、做工都能吵,但终究是一家人,越吵感情越好。

黄裕凰表示,大溪木艺老店一家家凋零,二代愿意接班的不多,全盛时期300多家的木艺店,现在还有亲手制作神桌的不到50家,这样的现况也让自己觉得肩负传承使命,在保留上一代的榫接技艺之外,也要结合现代人喜爱的细腻线条,为神桌木艺找活路。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