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放水未降准:A股驱动力来自何方?(组图)

2019-04-06 08:36 作者: 凭栏欲言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股市近期的上涨,又催生不少韭菜入场
中国股市近期的上涨,又催生不少韭菜入场(图片来源:STR/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4月6日讯】3月29日,A股开启新一轮上涨行情,沪指收报3246.57点,涨0.94%,成交额4752亿。深成指收报10415.80点,涨0.73%,成交额5298亿,两市成交再破万亿。

自一月初开始,A股周线中,14周中仅有一周收跌。

01

自一月份开启的A股上涨之路,有一个重要的驱动因素,央行并未予以公示。

在2018年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中,可以发现在2018年的前十一个月中,央行资产比较稳定,原因是央行多次采用降准手段供应低价资金,同时收缩资产表对冲。也就是:资产表并未扩张。

但12月份则不同,前期一直稳定的总资产在12月份暴增1.34万亿。结果呢?是基础货币(储备货币-非金融机构存款)增长21264.15亿,去年11月份时货币乘数已超过6,理论上单月扩张已足以使货币供应增长12.75万亿。这是什么数量级呢?2008年救市号称才使用了4万亿。

效果呢?在一月中国股市上得到了体现,A股自低位2440.91反弹,开启牛市上涨之路。

02

上年末央行扩表主要来源于两项;

1)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央行金融工具如麻辣粉、特辣粉、特麻辣粉等累计总额,增加7500亿,央行会在公开市场操作中予以公示。

2)其他资产;增加了5875亿,这项则没有任何说明。

据传闻,是央行为四大资产公司注资4000亿用来承接债转股的盘子。第二项则代表了一种影响金融市场的可能方式。

2018年12月2日《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由中国银保监会2018年第6次主席会议通过,如上的操作模式,以后央行也可以直接把钱给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直接进入金融资产,对金融市场的影响更加得心应手。

在中国,由于央行——商业银行——国企,三位一体,通过商业银行进行信用扩张并不是问题,而理财子公司又进一步加强了央行对金融市场的影响能力。可以说,自始至终、毋庸置疑,央行对金融市场的操控能力从来都不是问题。

03

制约因素只来自于负面效果的反制。

1)驱动股市牛市,收益高企造成对房市资金的吸引,造成房价风险。

2)财富效应吸引居民挤压自身消费,将资金用于投资金融资产,造成对实体消费的打压。实体经济下滑压力加大。

3)充裕的资金对汇率造成压力。

将2018年汇率周线走势与股市周线走势对比可以看出,自2018年3月之后,汇率走势与A股市走势同向波动特征极为明显。

股市牛市依赖于汇率提供的支持,而汇率基本面来自于经常项顺差。在之前文章中,我已经做了分析,即算以低估口径,经常项也已经是逆差,人民币具有贬值压力,央行也承认人民币具有贬值压力。

2019年3月开始人民币汇率几乎是一条直线,而美元指数则上蹿下跳。背后是央行的逆周期调节。股市为何与汇率表现出同向波动?

一个简单的逻辑,央行放水速度要大于资金外流速度才能驱动股市上涨,而抑制资金外流最重要的条件就是,让资金对汇率有信心。可以说,让汇率上涨是让股市上涨的前提。汇率下跌则会对应股灾。即算央行进行了逆周期调节来抑制资金跨境流动,在近四年数据中,体现非法资金外流的数据也已经达到年均约2000亿美元。

以6.7的汇率计算,叠加6的货币乘数,每个月相当于市面有6700亿人民币资金会消失,这需央行每月额外补水这个数值。

04

鉴于2018年末释放的充沛流动性,央行在2019年持续缩表,连续停止公开市场投放。至2月,储备货币相比2018年末已经减少2.7万亿。

通过对比发现,主要由两项数据影响;

1)资产项中,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由上年末的11.15万亿,至2月份已下降至10.09万亿。

2)负债项中,政府存款;由上年末的2.82万亿,上升至3.85万亿。

受此影响之下,三月份,股市牛市熄火。

05

3月29日傍晚,一则假冒新华社记者发布的“4月1日起降准”的谣言在微信群流传开来。稍后,人民银行办公厅迅即出面澄清,指出该消息不实,及时戳穿谣言,阻止了谣言继续大范围扩散。

央行也已就此事正式致函公安机关,请就此次编造发布虚假信息的行为依法进行查处。

自3月19日之后,央行公开市场投放连续暂停,至4月5日,已连续暂停17日。以惯例来看,降准前或会停止公开市场操作回笼资金,这也是降准谣言的由来。

以SHIBOR(1月)来看;年初大幅扩表后,资金面极度充沛,拆借利率急速下滑。但进入三月后,随着缩表的进行,利率开始攀升,至3月26日,至月度高点2.86%。

在央行公开市场投放暂停,也未降准的情况下,3月27日开始,资金面开始大幅宽松,利率迅速下滑,上海银行间市场隔夜拆借利率大幅走低,Shibor(隔夜)在4月4日已至1.4170%,持续大幅下跌,股市再度暴涨。对比1月与4月利率下滑走势可在一定程度上看出资金宽裕程度。

06

资金从何而来?

通过比对2018与2019央行资产负债表项目发现,2018年3月,政府支出大幅增加,政府存款至三月底减少至2.6万亿。而2019年2月政府存款已至3.8万亿,为政府存款的相对高位。2019年受积极财政影响,政府财政支出大幅增加几乎是必然事件。

那么极大概率,资金宽松是由积极财政引起。

假定今年3月份政府存款也降至去年同期的2.6万亿,基础货币将增加1.2万亿,经货币乘数放大后,将对市场释放约7万亿资金。资金来源就找到了合理的解释。在资金面如此宽松的局面之下,降准谣言流传无疑将放大制约因素,对实体经济、汇率、以及房市价格造成额外风险。这或是央行迅速辟谣“降准“,并严加追究责任的缘由。

07

在之前的文章《A股新一轮股灾正在酝酿》中,笔者认为;

随着资金面的进一步宽松,实体债务规模必然越来越庞大,利率却受汇率制约难有实质性大幅下滑,债务偿息规模必然会越来越庞大,悖论因素在继续加深。

每一轮的水牛都将以一轮股灾结束。

大涨大跌,小涨小跌,从而回归基本面——索罗斯将其称为“反身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