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食堂 人性的检测场(图)

2019-03-20 09:31 作者: 海涛评论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近日爆发的成都毒食堂事件(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3月20日讯】西南某城市某学校食堂的伙食质量问题,让我想到去年的一个亲身经历。

2018年的9月,我无意中干了“一件大事”——因为随手发布的一条微博,把老家一个小学的校长给“干掉”了。要知道,在我们老家,一个县城或一个乡镇的小学,能当上校长,是挺不容易的。一条微博断送了一个校长的前程,至少在那个校长看来是个大事。

事情这是样的——

一天半夜,老家一个朋友微信上发给我一条不足2分钟的短视频。他说是在微信群里看到的,看上去拍摄于老家的某个小学。视频内容是,一个学生家长,在学校看到孩子的伙食不好,给拍摄下来了。

那天夜里将近11点的时候,我把这个短视频发到了微博上,并写了一句话,“我老家,某县,一个学校的学生营养餐”,然后就睡觉了。第二天早上,我的微博“爆炸”了。那个短视频在我的微博账号已有数百万的播放量了。两天后,播放量超过1000万,更有一些大V下载了短视频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上传播,播放量总量已无法统计。

随之而来的,是媒体跟进,官方回应,学校整顿。整顿的举措之一是,县领导到那个小学去跟孩子们一起吃饭;整顿的结果之一是,校长被撤。

这段不足2分钟的短视频的关注度及其引发的冲击波,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料。在短视频被舆论聚焦,且当地官方还没有做出处理结果的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些情况,让我体会到了传播学教科书上学不到的东西——

1,有人在微博上质问我,“为什么不曝光哪个县的哪个学校,你是有多怂?”

2,有人开始挖掘我历年发布的微博,然后从某些微博内容总结出来,我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3,有人撰文批评我,视频里没有明确的时间地点人物,完全是炒作,是为了吸引眼球,我发这样的视频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4,有远在外地的小时候的同学,联系我希望删掉那条微博。有在北京的常年不联系的校友联系我,希望删掉微博。

5,县里有关部门的人发短信给我希望跟我沟通。我拒绝了。

6,当然,大量的网友是被视频内容给“震惊”了,他们广为转发。很多人向我表达敬意,认为我做了一件好事,鼓励我挺住,甚至把我当成英雄。

至今,我仍然没有删除那条微博。后来,曾试图让我删微博的同学告诉我说,他很后悔当时受人之托,他赞成我的做法。我很欣慰,真的很担心这事儿影响我们的同学之情。

但是,等到校长被撤之后,我不仅没有成就感,反而有点不安。因为老家的一个从事教育的同学告诉了我一种真相——小学校长根本决定不了谁能承包学校食堂,承包商根本就不鸟校长。即便校长看到食堂伙食不好,要求承包商提高质量,承包商置之不理,他也没辙。所以,他认为校长“冤”。

这个说法让我有点震惊和不安——当我们都认为舆论干了一件光荣正确的事情的时候,其实可能有人当了牺牲品。

如果那位被免职的校长真的是冤枉的,我在此向他表示歉意。让我欣慰的是,孩子们的伙食质量确实明显提高了。可是,提高的伙食质量能够保持下去吗?基于现实逻辑,我表示悲观。

今天我又看了一下我的那条微博,那段短视频的播放量已经有1600万了。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转发这个视频,我思考了一下,原因大概是: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孩子们无辜的样子实在令人心疼;成年人关心孩子是一种本能……

但这些原因不足以说服我自己,因为我想到了一个让我震惊的问题——为什么全国各地那么多不相干的网民,关心我老家一群孩子的伙食?那么多不相干的网民关心我老家孩子的伙食,而从孩子们身上挣钱的那个学校的食堂老板却不关心孩子们的伙食,这是为啥?按说,人性大致是一样的,承包商怎么没有恻隐之心?承包商与网民对待孩子们的伙食为什么有天壤之别的态度?

这问题过去了很久,我已淡忘了。当最近西南某大城市的某学校同样发生了食堂伙食问题的时候,这问题又浮现了,以至于我要写这篇文字继续思考这个问题。

思考的结果,我得出一个可怕的答案——那些看了视频之后,心疼、声援我老家学校孩子的网民以及我,很可能都是“伪善”的。

人之初,性本善,只是未曾被考验——我本人以及那些心疼、声援我老家学校孩子的网民,如果成为学校食堂的承包商,如果需要利益输送,如果利欲熏心想要挣更多钱,能保证不对孩子的伙食“下黑手”么?试想,如果你搞定了“上面”,拿下了食堂承包权,当懵懂无知的孩子们被圈在一个封闭的空间成为消费者,当孩子们每天必须来消费且无权更换承包商,当校长都拿你没办法,当你降低一点质量就能将利润大幅提升,当你知道降低饭菜质量即便被曝光也不至于去坐牢,你能保证自己不会一点点地“变黑”么?

老实说,在几乎没有风险的诱惑面前,我是不敢保证自己不“变黑”的。我相信那些承包商在家里绝对给自己孩子最好的伙食,可一旦到了学校面对“无知”的消费者,他们的人性就经受不住利益考验并不奇怪。

道德不过是自我约束,人性总是隐藏在内心。我们必须相信,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道德说教从来是不靠谱的。历史地看,在一个封闭的场所,在收益大风险小的情况之下,在规避了监督的情况之下,发生一些反人性、不道德的事情,不仅在“情理之中”,甚至会注定发生。

那么,如何保障食堂的饭菜质量呢?这显然不是一个难题。研究经济学的,会觉得这就是一个经济学的问题,引入竞争避免学校食堂被一个承包商垄断,就能解决问题;研某某学的,会觉得让校长老师与学生吃同样的饭菜,就能解决问题;研究某某学的,会觉得的引入家长代表定期到学校监督伙食,就能解决问题。

你看,以现有的经济条件,要想解决学校孩子们的伙食问题,办法是很多的。但为什么这些办法得不到普及和推广呢?因为一方面这会增加管理的成本,一方面会触动某些人的切身利益。

写到此,我又想起家乡的那所小学。孩子们去年9月因为遭到网民围观,骤然提升的伙食质量,保持下去了没?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