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潮没有来 来的却是婴儿萧条!(图)



中国取消独生子女政策后没有引发婴儿潮,倒更像带来了婴儿萧条!(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3月2日讯】中国去年出生的婴儿比2017年少,而2017年出生的婴儿已经比2016年少了。2018年的出生人口为1523万,与上年相比下降超过11%。当局曾预测,在2010年代中期放松并取消独生子女政策将引发婴儿潮;然而,实际上发生的更像是婴儿萧条。

不过,这些数据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口本身已开始下降,但这的确意味着人口在总体上正在老龄化,而且速度很快。这也意味着中国政府不能再用简单的支持生育政策来操纵生育率了;生育率下降的原因太深。当局不应对人们的生育选择进行徒劳的、倒退的中央集权式干预,而应通过进行广泛的社会经济改革,来解决出生率下降的深层原因,同时减轻下降所带来的最严重后果的负担。

中国的生育率在20世纪60年代末已开始迅速下降,远早于政府正式实施独生子女政策的1980年。与其他国家一样,出生率下降的原因包括,婴儿和儿童存活率的改善,以及妇女参加工作人数的增长。这些推动生育率下降的因素,比如大规模的城市化、更多的财富,以及女性有更多的选择等,将继续存在下去。

几十年的国内人口转移已把5亿人带进了城市。如今,60%的中国人生活在城市地区,而40年前的这一比例只有20%。1990年,只有3%的适龄中国人读大学;2015年,40%以上的适龄男性和45%的适龄女性读大学。如今,拥有新知识、独立生活在充满活力的城市,并决心追求自己目标的中国女性,不太可能会像前几代人那样,让国家或家庭的压力来影响她们的个人和生育决定。据官方人口普查数据,1990年,几乎所有的中国女性在30岁前都已结婚。2015年,10%的中国女性在30岁时尚未结婚;而在上海,这个比例为20%。

低生育率有它的好处。更少的孩子可能意味着对每个孩子的关注更多,包括更多的教育投资。中国的人口也许从整体上看更老了,但也更富裕了,这一事实带来了新的经济机遇,比如更多与医疗相关的产品和服务,以及更多的休闲支出。劳动力规模的下降和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一起推动了从自动化到人工智能等节省劳动力技术的需求。

但是,中国生育率的下降是与预期寿命的增长同时发生的,这个组合意味着整体人口的老龄化——反过来,也意味着劳动年龄人口的经济负担日益加重。比如,自2010年以来,中国年龄在20到24岁之间的人口下降了约30%(从超过1.27亿下降到约9000万),与此同时,年龄在60岁及以上的人口几乎增加了39%(从1.8亿到近2.5亿)。根据我们对官方统计数据和其他人口数据的分析,估计到2030年,20至24岁的人口将会再减少20%(到约7300万),而60岁以上的人口将增加56%(达到3.9亿)。到那时,中国60岁以上人口将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

这些正在变化的人口结构给中国现在和未来的领导人带来了重大的政治考验。一个考验是如何在人口不断老龄化、劳动力相对规模不断缩小的情况下保持经济增长。另一个是如何不辜负中国人民现在期待的从国家得到的社会经济福利。

我们根据官方统计数据估计,中国在教育、医疗和养老金方面的公共支出,在2007年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3%,这些支出在2016年已上升到GDP的11.6%,增长速度超过了军事或国内安全方面的支出。

假设中国只将福利维持在当前水平的话,人口的老龄化可能会将教育、医疗和养老金方面的公共支出从目前的占中国GDP的10%,提高到在2035年占中国GDP的17%,并进一步在2050年提高到占GDP的23%——这个数字是目前所有政府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如果中国像高收入国家那样增加福利的话——这是中国领导层的一个明确愿望——到2050年,国家的福利开支将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2%。如果中国政府不增加税收的话,它能花在其他明确优先事务(比如,什么“一带一路”倡议或军事扩张)上的钱将所剩无几。

此外,增加这些开支的结果到目前为止并不均衡。教育方面的支出对城市精英阶层极为有利。医疗保险的报销率根据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有很大的不同。农村老年人的平均养老金每月不足70元,而退休公务员的平均养老金每月接近3500元。去年夏天,中国一个“锈带”省份的养老金发放延迟引发的恐慌,是对中国养老金体系的一个新警告:这个按地区和行业划定的体系过于支离破碎,以至于不可靠,难以跟上人口老龄化的步伐。

教育和医疗这两个政府拥有巨大控制权的行业,都属于中国效率最低的行业。中国的教育体系竞争异常激烈,但却培养不出最具创造力和生产力的劳动者。教育的费用还非常高,这可能会妨碍父母生孩子。高昂的房价也有同样的效果。

中国政府迫切需要通过系统性改革来应对这些日益增长的人口压力。政府必须提供足够的儿童照管设施,以及平等的接受公共教育的机会,并确保卫生保健系统的质量。政府应该推迟退休年龄(目前的退休年龄是女性55岁,男性60岁),建立全国性的养老金标准。更广泛地说,政府需要促进社会平等,尤其是性别平等,以及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两代中国人(其中许多人是作为独生子女长大的)已经历了中国的繁荣。如果说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曾希望国家能提供食物和住所的话,他们现在的希望是安全的药品、清洁的空气、足够的医疗和体面的养老金。这些问题给中国领导层的政治合法性带来了风险。几十年来,中国为了经济增长把人口也搭了进去。

现在,是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