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迹象:人民币汇率新一轮贬值空间开启!(图)

2019-03-30 09:30 作者: 凭栏欲言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近期美元兑人民币离岸价(USD/CNH)日K线走势图
近期美元兑人民币离岸价汇率(USD/CNH)日K线走势图(来源:新浪财经)

【看中国2019年3月30日讯】2019年3月28日上午,美元兑人民币离岸汇率一度触及6.7500(上图蓝色箭头指示位),创近一个月新低。

从中国央行多次行动及央行高层的发言来看,人民币存在贬值压力是央行公开承认的。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3月27日在“第8届人民币市场展望论坛”上表示:“理论上来讲,中国经济企稳、美元盘整、中美贸易谈判出现好转等因素,对人民币汇率都有支撑。但是实际上,你放到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定价公式框架下,你发现很难找到。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企稳,很多情况下是启用逆周期调节的结果。

3月10日,在中国全国人大十三届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上,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回答外汇储备和人民币汇率相关问题时表示,人民币在过去4年多时间里确实有贬值压力,但货币当局千方百计保持汇率基本稳定,中国外汇储备为此减少了1万亿美元。

2019年3月24日,在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中,央行易纲行长做主旨演讲。易行长表示:“中央银行已经基本上退出了对外汇市场的日常干预,人民币汇率弹性不断增强。市场主体越来越适应浮动的人民币汇率。”“继续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更好地发挥汇率在宏观经济稳定和国际收支平衡中的‘自动稳定器’作用。”

国际收支平衡才可以提供稳定的金融环境,宏观经济才可能稳定,两点其实可以视为一点。国际收支平衡,主要有三个要素:汇率、利差、资本收益。易纲行长的发言中寄望“汇率”更好地承担国际收支平衡中的“自动稳定器”作用。而“基本上”三个字,则代表了逆周期调节没有完全退出,但释放了会减少干预频度的信号,对人民币波动的容忍度增高。

上述信息显示,人民币新一轮贬值空间已经打开。

以汇率进行逆周期调节来平衡国际收支,不具有可持续性。汇率逆周期升值会抑制出口,增加进口,对汇率基本面及经济基本面皆有伤害。

3月28日,中国外管局最新公布的中国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数据显示;2019年2月,货物与服务贸易逆差809亿人民币;其中货物贸易顺差环比下降81.6%,同比下降73.5%。

汇率逆周期干预能力依赖于外储存量,创汇能力下降的结果不言而喻。

自2016年一季度末至2018年三季度末,中国外汇储备基本稳定在三万亿美元,但外债至少已增加了5833亿美元,背后是债务扩张维持了外储的表面平稳。

中国资本项并没有完全放开,一定程度上,外汇管制措施可以缓解外储流失速度,但内地与香港之间存在多种资金互通方式,香港的资金流动趋势相当程度上会影响内地,而香港是一个开放的金融市场,不受管制影响。

2019年3月上旬开始,港元持续维持在弱方兑换保证附近,显示香港资金持续外流,这代表着香港金管局需要卖出美元,买入港元来保证汇率,喻示着港元流动性的持续收紧。3月28日,香港金管局再次买入39亿港元捍卫联系汇率制,为2019年的第六次。

香港资金外流会有两个方向;1)逆周期调节下人民币升值预期,及内地与香港利差驱动资金进入内地套利;2)港美利差驱动资金流向海外。

3月初,美元LIBOR(3M)利率在2.6%附近,港元HIBOR(3M)却在1.6%附近,差距约100基点。这驱动了套息交易。

随着香港金管局的汇率捍卫行动,港元流动性的持续收紧,3月28日,港元HIBOR(3M)已攀升至1.7813%,但仍有80基点的息差空间。目前看,港元仍将维持在弱方保证水平一段时间,直至套利空间消失。而随着港元流动性的收紧,充裕期输往内地的流动性将倒流,进而抽取内地流动性补充港元流动性。这将加大对中国外储的压力,也将对中国内地资产价格形成压力。

内地资本项并未开放,但与香港资金具有多种途径互通,海外资金多通过香港中转进入国内,2019年1月,港元流动性充裕,一月中旬,港元同业拆借(隔夜)利率仅为0.3%,港元的充裕流动性为内地货币政策提供了缓冲和助力,驱动股市走出了一个小高潮,部分解决了股权质押风险。

3月6日,随着港元触及7.8500的弱方保证,上证指数开始震荡下行,2月以来的牛市气象戛然而止。


近期八大迹象昭示:人民币汇率新一轮贬值空间已开启!(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内地、香港、海外的三方中,香港为资金中转站,利率最低。

当内地的跨境收益超出海外时,海外资金过境香港进入内地,过程中也会带给香港充沛的流动性。但当内地跨境收益无法超出海外时,情况就会变得不同,演变成内地与海外共同抽吸香港流动性。

那么,央行的态度背景(“基本上”退出日常干预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就清晰起来;1)人民币继续进行逆周期调节,升值预期及息差共同作用,会持续刺激香港资金流入内地套利,香港流动性收紧,易诱发香港资产价格风险,进而会波及内地。港元流动性收紧又会对内地资金造成反吸。2)内地经常项目逆差逐渐常态化,外汇储备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

这或是汇率下行并不利于中美谈判、但央行仍试图“基本上”退出日常干预的原因。3月8日,美元指数97.7,离岸人民币汇率收于6.72;3月28日,美元指数96.8,离岸人民币汇率盘中最低跌至6.75。

在资产收益上,伴随着中国国内经济基本面的下行,近期的股市走势显然并不能提供满意回报。在汇率上,央行正试图退出日常干预;利率上,随着美债收益率的持续下行,中美短期国债收益率倒挂现象稍有改善。

显然,一旦央行试图退出汇率干预,贬值压力就会使利差问题进一步放大。

3月10日,在中国的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答记者问时,人民银行易纲行长表示中国降准还有一定空间,但较前几年小。而在提及利率问题时,则认为中国要解决如何降低风险溢价的问题,没有表达出降低无风险利率的意愿,或许是认识到了利差问题的严峻性。

在2019年开年对经济形式的预测中,笔者认为年内加息,人民币汇率破7。目前,仍维持此预期。

【免责声明】看中国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亦不构成投资建议。读者请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据此进行相关投资操作而产生的全部责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