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蒋公手令:严禁军政人员施行报复否则以抗令论罪(组图)

2019-02-25 10:38 作者: 徐荣

手机版 正体 1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47年2月27日傍晚,台北因为缉查私烟事件发生警民冲突,2月28日台北发生暴动。
1947年2月27日傍晚,台北因为缉查私烟事件发生警民冲突,2月28日台北发生暴动。(网络图片)

按:二二八事件,发生在抗战胜利后的国共内战期间,几乎所有二二八的责任都指向国民党,指向蒋介石,却忽略了“共产党”在二二八事件中的角色……每逢二二八事件周年前夕,都会出现不少各地“蒋公”铜像被拉倒的现象……而中共不仅高调纪念二二八,还承认对台湾二二八事件领导和发动的史实。

二二八事件回放

1947年2月27日傍晚,台北因为缉查私烟事件发生警民冲突,2月28日台北发生暴动,有民众占领台北新公园内的“台湾广播电台”向全省发出广播,这次广播是二二八由台北扩散至全省的关键。3月1日前,新竹、台中、彰化、嘉义、高雄,都有民众袭击警察局与军械库,并抢夺武器。

3月1日到3月8日在全台,身穿日本浪人服的暴徒在车站路口打杀不会讲台语或日语的外省人,可见是有组织的行动,并强占政府机关,围攻机场等。3月7日蒋介石下令派整编21师赴台平乱,9日国军基隆登陆,10天左右暴乱平息,史称二二八事件。

重要的电报往来

二二八事件爆发当天,陈仪向蒋公发出两封电报:“台北市昨感日因专卖局查禁私烟,奸党匪徒及由日遣回台侨,勾结本地流氓乘机暴动,今日扰乱治安更甚,并煽动群众任意捣毁机关,间有纵火、焚烧、殴打外省籍人员,颇有死伤,本部为维持治安起见,已于本俭日起,于台北市区宣布临时戒严,仅电呈报备案。”

“台省防范共党素未松懈,惟近因由日遣回台侨由本地流氓受奸匪煽动,俭午更形猖獗,捣毁机关纵火焚烧,沿途伤害外省籍人员,职为维持治安起见,于俭日宣布临时戒严,必要时自当遵令权宜处置。”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在《国史馆档案史料文物查询系统》中查询这两封电报。陈仪的报告写得清楚,二二八事件是由共产党煽动组织。

蒋公接到电报后回电:“严禁军政人员施行报复,否则以抗令论罪。”

蒋介石手令:“应严禁军政人员施行报复否则以抗令论罪”
蒋介石手令:“严禁军政人员施行报复否则以抗令论罪”(图片来源:郑羿菲/台湾醒报)

“台湾二二八事件真相”说明会

2009年在美国旧金山湾区的“台湾二二八事件真相”说明会,90岁的贾尚谊发表报告,当时他任陆军整编21师145旅433团第一营营长,3月9日晨,如时抵达基隆港码头登岸,并立乘预置火车,赶赴台中,进军雾社,追捕潜台共干谢雪红归案。

贾尚谊表示,台湾光复之初,中央将陆军70军调驻台澎,自然谁也不敢妄拈虎须。不过,当中央拟将70军调离台湾,改以整编21师(当时是美式装备之精锐部队)调台接防,而整编21师又迟未调台时,给了(动乱)可乘之机。

在这场真相说明会上,武之璋认为,当时蒋介石派兵平息动乱是很正确的决定。“当年3月6日全省除了澎湖外统统沦陷,警察不是参与暴动就是逃亡,县市长不是被俘就是逃亡,外省人不是被打杀,就是困在机关或军营里,全省机关学校多被砸毁或遭抢劫。”

蒋介石一封重要电报被忽略

2007年2月,当政的陈水扁根据2006年出版《二二八事件责任归属研究报告》,指称二二八事件是国家大屠杀,蒋介石是元凶,并采取一连串“去中正化”活动,包括中正机场改名为桃园机场、移除蒋介石铜像、中正纪念堂改名为自由广场等。

针对588页的《二二八事件责任归属研究报告》,著有《二二八真相解密》一书的武之璋评道,中国近代史其实是一部中国抵抗侵略的血泪史,但是坊间学者研究二二八,往往对当时的中国大历史背景略而不谈。

