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学说话一生学闭嘴 离奇的造口业报应(图)

2019-04-13 11:56 作者: 米雅 整理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两年学说话一生学闭嘴 不可思议的造口业报应
做人两年学说话,一生学闭嘴。(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谈到做坏事,很多人会想到杀人越货或者偷抢拐骗,不过话若没说好,其实也算是在行“恶”,在法律上言词毁谤或侮辱他人都有其刑罚。清朝汪道鼎在《坐花志果》中记述了很多关于善恶报应的故事,其中有两篇离奇的故事,便是讲述关于造口业的报应,警惕人们说话不得不慎,反观自己“与恶的距离”。

语言轻薄受惨死绝后之报

我(汪道鼎)外祖父有个同姓族弟名为姚康明,学问好,也有才能。一辈子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但平时说话特别轻薄,总爱写文章刺激别人。凡遇到有关别人家中妇女之事,只要有一点影子,就爱胡编硬造,煞有其事的写成词曲。因为词意清新,有许多词曲到处流传。

他每次科举考试,总是名落孙山,加上他轻薄出了名,也就没有人敢聘他教导孩子,最后姚竟然穷困潦倒的饿死。他走的时候,连件棉被还是衣服都没有,倒在一堆破棉絮中。我外祖父帮忙他处理后事,他留下一个儿子,无依无靠,外祖父便把他收养了。孩子倒也朴实拘谨,大家都希望他能长大成人,顶门立户,但说也奇怪,等到准备读书的年纪,这孩子突然暴病而死,姚康明就这么断绝了后代。

司马之妾的噩耗

有一出身大家族的某君,进京去候选官职。带着怀孕的妻子和年迈的母亲,从江西出发,到了扬州,正好遇到同族兄某司马在此任南监同知(代理太守),于是就让妻子和老母亲暂时留在族兄官署,自己一人去京城。遗憾的是,还没等到开选,他就死在京城寓所了。噩耗传到扬州,司马考虑到族兄长的妻子身体病弱又将临盆,老母年事已高,便想暂时保密不说,等某君的妻子产后满月,再来告诉她。

 司马的小妾,自从司马的正妻死后,便开始把持家政,她听了司马的想法,认为不可行,坚持反对说:“虽然是同家族,但大家都自立门户了,怎么能因为丧事久住别人家?”她自作主张的前去把实情告诉了那位即将临盆的弟媳妇和其母亲,并且无情的要她们赶快另外找房子搬出去,好在别处安设灵堂办理丧事。司马虽然怪罪她不应这样做,但小妾已经向对方说了事情原委,也无可奈何了。

过了几年,司马被举荐调去一大郡任正职太守。他一人先去上任,把眷属留在家乡,等一切安顿好,再来迎接他们。当年司马太守才四十岁,三年一度的政绩考核又是江苏第一。特别受到朝廷的优待,以后或任藩台或任臬台,荣耀显赫,指日可待。

他的小妾已掌管内政家务,俨然像个正位夫人了。当年她正好三十岁,准备在生日时大肆张灯结彩,接受亲友的祝贺,得意非凡。怎知太守还未到任,刚走到袁浦这个地方,突然生大病就撒手人寰。就在小妾生日前一天噩耗传到,子侄们都认为应该等小妾过了生日,再公布举哀,而司马的儿子正在苏州,认为不能如此,说:“这是何等大事,哪有吊丧的在门外,里面却还在欢乐庆祝的吗?”亲自带领家人把灯彩全部摘除,更换孝服,设灵堂举哀。

张口容易闭嘴难

女子不明大义,表面谈着大道理,其实掩盖的是自己的私心。临盆产妇和年迈的老妇人面对丧亲之痛和被“请出去”的对待,实在有苦难言。小妾大概怎么也没想到,报应会如此之快,不过三十而立之年,自己便遭遇类似的悲剧。

这两则故事,让人体悟到“修口”的重要,若在口水中争强,日后加诸在别人身上的伤痛最后也会回到自己身上。有句名言说“两年学说话,一生学闭嘴。”若能控制好双唇,人生至少成功了一半。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