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纣为虐!毛泽东的“头号帮凶”刘少奇(图)

2019-02-23 12:00 作者: 丁振海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刘少奇(右)堪称“头号帮凶”,是他将对毛的个人崇拜推向顶峰。
刘少奇(右)堪称“头号帮凶”,是他将对毛的个人崇拜推向顶峰。(网络图片)

退休后常常“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相约五七难友找个可坐的地方如绿化带的石阶上或残留的树墩,席地盘腿聊聊天叙叙旧。大家虽大难不死但也没有后福,常有人背地里听到诅咒声,传言我的人出于怜悯善意相劝:“罪过相呀,改造二十二年吃了介多苦头,老婆都讨不到……。”老大姐掉着泪指的是靠运动起家,踏着我头上爬到处局长位上如今退下来了,说什么也看得右派老人不顺眼——如今都改正了,可以抬头健步铿锵与之擦肩而过,有个别右兄知道他们斗大的汉字识不了几个(虽然上党校半年一载已是大学本科学历,但签个名读篇文章仍是别字拦路虎占40%以上),故意用俄、英、德、法、日语交谈且大声让他们听到去难受。而今不仅与他们平起平坐,革命干令、党令比彼等长得多(丁某16岁入地下党至今已六十一年矣)。因此,他们难受极了,大感失落而喃喃诅咒:“改正右派,我看都没有改邪归正,翘尾巴,看你翘得多高摔下来死得更惨……。”(一)

其实我可以证实,迄今为止中国没有一个右派老人在翘尾巴,倒是时刻耽心若真正如揪出我使他入了党,升了官,受了贿,发了财,占了三套福利分房(个人不出分文),有了二奶,三奶一直数到十七个少女让他睡过的虞君终日挂在嘴上的“第二次反右派仍要把丁振海划上”(二),我思忖,已经被你们划上右派改造二十二年,死里争生欠账未算,不赔礼不偿债还想搞第二次,这居心何忍耶!但这些人铁石之心,我不能不防他们是受毛泽东真传的都铭刻在胸“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的信条。鄙人是真饱尝了,1966年8月31日干完了牲口般的重活,擦汗的时间也不给,就戴上一米二高的高帽,在酷热40℃高温柏油路上十里长街赤足游街,自打小锣,还要逼着高喊:“我是右派份子,反对学老三篇,罪该万死……。”背后不断打来的扫帚竹片刮破汗背心,血迹斑斑粘住汗衣;回厂后就一脚飞腿将我踢入洗澡室的水泥地上,如戴雨农刚从刑房里拖出的残体,任人从左踢到右,又从右踢到左,红卫兵将污水泼到我身上,一个叫徐水根的癞痢(北方人称贼秃),拨出鸡巴撒热尿,对我头到脚反复地浇。这些暴行明显告诉我,是他们自己对共产党毛泽东的刻骨仇恨变态地发泄到右派头上。

相继传来难友乔玉华受不了残忍折磨,吊死在曲院风荷的树上;张永亭被装入麻袋里悬吊树上毒打,到断了气便丢沉入井里(井边放一双鞋为作案者,多么愚蠢)名曰畏罪自杀。他们又将我动弹不得躯体当作烟缸按灭烟蒂,狞笑地取乐。当晚我将平日吃剩留在枕边的二十二粒安眠药片全部吞服,死睡了三天三夜醒了过来。同宿舍的另七人都去派斗和打抢砸了,倒也留给我喝水和哭泣的机会……,一幕幕如影院银幕上迭印,伴我的血泪流淌不尽。这些毛泽东的传人时刻等待运动再来多次。毛泽东逝世后,邓大人从当年反右派总指挥到自己被整而稍有觉悟,明令今后不搞运动,但对自已犯的亏心事不忍脱下裤子割尾巴清洗血迹,为自己遮羞说:“反右派是正确的必要的,只是扩大化了。”说得多么轻松愉快,一点责任也不负。而这些运动打手们已经形成专长,如今不能发挥作用着实闲得慌,手脚痒痒真难受之极。

五七老人乃过来人,八九六四的大学生们未被坦克履带碾成肉泥而记录在档案的不得志者,前者53年,后者21年,共同的创痛,自然而然上下求索,怀念毛、林、邓、江的功过,给我们带来了什么?给中国带来了什么?一任任中央领导,谁能正视历史?

