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变了 无人愿问工资与婚嫁(图)


农村
农村变了(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3月4日讯】今年过年,带着几分惴惴不安的心情回家,可没想到,农村似乎“变”了,“变”得有点奇怪,而我的心情反而平静了许多——原本预料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却看到了许多以前没怎么看到过的现象。

1、回去之前,心里面总有些挂碍,担心见的熟人多了,你一言我一语问的都是“在哪里工作,一个月多少钱,有女朋友没有”这些不想回答的问题(尽管也不怕别人问起),可农村人最爱“攀比”,哪有不顺,我爸在旁边心里也会不好过。然而,奇迹发生了!

今年回家,到亲戚家吃了几顿杀猪饭,几乎没人问这些,最多就有个别年老的会时不时问问。原来,往年外出打工的很多人都回家了,纷纷反应外面工作不好做,一千多人的村子,以往过年最多不超过600人,今年却看到了很多几年未见的“新面孔”。

这里面的逻辑,您懂吧?

2、二叔家大哥带着家小回来了,向我打听昆明有没有好一点适合他们做的工作,打算今年不出去了,原先他们都在浙江义乌那边工厂打工呢,已经四五年了,忽然说不去就不去,想必日子都不好过。

3、早在三四年前,听说邻村田地全被江浙一带过来的老板给承包了,我当时气得瑟瑟发抖:“难道黄世仁要来了?”可没想到,短短两三年,那片田地竟然换了三四主,我外公乐得哈哈大笑:“山旮旯里哪有那么容易发展经济?这些老板是钱赚多了,要让他们吐点出来给咱农民。三四年来,在那片土地上,没一个老板喘过气来(云南俗语,表示没一个老板赚到钱的),很多田地纷纷撂荒。”又听外公说:“村里面60岁以下的,只要能劳动,都可以进大棚干活,一天80块钱,两年来都是这样,年轻人不划算做,老人做就很合适。”我笑而不答,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

我们那地方,随便撒点种子,一年就有能收三季。

4、两年前,易地扶贫搬迁的房子已经交到贫困户手中,我们镇有两个搬迁点,平均每个250余栋小别墅,一家一栋。都已经过去两个年头了,这么多房子竟然没几户人家入住,镇上一直在催促搬迁,但收效甚微。生产、生活、人际圈子都在村里,镇上的也就只有个窝。

没奈何,他们只好隔三差五嚷着州上的领导要下来视察,各家各户需要有桌子、椅子、茶几、茶杯、茶壶、床、衣柜、电视……反正要让上级领导觉得像一个“家”。所以去年,我也只好勒紧裤腰带置办了一些家具。意外的是,听我爸说,他上去住了好几次,每次都是上面嚷着领导要下来视察,但几次下来,他却从来没遇到所谓的领导。

后来一想,易地扶贫搬迁政策正是削减钢铁产能那段时间,嚷着买家具又发生在此时,这之间有什么猫腻吗?

5、刚到村子,竟然看到一个极其壮观的景象:小小的农村,到处是小汽车,还以为是远房亲戚到我们村来吃杀猪饭呢。回家一打听,我二哥已经拿到驾照,不日就要去提车,跟他前后拿到驾照的,现在几乎都提了一辆车回来,瞬间恍然大悟,难怪道路都差点不够用呢。原来,去年农村流行开小汽车了,6万到8万不等,有的全款,大部分就是过个首付。回家的几天,跟他们跑了三四趟县城(以往每年最多两趟足矣),啥也没买,就是去练车的。跟他们交流,所有人都表示:“其实小汽车在农村一点也不实用,但大家都买,自己就跟着买了。”看来,家电下乡完了,汽车下乡也已经开始。

6、最让我震惊的,是初三那天在村街子上看到的一幕:长长一排,全部清一色都是押大色子赌博的,足有好几百米长,按照五米一个摊位,很难想象有多少个摊位在赌博。原来村里面赌博的人少了,还有这么一回事——人家打牌打麻将玩腻了,换种玩法——押大色子!后来,在乘车上昆明的路上,又看到另一个村子同样摆了长长一大排押大色子的,难道农村的男人小伙,除了打牌打麻将以外,就只有押大色子了吗?

7、那几天,听说我们村好几个外地嫁过来的媳妇又跑了,有两个还是越南的(其实就是买过来的),另一个是上海的,姑娘家父母一个电话打过来:“你跑到那种山旮旯里干什么?”然后那姑娘就撇下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回上海去了,初三那天,在村街子上遇到那小孩正背在他爷爷背上,被一个捣蛋的熊孩子放了个炮仗,吓得哇哇大哭,怎么哄都哄不乖……

8、有一天去看望外公,听说二姨父要到法院告三舅,理由是三舅欠了他4万多块钱,人也找不到,跟外公说了一下,外公说:“你告他干啥,告了也没用,法院也找不到他,更何况又是自家哥哥。”二姨父便打消了念头。原来去年一年,三舅母和三舅胆子太大,投资P2P损失惨重,欠债100多万,房子被人家抵了,最终还欠七八十万,没奈何,连过年都不知所踪。用二姨的话说,三舅这辈子是爬不起来了,他都50岁左右的人了,靠打工怎么可能还得上这些钱?欠他们家的已经算是很少了,但在农村,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

9、临走的前一天,有大卡车进村收儿菜,正好我爸栽了几百棵,到了收割的时候,便早早上了一批文章,抽了一个多小时到田里去帮忙了。儿菜长得很不错,看到那翠绿的颜色就想多吃几碗饭,可是,尽管如此,争来争去,人家还是只给7毛钱一公斤(千克),砍了200多公斤,整块田看起来所剩无几,仅卖了160块钱,我粗略一算,刚好够化肥农药钱……

10、临走的时候,决定给父亲转上两千块钱,毕竟开春之后就要买化肥农药,泡田撒水稻,可他不要,说家里还有三四千块,足够了(这应该是冬天卖玉米积攒下来的钱)。最终他只是语重心长地说:“你的钱自己攒着,该找对象了,反正你自己知道,今年30了,跟你同龄的,人家小娃都会跑了……”一下子心情就沉重了起来。

农村是一本厚厚的经,该怎么念,一切的风土人情、社会风貌、人情世故、人物心理,处处都透露着乡情……回家虽然短短几天,出去的次数不少,了解的东西也不少,零零总总罗列一番,实在很值得思考。

农村下面的路该怎么走?

狄更斯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