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审”就是政治迫害(图)

2019-04-07 09:00 作者: 歪脖子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那股欲置我死地的邪恶力量来自于共产党政治思想审查制度。(示意图/pixabay)

【看中国2019年4月7日讯】用我的人生经历阐述我的论点。

我们这一代是经历过毛泽东的人造大饥荒的一代。我曾经吃过“代食品”,吃过从滹沱河挖掘出来的蒲草根。蒲草根经过粉碎机后,不能成为面粉,只能变成纤维状。把它掺和在红薯面、玉米面里,做成混合面“饼子”。那“饼子”蒸熟后蒲草根纤维如毛刺一样乍开,毛茸茸地列队在笼屉中,像一排排等待国庆节检阅的小老鼠。

就这“小老鼠”也不是随便吃的,要经“班干部评定”、班主任批准决定你每天吃几只。男同学分六、七、八三个等级;女同学多数吃六只,少数人吃七只。

饼子的份量据说是一斤面粉蒸七个——同学们坚决不认同。一两四钱多的面粉就蒸出这么个小不点,食堂糊弄谁呀!袁士学说我两口就可以吞下它,并当场表演——那菜汤是略带酱油色的开水,上面飘着几片沾满“油虫”的菜叶。

同学们普遍吃不饱,还有人得了浮肿病。

三年级三班同学写了大字报,那是一篇打油诗:

早上汤,中午汤,

晚上稀粥照月亮。

饼子小得像鸡蛋,

吃到肚里显也不显。

大字报引起共鸣,一年级六班同学在晚自习课上一片舆论哗然。最后一致公推我起草,由美术绘画高手李培照执笔,完成了六班的大字报。大字报当堂诵读一遍,全体举手通过,连夜贴在校长办公室前面。

我们的大字报还带点纲领性:一、整顿食堂,撤换食堂管理员。二、要求施行“饭票制”,节约归己。

这“饭票制”的要求,是针对当时的伙食制度:你到食堂吃饭就有你的“饼子”,你不到食堂吃饭就自然取消“饼子”的资格。星期天大多数住校同学回家,这一天的口粮就被食堂扣留“充公”。同学们认为很不公平。

大字报引起学校领导的恐慌。校长做报告说:“你们写大字报要求节约归己,你们要知道连你们自己都是属于党和国家的。没有共产党你们能上中学吗?这是自私自利忘恩负义!”

随后由政治老师和班主任坐镇指导,共青团支部组织进步同学在全校展开了对大字报的批判。最后缩小打击目标,矛头对准我和李培照。全班同学围住我们二人“辩论”、“批评帮助”。这些发言批判的同学是前几天刚一致举手通过了大字报的同学。

那时我不到十三岁,没见过这样的阵势,吓得当场哭了,我抽咽着说自己辜负了党和国家的培养,犯了自私自利的错误。

从此我成为思想落后的学生,班主任老师给我的学期操行评语是“社会主义觉悟不高”、“对党的粮食政策不满”。当时把学生分为“优、良、可、劣”四个等级,“劣”等生直接开除学籍,“可”等生属于留校警告一类,毕业后再升高中就没有希望了。

我有两个学期列为“可”等生。

61年共产党号召“全国各行各业大力支援农业”。工厂下放工人,学校裁减学生,全国压缩商品粮人口。那段时间我寝食难安。心想我这“可”等生在劫难逃了。没料到我们班裁减的七、八名学生都是家庭成分高或者父母有政治历史问题的。被“下放”的同学胸前佩戴了大红花,手持学校赠送的铁锹,脸上带着苦涩的笑容。我站在敲锣打鼓欢送的队伍里,心里酸辣苦咸百味翻腾:我知道要是没有这几个出身有问题的同学充填了下放的名额,被迫失学的人就是我,我会一辈子埋没在农村的黄泥巴中。我痛切地感到,被迫“光荣支援农业”的同学神态故作从容,心灵受创正在流血。

带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学生被下放之后,轮到了教师下放。我的班主任老师被下放到农村小学校,新班主任是从正定师范调来的刘老师。

刘老师对我很好,我的命运从此改观。

62年初中考高中升学率异常低,学校摸底看谁有升高中的可能,我被认定最有希望的种子选手。

不久,我的好友康全国悄悄告诉我,刘老师让他转告,我的学生档案已经改过,撤销了“可”等生评级,要我尽可以放心去参加升学考试!

这让我喜出望外,眼前阴霾一扫而光,内心感激不尽。

我是多么脆弱的一棵苗呀!一脚可以把我踩死,一只手扶一下就可以让我起死回生!

那股欲置我死地的邪恶力量来自于共产党政治思想审查制度,不管它着重审查学生的家庭出身还是着重审查学生的思想状态,它都是一个罪恶的制度。它扼杀人才,繁殖奴才,已经危害国家民族几十年了。

从法理上讲,共产党用一党的政治标准去审查国家公民并没有正当性。公民的权利不能因为公民的思想状况、宗教信仰、家庭出身、年龄性别等因素被否定。这是中国民主革命一直追求的政治平等,道义公平的原则。

姓党的媒体把共产党的政治审查标准神圣化又是一串弥天大谎。政治审查的标准不仅因为共产党的魁首更替有煤球换元宵的变化,即使同一时代的不同共产党派别之间,政治标准也有黑狗白猪之别。

比如毛泽东论断“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时的”,邓小平上台就认为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浩劫”,把国民经济推到崩溃的边缘。毛邓政治观念直接冲突。

在三年人为大饥荒时代,你饿着肚子还要精神饱满地唱“社会主义好”。你要说“社会主义吃不饱”就犯了“攻击污蔑社会主义制度”的大罪。今天你可以公开说60年代毛泽东饿死了三千七百万人。毛左听起来会觉得像骂了他们祖宗一样刺耳,但是时过境迁,不好治你的罪了。历史事实逼迫共产党放松了政治审查标准。

习近平的政治标准衡量,邓小平不配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称号;用邓朴方的政治标准衡量,习近平违背了十一大三中全会精神;然而用一批老资格不忘初心的共产党员们李锐、鲍彤的政治标准衡量,邓小平、习近平都是反人民的叛徒,政治审查统统不合格!

可见共产党的“政治审查标准”是变化多端的,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谬误的。它唯一的功能是给现任的共产党领袖提供统治武器。用它来规范学生的思想,就是扼杀学生独立思考,培养忠于现任独裁者的奴隶意识,实现愚民统治。民愚则国衰,民愚则党安。共产党宁可国衰也要追求党安。

如果“政审”旨在理清考生的社会关系,那么我以贫下中农子弟的名义坚决反对共产党对考生社会背景的调查!

如果“政审”旨在理清考生的思想动态,那么我以一个自由思想者的名义坚决反对共产党对考生进行思想控制!

集中精力干点人事吧!当今共产党干部十人九贪,权力犯罪氾滥。难道这只是一个单纯经济问题吗?这些人模狗样的共产党干部张口马列主义,闭口“为人民服务”,暗中进行的是红色权贵和垄断资本勾结,形成少数共党官僚家族控制国家政治经济命脉的局面。神州大地世风日下,道德沦丧——这是何等严重的政治、文化、经济危机呀!

以“政治审查”为业的共党官员们,你们对这批祸国殃民的龟儿子不审不查,莫非你们是龟儿子的儿子——龟孙子么!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