二O一O年四月二十八日,为避高峰(四月二十九日是林昭就义之日)而提前一天去哀悼难姐,竟发现:一大群右派的二代、三代晚辈见到我们如见到他(她)们屈死的父母、爷奶、姥爷,姥姥呜呜地哭泣泪似雨下,频频录像。最远从广西、昆明来;香港影视制作组在选镜。中午在农家饭店我等老右两桌酒饭,由素不相识的右二代右三代争相买单;因为林昭墓,当地成了一个产业。我问几位老人,“今天人特别多吗?”答曰:“每天很多,最多上千人。”许多农妇以卖香烛供品花卉收入;作向导每人十元,外国人100元。一位加拿大人拿出100美元,每天络绎不断,这里相当居民(有较多的算命卜卦)靠林昭。难姐林昭啊,你与秋瑾并列无愧,历史不会遗忘也不能淹没,诚如日本政府教课书再三抹杀南京大屠杀,该国青少年频频参观屠杀纪念馆。后辈的泪是虔诚的,我们倍加安慰。

李锐老前辈对毛泽东概括评价“功劳盖世、罪恶滔天”,这“功劳盖世”与事实不符;“罪恶滔天”恰如其分再确切不过了。追溯历史,八年抗日,毛泽东与汪精卫一样说让日本人侵占国土越多越好,这句话就是卖国贼,多么残忍!毛盼望日本鬼子占领一地的奸淫烧杀,南京大屠杀他高兴不已,这点上比汪精卫更恶,史料看到汪以缓冲手段欲让日本人少杀中国人(我父亲就是被日本兵活埋义乌千人坑)。

毛泽东之所以能“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肆虐四十一年(从1935年遵义会议夺权利到1976年寿终),是许多帮凶成全了他,毛、刘、朱、周、陈、邓、林等七位,除了朱德不帮凶是个忠厚老实人之外,其余六人,毛祸首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口号;刘堪称头号帮凶,是他将个人崇拜推向顶峰,党的七大上视解放全中国打败蒋介石为次要,却号召全党头等大事是学习毛泽东思想(首先提出没人敢反对)——史料显示,斯大林传略中伏罗希洛夫肉麻的说:“当危机到来而束手无策时,就会有斯大林出现”,而真实历史是希特勒大军压境占领大面积国土时,斯大林咬着烟斗一筹莫展,是朱可夫科涅夫组织军队抵挽直打到柏林,可是功劳全归到斯大林。刘少奇精心从斯大林移植到毛泽东身上。

刘少奇抢先开了首创,周恩来也亦步亦趋说了违心话,做了违心事,在大跃进退到不可收拾,劳民伤财的场面,杭州一位劳模痛心疾首要求周恩来陈诉真相说了真话,周信口说该劳模是疯子,送进了精神病院,若平常百姓就是现反了,一定以反对三面红旗去判刑劳改。

有人说帮凶应该是康生、柯庆施、罗瑞卿、谢富治之辈,非也,康、柯、罗、谢应是猎犬,正如江青说的“我是他的一条狗,他叫我咬谁就咬谁”,以上四位只是毛看准目标就出撕咬追杀,例如庐山会议期间黄克诚到彭德怀住处串门,被罗瑞卿看到就追查,不是猎犬是什么?刘可没那么坏,虽为帮凶有时也发议论,阳奉阴违,不斩不奏。所以恼怒的毛泽东指着刘的鼻子,流氓泼皮,凶相毕露骂道:“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把你打倒”,对周恩来也说:“你这个总理是我给你当的,我随时可撤掉你”,所以周恩来跪在毛面前(三)。毛死后邓小平继承,发扬了毛的传统对胡耀邦说:“好,格老子这个月就解决你”,以回答胡耀邦请他带头退下去,让年轻上来时的怒骂。