1947年2月10日,蒋介石电告陈仪特别提到“共党份子已潜入台湾,渐起作用。此事应严加防制……”武之璋认为这封电报非常重要,但却长期被学者忽视。武之璋还认为,“二二八后,共党份子几乎逃离台湾,防共对台湾日后生存发展影响深远。”

2009年在旧金山湾区的“二二八”真相说明会,武之璋正在展示蒋介石当年的手谕。
2009年在旧金山湾区的“二二八”真相说明会,武之璋正在展示蒋介石当年的手谕。(图片来源:大纪元)

“至于二二八责任归属报告甚至讨论到蒋的刑事责任,整篇东拉西扯,作者连最基本的史学常识、法律常识都不足,把学术当成政治斗争工具来歪曲历史。”武之璋表示:“总有一天台湾回归正常社会,云淡风轻之后,《二二八事件责任归属研究报告》会变成学术界的笑话。”

武之璋还表示:“二二八的历史背景复杂,发生原因很多,责任归属也不全怪国民政府,更不是单纯的官逼民反,国民政府的应变措施也并非一无是处。”他建议,“政府正视史实,面对真相,会引起阵痛,阵痛过了,伤痕自然消失,否则台湾永无宁日。”

光复前的台湾共产党

1921年,台湾人连温卿与日本左翼份子山川均在台湾推行“农民组合活动”,这是国际共产党触角伸进台湾的最早记载。

1928年4月15日,台湾留俄学生林木顺、谢阿女(即谢雪红)、翁泽生等人,在上海集会,决定成立“台湾共产党”。共产第三国际、日本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当时就为新诞生的台湾共产党拟定了一份台独纲领,有三大主张:台湾民主、台湾革命和台湾独立。并决定以现有“台湾文化协会”及“台湾农民组合”为活动中心,推选林林顺、林日高、庄春火、洪朝宗、蔡教干等五人为“中央委员”,以翁泽生、谢阿女(即谢雪红)为“侯补委员”。

1929年,由于台湾中南部农村,在“台湾农民组合”的煽动下,发生小规模暴动,日本警方乃有第一次“台共大检肃”案,计逮捕“台共”59人,38人被起诉,有12人被判刑。

1931年,日本警方发动第二次“台共大检肃”,计捕获“台共”重要干部王万得、谢阿女(谢雪红)、潘钦信等107人,均以违反治安罪,判处重刑。经过两次检肃后,“台共”重要份子,或则坐牢,或则逃返大陆(如蔡孝乾),或则潜伏,已无力展开活动。九一八事变后,日本警方对台湾作全面性的严厉控制,“台共”遂一蹶不振。

在日据时期,“台共”组织的产生,完全受国际共产党指使;以后,又与“中共”及“日共”发生组织关系。至于其主要活动,则是一方面藉“台湾文化协会”,与知识界发生联系;一方面藉“台湾农民组合”对农村进行渗透。

其后虽遭日本警方连续加以检肃,但其组织既已建立,且与“中共”、“日共”、“第三国际”等发生组织关系,当其一旦恢复活动,发展上就非常迅速,因为有国际共产党作为依靠与获得助力之故。

二二八第一女主角:台共谢雪红

谢雪红筹组武装势力,吸收许多前日军退役军人和学生加入。煽动民众群起包围市警局,并取走警察武器。蒋介石针对二二八事件发表的书告和演讲内容中,也指出共产党煽动为二二八事件的原因之一。许多政治冤狱,都是由于为了肃清的台湾共产党的党羽而发生的。以下就是二二八第一女主角,台共谢雪红的介绍。

发生在1947年台北的二二八事件中,有名号的共产党员并没有直接露面。但是在台中,老牌共产党员可就非常活跃,并且反应迅速,马上可以召开人民会议,攻占台中警局与公卖局台中分局,还能成立人民政府。最令人惊奇的是几天之内就成立了武装部队,而且指挥策划者还是位女性:谢雪红。