刘少奇之所以甘当头号帮凶乃是为抬高自己,多年来沉入我心底的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浮出水面似一面明镜。1960年大跃退造成大饥荒,农场的定粮一降再降,28岁的我只有每天20两熟食野菜掺和的稀粥,十六两制即一斤四两,哪能果腹?而干的苦活是拉大板车装2000斤货物把杠手每天三十里往返,配上二位右兄,一个是肝炎初愈,一个浮肿痛,哪里是背纤,两边小跑步也跟不上,纤绳拖地常被胶轮碾断弹伤我的脑袋,看他二位气喘吁吁走不动路,就坐在车上由我拉回农场。如此日复日常年无休息,肚子又饿的慌,根本干不动活,于是下定决心不打算劳动表现好,以功赎罪摘帽,回到人民队伍,选择了逃,冒死在武康货运编组看到去上海的车皮就钻了上去,到上海真如站又冒死跳下行走辗转,见到农民人力车往市区送菜(约500斤)上桥上坡困难,我讨好地在车后帮着推,下坡时又跑到前头去把杠,老农见我是内行,旋即与我拉家常,我接过他女儿的纤绳用力地背走纤绳绷得很直,老农省力多了,随口吐出一句“我要有你这样一个儿子就好了”,我却绝对守口如瓶不暴露半点是劳改农场逃出来的,以免玷污贫寒下中农。老农却叫女儿给我一个煮熟的蕃茹,足有一斤多重,我连皮也不剥尽量多填些肚内大口大口吃个精光。善良的农民,“解放”已十二年了还这样苦,老人自己穿的草鞋,女儿也快二十的姑娘了,穿着手工缝制的布鞋,是嫌小了抑还是日久穿破,脚趾全露出在路上走不怕痛。一车蔬菜送到菜场能挣五个工分,老父亲能挣九分,父女二人天蒙蒙亮出拉车出门送菜返回能挣14工分,老农说年成好生产队开销省十个工,分到过九角,三年来越来越低,今年年终能六角不倒欠就谢谢毛主席了。父女干一天估计可得0.84元,可他们压根不算成本,一双草鞋胶皮车轮磨损该摊多少呢?

步行转辗到了铜仁路难友“反社会主义分子”的家,难兄厂里监督改造,幸有贤妻,虽然组织再三谈话“要党员就没有丈夫(离婚划清阶线),要丈夫就没有党员”,嫂子选择了后者,夫妻俩90元工资(丈夫40元妻子50元),四个男孩+老母+我八人吃饭,幸嫂子能买到豆腐渣掺和米中熬粥,老伯母到菜场拣菜叶瓜皮艰难度日。只有政协委员们能在特殊食堂吃到鸡鸭鱼肉,居民们抢着到泔水管道捞取剩菜剩粮,面包馒头,运气好的能捞到整只的鸡,大肉和鱼头尾。可能是柯庆施传达在下来的措施,里弄街坊大幅横着:“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如此紧张气氛中,难兄对我说他写过反动标语。“写什么?”杜诗“朱门德肉臭,路有冻死骨”。难兄头顶“反社会主义分子”帽子又戴了一顶父亲留下的破罗宋帽,迎着寒风哆嗦不已,见墙上建筑物上写满了伟大的空话连连摇晃脑袋,什么一天天好起来,我们在一天天坏下去……。不断向我吐出闻所未闻的奇闻(可能来自他的姑夫钟履坚、李烛尘等民主党派老前辈)。

“振海,你知道我们入朝之前陈部长向我们作动员说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战火烧到鸭绿江边,记得不?”右兄突然来了这一句。

“是的,还用问,全校学员都知道的。”

“非也,是斯大林命金日成要不断革命打到南方去统一朝鲜,打了败仗叫我们出兵……。”

他还不停地告诉我所不知的旧闻(也许永远尘封):抗战相持阶段,前线指挥员乘部队休整补充向延安汇报工作,见中央领导花天酒地吃得很好每晚跳舞,回到前线也买了几条猪宰了连同猪血、下水改善一下伙食,此事被中央知道了,下令枪毙了相当一批人,杀得如夏西杀AB团那样人人自危,后果十分严重,士气低下没有了战斗力都想逃跑。这事件由刘少奇出奇招解决,他将被杀的人烈士待遇,安抚后方家属,为毛泽东擦屁股解困而绝对保密。

上世纪50年代,我未中阳谋前还是肃反三人小组秘书时,亲眼看到刘少奇创导劳动教养的内部讲话文件。回想起来我早就反骨毕露,认为胡风不够反革命条件去信泥土社质问。当年出了匈牙利事件,刘少厅与周恩来出主意,炎夏天发烤火费,共和国历史上只一次。以稳定人心,我也领到一份烤火费,改善了一下光棍生活,添置了新衬衣,一直穿到劳改农场拉车从长袖改短袖,到代毛巾打补丁完成全部使用价值。

刘少奇中央排列到第二,与毛同乡,所以玩女人也是同伙,杭州话称谓阿兴阿王,先后遗弃五位妻子,王光美是第六夫人,出生于名门望族大家闺秀又多才学而使刘不敢拈花寻柳,另抱别弹。