1925年谢雪红抵达上海,参加过五卅运动。1925年10月至莫斯科东方大学就读学习。1927年11月回到上海,1928年4月在上海参与创建“台湾共产党”(日本共产党台湾民族支部)的工作,为候补中委及驻东京代表,负责与日共联系。由于参与左派运动,谢雪红曾经两次被日警逮捕,第二次被捕时系狱将近十年之久。

谢雪红在1939年出狱后经商,1945年日本投降后,曾发起组织人民协会、农民协会,任中央委员。中共称她是1947年台湾二二八“起义”中,台中地区的“起义领袖”,是这次事件中很有影响的人物。

“起义”失败后,转赴上海、香港,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1月参与发起组建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并且担任主席。

谢雪红参与发起组建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并且担任主席。
谢雪红参与发起组建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并且担任主席。(网络图片)

1949年谢雪红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1954年被选为第一届全国人民大表大会代表,还担任过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政务院政治委员会委员,全国民主青年联合会副主席,全国妇女联合会执行委员,台盟总部主席。

尽管谢雪红在中共政权中有这么高的地位,但从1957年11月10日至12月8日,谢雪红遭受了与刘少奇同样的命运,台盟对她总共进行了十次批斗大会。在这十次对谢雪红的总清算里,几乎把1952年整风运动里的“罪状”重新又翻炒一次。

北京的《光明日报》说:“谢雪红在1947年混入共产党,十年来她以‘老革命’和‘228女英雄’自居,目空一切唯我独尊。共产党内曾对她长期进行教育,耐心地等待她悔改。但是谢雪红始终抗拒党对她的教育,这次更利用党整风机会放出许多毒箭,向党进攻。”

在中共主控的这场批斗中,谢雪红被戴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批斗谢雪红犯下“四大罪行”。其中一项罪状是,“共产党叛徒,228的逃兵”。

面对如此惨烈的斗争,谢雪红站起来答复:“是的,我下流,我卑污,我做过许多不可告人的事,但是,那种污泥式的生活难道是我要过的吗?如果不是为了党,为了党的指示和党的纪律,我会如此吗?”“污泥中的生活,在共产党人的人生观来说应该是光荣的。如果这也成了对我攻击的罪状,你们去打探打探,今天党的领导同志,不问男和女,都比我污泥生活不知要烂污多少倍。”


谢雪红的骨灰安置在北京八宝山公墓的西1-3室,骨灰盒上覆盖着中共党旗。(图片来源:徐宗懋)

假戏已沙盘推演多次

“当时大陆京畿战场,国军威力原本大于共军,双方兵力之比相对悬殊,共军更有吃不消的感觉。为此据说中共中央慌了手脚,即令饬谢雪红,应在台湾掀起战乱,以吸引国军兵力回流台湾,来疏解中共苏皖新四军陈毅部之压力,故中共高层三令五申催促谢女设法,而谢雪红只得鼓其如簧之舌在台各方游说。”贾尚谊说道。

从驻军离台之日起,有心人士就在准备发动二二八事件,贾尚谊还说,贩卖烟酒妇人作为导火线引发冲突,用以显示警察滥用公权力,暴政虐民,激起民愤,争取同情,连抱不平的民众都是假的,预先安排好,并经精密设计。据说贩烟女贩的假戏都不知沙盘推演了多少次?定要使这双簧剧演得天衣无缝。

贾尚谊质疑,当年通信与传播工具,并不如今日之普遍,茍非预谋,何能于一夜之间,全省串联?齐声造反?行动一致,甚至连临时政府也已组成,印信旗章亦已一应俱全,俨然政权转移。

中共及毛泽东给女共干谢雪红的任命书。
中共及毛泽东给女共干谢雪红的任命书。(图片来源:徐宗懋)

“以女共干谢雪红为首的潜台共产党徒,主要任务是企图赤化解放台湾,并听命执行有助于中共整体战略之行动。她才是这次事变的主谋者。”贾尚谊强调。

暴民的反常理行为

田野调查者windchiu在绿色执政前曾经勤跑台湾文献馆,访问经历过二二八事件的一些老人,他认为,二二八真相调查小组所做的二二八真相调查,公信力乏善可陈,因为有诸多的关键事件在该网站中都没披露,譬如谢雪红等诸位领导人,在该网站中都未提及。但是根据windchiu所做的田野调查,谢雪红及其组织的二七部队,却是在二二八事件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windchiu提出两点值得玩味的问题:

一、根据事后调查,暴民攻击政府机关是有系统、有组织的行动,由此不难推测出在暴动幕后是有黑手操纵。另外,暴民在占领广播电台后,不仅未予砸毁,反而是利用广播号召更大的反抗运动,其中就出现很大的疑点:在那时代,操作广播器材是一门非常专业的技术,平常的播音员尚且还要经过特别学习才会操作,区区的暴民怎么可能会操作呢?由此可见,操作广播电台、号召更多人参与暴动的人,铁定是特别学习过广播技术的人;而那种人,会是一般暴民吗?

1949年10月1日,毛在天安门广场上宣告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谢雪红(左后方)获邀出席。
1949年10月1日,毛在天安门广场上宣告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谢雪红(左后方)获邀出席。 (图片来源:徐宗懋)

二、从谢雪红组织二七部队与指挥多次战役可以看出,她并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有受过系统的军事训练人才,而其偷渡技巧也证明绝非寻常人等。另外,群众是愚昧的,在群众中夹杂着一些异议份子,带头打砸抢,群众就会被鼓动而起,演变成一场浩劫,这是共产党惯用的群众伎俩,制造舆论、操纵舆论、主导舆论。

透过田野调查,windchiu得出结论:经证实,二二八事件乃是当时中共所精心策划的一项活动,藉着台湾民众对政府的冲突而引发暴乱,目的在于瓦解政府对台湾的掌控,进而创造中共占领台湾之契机。所以追根究底,二二八事件并没有谁错谁对,外省人也好、本省人也罢,都是受害者,真正的受益者是中共。

二二八中共指导委员会

《谁是新中国》作者辛灏年,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一场演讲讲到,中国共产党就是台独的制造者,当时,他发现有位老先生听众显得局促不安。演讲结束,老先生偷偷的把辛灏年拉到一边问道:“你怎么也知道台湾二二八中共指导委员会啊?”

“我知道啊,我还知道你也是二二八中共指导委员会的一个委员。”辛灏年回答。老先生紧张的赶忙说道:“你千万不要说,千万不要说啊!”2005年在美国费城的《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上,辛灏年提起1997年偶遇这位二二八中共指导委员。

随后2006年在加拿大温哥华与蒙特利尔演讲“中国命运与台湾前途”,辛灏年都进一步谈到台湾二二八的问题。

二二八事件刚刚爆发时,毛泽东在延安的广播讲话就说:“我们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武装部队,完全支援台湾人民反对蒋介石和国民党的斗争。我们赞成台湾独立,我们赞成台湾自己成立一个自己所要求的国家。”辛灏年表示,以上谈话可见诸《解放日报》1947年2月底的社论和毛泽东的广播讲话。

中共高调纪念二二八

中共在1949年建政之后,除了文革期间之外,每年都在举行二二八纪念。
中共在1949年建政之后,除了文革期间之外,每年都在举行二二八纪念。(网络图片)

中共在1949年建政之后,除了文革期间之外,每年都在举行二二八纪念,并始终将“二二八事变”定调为“台湾同胞反对当时国民党当局专制统治的爱国、民主、自治运动,是中国人民解放斗争的一部分,是台湾同胞光荣爱国主义传统的重要体现。”

“二二八事变”是中共用来统战台湾本省籍反对人士的工具,中共始终把“二二八事变”定位为中国人民“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部份,地位难以撼动。

辛灏年在2004年4月在美国芝加哥讲演“只有中国问题,没有台湾问题”时,指出:“今次(台湾)大选之前,中共不打自招地供认了,它对台湾二二八事件曾领导和发动的史实。”辛灏年还表示,2004年台湾大选,中共发表社论,讲二二八事件是它指挥的,根本与台独没有关系。

发动、利用“二二八”分化、赤化、消灭中华民国,共党的目的十分明确。辛灏年就经常开玩笑说道:“台湾朋友什么才能都有,就是缺少和共产党抗争的才能。”“台湾朋友善良,比我们大陆人要单纯得多。可是,单纯虽然可贵,但你面对一个狡猾的狐狸和凶恶的豺狼的时候,你的单纯就会葬送自己。”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