没有刘少奇这样的侫臣在侧辅佐,毛绝对不能作威作福为所欲为长达四十一年,仅庐山会议上刘、周如果不帮凶而站在彭总正确意见一边,让毛退下去,中国早二十年拨乱反正,历史就不会停滞或倒退五十年;刘助纣为虐对彭德怀落井下石说“与其你篡党,不如我篡党”,这句话真达到毛泽东一石二鸟,既打击了彭又揪住了刘是赫鲁晓夫,过七年后彻底清算收拾;再往前追,60年7000人大会期间毛的声望已按西方媒体称谓支持率已降到零。刘又为毛支撑,中国的悲剧演到1976年。

1982年我看到官场腐败蔓延之甚,台上在传达“十二条准则”,台下局长与我厂书记交易正热火,两个老婆子定了,欲将知青上调名额为局长侄子瞒天过海占有,我在厂长任上坚决顶了回去。局长旋即发泄报复信号:“娘了个屄,老娘叫办的事没人敢顶,丁振海什么东西?不就是个改正右派嘛,运动还要搞,到时候老娘叫他吃不了兜着走……。“她连抽了五枝白纸包装(实为杭州牌高档烟)的干部(县团以上)优待烟。这些见不得人的鬼话组织科长是我同学而悄悄告诉我多加提防。缺德少才不学无术拍马庇奉迎之辈连年的提任;分房,子女就业安排全部暗箱操作。局长及上列人员捞到房子三套,而我干令,工令、党令最长(49年6月10日地下党)却一寸房也不给,祖(我无父母)孙曾孙四代住20平方,实在不堪同流合污,死守对共产党的信仰,于是只能选择走为上,打六次报告辞去厂长职务而留职停薪欲“下海”,但商海奸诈又不懂行贿去低头窜官僚门庭,只能以软件(讲课)和硬件(安装纺织机械)施展,为乡镇企业出力兼以考察民情,我不具备郁达夫文才但是素材积累了不少。除西藏,港澳台未涉足几乎行遍大江南北,解开了许多认识误区覊绊,在贵州黄平竟有个寡区还一铇底一问,才知道中国帮助训练四个团缅甸搞政变全部被吴奈温杀光,缅共书记德钦巴登顶长期养在中国……;一天傍晚,在贵州遵义城散步、怎么上海人特别多?原来是内迁的三线技术工人听到问到太多真相;一位老者自报家门是老五兼老九,我立刻明白他是同类,毛泽东和他就的战友划定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臭老九,老者是退休中学老师年届古稀,他带我到封闭的遵义会议会所滔滔不绝和我叙述:

1935年冬,红军三度占领遵义域,毛泽东抢先往进豪华官宅,与朱德、周恩来、王稼祥相距一段路程,此时毛的阴谋已得逞,进了三人团成为毛、张、王,刘少奇是亲信拿得准会投毛的票,唯周恩来变数最大,周人缘好能力职位均高于毛,所以在松林里谈了三个多小时,恳求周成全毛当总书记,选举那天每个与会者背后一士兵子弹上瞠虚对板机,只等毛拍桌子而扣板机,当日毛未拍桌子,原因是李德的手枪对准了毛的脑袋,结果总书记选上张闻天,此恨过了24年,59年庐山会议上定为彭、黄、张、周才解了恨,达到报复目的,老者说他吃了毛大半辈子苦而今行就木什么也不怕了,要将真相讲给后代人。回答我“免贵姓龙。”龙先生是幸运的,遇到我这个陌路知音,能在左王李井泉地盘上活下来,庆幸!我若是伟、光、正去汇报他就不妙了。

如今成千上万首颂毛的歌少了,御用文人可能江郎才尽,李劫夫写了那么多语录歌,尤其那首“天大地大……毛主席恩情最亲”肉麻得要脱衣揩汗,到头来仍被打倒,活该。但我的旧书堆里还能翻到马屁鬼郭沫若的颂歌:“太阳照在绿草地,草原显得更美丽,最大的光荣属于谁?我们的领袖毛主席……。”

拍马,吹捧侫的臣,历数其结局都不好。多年的心得,毛的理念对留劳百世,遗臭万年是一样的。兴许他生前也料到死后的名声。

刘少奇作为第一帮凶,安臣,惨死不作为奇。我怀念的是难友沈君,他定居美国新泽西州身患绝症不能供我资料;怀念遵义城的龙老龙先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抑还是含恨九泉?

注:

一、虞君名延焕,吃运动饭一生,入党后没干过一件好事,玩少女十七人,捞到福利房未掏分文得三大套。

二、同上

三、李志缓回忆录

丁振海2010年6月4日

“往事微痕”供稿

“往事微痕”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98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